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闪婚新妻今夜被壁咚了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和他是同性恋

第一百七十七章 和他是同性恋

        时修顿时愣神,但他很快就听到了许以童的解释。

        “你放心,不是真的让你当我男朋友,主要是想拜托你假装一下。”

        这就是许以童想出的办法。

        她想到许父为自己安排相亲是为了给自己找个男朋友,那如果自己找到男朋友之后,父亲会不会就不再安排自己和林尘宿接触了?

        她这样想着,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第一个人选就是时修。

        “我爸很喜欢你,只要他知道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就不会再让我相亲了!”

        许以童说起这个计划的时候满眼期待。

        然而听到许以童想让自己和她演戏,时修考虑都没考虑一下,直接拒绝。

        “这种事情我没有相关经验也装不好,请许小姐找一下其他人选吧。”

        这种时候许以童能够去哪儿找其他人选?

        她第一眼相中能够陪自己把戏演下去的就是时修,时修有礼貌知进退,肯定不会太过靠近,这样的分寸感拿捏地刚刚好。

        许以童把一切都想得很完整,却偏偏忘了预想一下时修不答应该怎么办。

        “你就帮帮我吧,我现在只能向你寻求帮助了。”

        许以童这还是头一次求时修,但时修并没有因为这个原因而接着答点头答应下来。

        “我想我已经跟许小姐说过了,我不是适合的人选,请许小姐回去吧。”

        眼看着自己不管怎么拜托,时修就是不答应,许以童脾性果然还是没有变得沉稳,接着就因为此事生气了。

        “不帮就不帮!”

        许以童咬牙切齿地说着,却没有接着转身离开,而是回到了大厅里。

        时修无奈地将许以童的水杯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随后离开会议室。

        他没有想到,自己还没等走回到办公室,许以童就接着跟了上来。

        后面许以童用的套路就和之前一模一样,对着时修一阵死缠烂打,威逼利诱用过,好声好气和他商量也用过,但不论如何,时修都没有松口。

        许以童最后没有办法,只能看见时修做什么就打断,希望这样能够逼着时修答应。

        时修看着再一次被许以童盖住的键盘,无可奈何地起身。

        许以童以为时修是要妥协了,赶紧跟在他身后,跟着一路下了楼,来到楼下公司大门处。

        看见时修在跟保安大哥商量着什么,一旁的许以童好奇凑上前,结果她刚过去,时修就转身往公司里面走。

        许以童再次要跟上时,面前却突然多了两条胳膊。

        两个保安大哥不约而同抬起手臂把许以童拦下。

        直到此刻许以童才明白刚刚时修在跟保安商量什么。

        又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不过今天林晚月犯懒没有做午饭,就想着去陆氏找陆和安和他一起出去吃。

        陆和安的伤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忌口方面只要味道稍微清淡一些,就不会有太大问题,也不是一定要吃家里做的菜。

        林晚月来到陆和安办公室外,并没有看见左平,便自顾自推开陆和安办公室的门。

        就在她推门进去的那一刹那,办公室里的场景瞬间收于林晚月眼底。

        林晚月坐在椅子上,跟一名男子凑得十分近。

        林晚月瞬间愣在原地。

        而此刻办公室里的两个人也察觉到了林晚月的存在,不约而同转头看向林晚月。

        两道视线同时聚集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刻,林晚月突然感觉很是尴尬。

        陆和安明显黑脸,把眼前的男人丢到一边。

        一个大男人被陆和安一拽,居然真的后退许多步。

        但男人并没有在意此事,而是在站稳之后重新走到林晚月面前。

        “你好,我是陆和安的朋友,我叫苏珩,近日才刚刚回国,你肯定不认识我。”

        苏珩还真就说对了。

        林晚月果然不认识他。

        “不过,我可是经常看到你的消息。”苏珩笑着把手里的手机举了举,“回了国我才从热搜上知道陆和安结婚的消息。”

        听到苏珩的自我介绍,林晚月轻轻点头。

        既然经常看到自己的消息,那也一定知道自己叫什么。

        想到这一点,林晚月就没有跟苏珩介绍自己。

        “说起来,也真是有意思。”

        和林晚月自我介绍完后,苏珩自顾自笑起来,不知道是在想什么事情。

        就在林晚月不明所以时,苏珩接着开口,调侃起之前的一些事情。

        “我之前可是和陆和安有一些传言的,不少人都说我和他是一对同性恋呢。”苏珩把这件事情说的格外坦荡,完全是清者自清才会有的状态。

        原来之前外面的人传陆和安是同性恋,是传的陆和安和苏珩啊。

        林晚月虽然知道两个人只是好兄弟,但想起刚刚自己推门进来时看到的那一幕,林晚月便不由觉得两人传出这种传言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苏珩说完,耸耸肩,无谓地笑着。

        “我还以为陆和安有可能喜欢我呢,一想到转头就结婚了,好无情啊。”

        林晚月到底是和苏珩第一次见面,并不知道要怎样面对苏珩对他自己和陆和安关系的调侃,也因为对方的自来熟而有些不适应。

        “有事吗?没事赶紧滚。”

        此时的陆和安毫不客气直接让苏珩滚,苏珩则是回头故作受伤地捂住自己的心口。

        “虽然我知道你很绝情,但现在已经该吃中午饭了,一起去吃点吧。”

        “自己吃。”

        陆和安并不想有人打扰自己和林晚月的独处,可苏珩偏偏是个没眼力见的,接着纠缠着两个人不放,说什么都要和两人一起去吃饭,理由各种各样。

        最终,在苏珩的不懈努力下,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

        不过很快就轮到苏珩后悔了。

        苏珩现在才发现,平日里一直冷着个脸的自家兄弟在面对他自己的老婆时眼角眉梢都带着笑,从来不会照顾人的他居然也会把他自己的第一筷子菜让给林晚月。

        而陆和安的付出并不是单向的。

        林晚月一顿饭里也在不断地关心着陆和安,看到陆和安想吃辣的就立刻制止,陆和安无奈又宠溺地放下手里的辣菜。

        苏珩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秀恩爱,眼睛已经快眯成了一条缝。

        他对这种行为感到极其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