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闪婚新妻今夜被壁咚了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只是玩玩

第一百八十二章 只是玩玩

        许以童再次醒来的时候,只感觉脑子昏昏沉沉。

        她睁开眼的第一幕,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天花板。天花板边缘上有一排小灯,正前方挂着一个电视,怎么看怎么像是酒店。

        ……酒店?!

        许以童猛然清醒过来,立刻扭头看向身旁。

        身旁的位置是空的。

        就在许以童庆幸自己没有做出什么太荒唐的事实,旁边的浴室突然传来水声。

        许以童心中咯噔一下,她缓缓掀开被子,一瞬间感觉浑身凉飕飕的,心也跟着坠了地。

        怎么会这样……

        许以童顾不得多想赶紧起身,却在下一秒跌坐在地上。

        她腿软得很,怎么都站不稳,腰背也一起酸痛着,浑身都不舒服。

        就在许以童扶着床边,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站起来赶紧离开这里时,浴室的门打开了。

        许以童僵硬抬头,与从浴室里走出来的那个人对上目光。

        时修看到许以童已经醒了,却坐在地上,眉头微微一皱,似乎不太明白许以童这是在做什么。

        而许以童看到时修上半身没穿衣服,露出练得不错的肌肉线条,下意识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

        “看够了吗?”

        听到对方淡淡开口,许以童马上移开目光,脸瞬间烧起来。

        时修见许以童迟迟未从地上起身,已经猜到了什么,走过来向许以童伸出了手。许以童先是向后一靠,发现时修只是想拉自己起来,这才故作淡定地哽直脖子,想说不用但发现自己实在起不来,这才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把手搭在了时修伸来的手上。

        时修把许以童拉起来的瞬间把目光挪开,拿起一旁的被子将许以童裹上。

        许以童也赶紧缩进被子里。

        她现在身上什么衣服都没穿,实在是连说话都没有底气,把自己裹成粽子坐在床头后,许以童立即拧着眉头,审视般地盯着时修。

        “我,我昨天是喝醉了,你可是清醒的吧?”

        许以童对自己昨天做出的事情感到十分后悔,说出这话的语气也颇为责怪。

        自己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但时修是清醒的,怎么还会做出这种事情?

        这许以童指责自己,时修再次靠近几步,许以童一下子慌了神,赶紧把头低下,身上被子裹得紧了又紧。

        “是不是要我帮你想想,昨天是谁主动的?”

        “昨天是谁缠上我的?”

        “是谁主动撩拨?”

        时修询问此话时语气平静,面色没有任何异样,好像他只是在淡然地解决问题。

        许以童见他这样子,心里更是一颤。

        没有温柔话语,没有亲身相哄。

        这体验真是糟透了。

        许以童本就沉浸在后悔里,如今听完时修说的话,她更加确定只是自己一个人犯错,时修是被自己硬扯进来的。

        可是……

        许以童这样一想,更加委屈难受,用被子蒙着的头越来越低,眼神格外失落。

        她是觉得时修不错,但现在这样两人之间的关系只会越来越差劲。

        他甚至会以为自己是一个很随便的女人吧……

        一想到这些,许以童就像是鱼刺卡在了喉咙里,吞也不是吐也不行,不上不下难受极了。

        看见许以童又委屈又失落的模样,时修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他慢慢在许以童面前蹲下,这才得以和许以童低垂着的目光对上。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负责。”

        时修知道自己有问题,不应该让许以童一个人承担所有后果。

        但毕竟时修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不知道应该把自己的态度和语气都放轻柔一些,语气仍然那样淡漠,情绪不带一丝起伏。

        好像他本就不对眼前的人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只是迫于威胁才说出这样的话。

        这个许以童想到这一点,窝在被子里的手慢慢攥紧。

        搞得就像是自己在威胁他一样!

        不想承担责任可以不承担,都是成年人了何必这样?

        这一瞬间许以童心中的委屈难过,顿时转化为气愤。

        她生气于自己做事不过脑子,只想争一时的脸面,也生气于时修现在的态度。

        “用不着。”许以童故作淡定地说出这话,缩在被子里的脑袋也伸出来,又恢复了她以前那副看不起一切的表情,“不就是一夜情,何须认真呢。”

        “我本来也就只是玩玩,你也不用这么当回事。”

        许以童没有注意到时修的面色稍沉,一句又一句往外蹦着,什么话气人她说什么。

        许以童心里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凭什么独留自己伤心难过?

        她偏不要这样。

        说得越多,许以童心里好像就能越舒服。显得自己越无所谓,许以童好像就能忘掉心里难受的感觉。

        而许以童也很成功地将自己在时修心里的形象塑造成了这样。

        在成功看到时修穿戴好衣服离开后,许以童原本还喋喋不休的嘴一下子停下来,目光落在门口,眼神瞬间变得暗淡,和刚刚那对一切都无所谓的状态截然相反。

        陆宅。

        林晚月又是睡到自然醒,舒舒服服地伸了懒腰后从楼上下来,一眼就看到了满桌子的早餐。

        林晚月震惊于早餐数目之多,走向了靠近一看才发现比平时多出来的基本都是各种各样的补品。

        “快坐。”

        看到林晚月下来,陆和安从厨房里出来。

        这陆和安又把一碗燕窝放在自己面前,林晚月哭笑不得。

        “这有点太夸张了吧?”

        自己这才两个月,哪需要补成这样啊?

        陆和安倒不觉得自己夸张,他听医生说了,林晚月是家族遗传的体质弱,一定要好好补补,不然以后生孩子遭罪。

        “我找营养师看过了,这些都是可以一起吃的。”陆和安在这些事情上细心得很,“我知道你胃口不好吃不下太多,所以加了两碟这个,比较清口,可以拌着一起吃。”

        清爽咸菜拌燕窝?

        林晚月无奈笑笑,她现在看着这些东西确实吃不下去,可又不想让陆和安担心,只好听陆和安的夹了点咸菜。

        意料之外,林晚月夹着咸菜吃眼前这些东西,居然真的没有孕吐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