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闪婚新妻今夜被壁咚了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离她远一点

第一百六十五章 离她远一点

        林晚月的脚步顿住,回头望去,发现正向自己走来的陆呈。

        看到陆呈的那刻,林晚月想起之前在医院的事情,下意识后退半步,想要和陆呈拉开距离。

        陆呈敏锐地察觉到林晚月的动作,随即停下脚步,故作疑惑地看着林晚月,似乎不是很理解林晚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嫂子这是在躲着我吗?”

        或许是陆呈问的过于直白,林晚月一时间还真不好直接点头,只能干笑两声摇头。

        见林晚月否认,陆呈重新带上笑容,朝着林晚月再次走近两步,转而将目光放在林晚月刚刚留意的那个秋千上。

        “这秋千是爷爷给奶奶做的,已经有好几十年了,一直就放在后花园里,不知道被维修了多少次。”

        陆呈一边说着脸上浮现的笑意越来越浓,好像他也正在通过这个秋千,回忆着小时候那段幸福的岁月,“我和我哥小时候总是抢着秋千玩,爷爷不许我们靠近,奶奶拗不过我们,会带着我们来玩,这时候爷爷就不会说什么了。”

        单听陆呈这样说,他的童年似乎还挺美好的,和陆和安的关系似乎也不是那么僵。

        但是,他们又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长大之后,我哥接触的生意越来越多,和我也就越来越疏远。我觉得,或许是我哥承担的压力太大,所以才想要帮他分担一些。”

        陆呈说着,无可奈何地低下头,把目光从那遥远美好的童年挪回到现在。

        “但是我忘了,我哥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陪在我身边无忧无虑玩耍的哥哥了。”

        陆呈这样说,好像变的人是陆和安,而他自己自始至终都没有变。

        林晚月听到陆呈这番说辞,并没有完全相信,只是轻轻点头,算是给他一些回应。

        但陆呈显然对于林晚月这样的反应不够满意。

        他再次走近两步,正要开口,林晚月便突然被人带向一旁。

        陆呈一惊,抬头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的陆和安。

        “离她远一点。”

        陆和安沉着脸色,冷声警告陆呈。

        听得清楚陆和安这句话,陆呈从刚刚的惊讶中回过神来,接着笑起来。

        “哥对嫂子这么在意。”

        陆呈调侃着。

        可这句调侃并没能换来别人的开心和回应。

        自讨无趣的陆呈又看了那秋千一眼,随后转身离开。

        完全不知道后花园发生了什么的老爷子正待在餐厅满意地看着这一桌饭菜,瞧见林晚月和陆和安回来,就立即朝着林晚月招手,让她过来坐下。

        三人就坐,午餐开始。

        一顿饭快吃完,林晚月都没有看到陆呈出现。

        “月丫头要是能多住几天就好了,跟我说说话解解闷。”

        老爷子是真的很喜欢林晚月,吃完饭后见林晚月和陆和安要离开,十分不舍。

        林晚月正想说过几天自己再来看老爷子,不料却被身旁的人抢了话去。

        “你不是还有棋友鸟友?也没见你无聊。”

        陆和安不负所望,一开口就遭到了老爷子的嫌弃。

        “你这张嘴是遗传谁的,怎么一开口就气人?”

        教训完陆和安,老爷子再次叹了口气,目光不断在陆和安和林晚月身上打量着,似乎在盘算着什么主意。

        陆和安见老爷子这样,心里已经有了预感,但他并没有开口。

        “你们两个可得早点要孩子,这样我老头子有事干了,当然也就不会天天缠着你们。”

        想起重孙子,老爷子就笑得格外开心,好像现在他就能够抱上一样。

        “最好是来个重孙女,除孙子也行,性格要像月丫头,可别像你小子,早晚要气人!”

        听到老爷子说的话,林晚月神色有些不自然,不过在陆和安和老爷子将目光投向自己的时候,林晚月还是勉强地扯出一抹笑容。

        两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要到傍晚了。

        林晚月想起医生的嘱咐,悄悄回到房间,拉开抽屉,拿出了自己藏在里面的药。

        她刚就着水把药吃下去,还没来得及将药瓶收起,余光便瞥见门口走进来的那个人,心里一惊,差点呛水。

        “你在吃什么,药吗?”

        眼看着陆和安像是想来拿起药瓶端详,林晚月赶紧先他一步把药品握在手中,拉开抽屉丢了进去,迅速将抽屉关上。

        “我不是胃不好吗,开了点胃药。”

        听了这话,陆和安并未怀疑,也没有察觉到林晚月的心虚。

        林晚月胃不好,他是知道的。

        见陆和安没怎么怀疑就离开,林晚月确定他走远后赶紧把药品重新拿出来,换了个位置。

        这东西可不能现在让陆和安看见。

        起码也要等自己把事情告诉陆和安之后才能让他知道。

        翌日。

        许以童坐在餐厅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一脸闷闷不乐。

        她已经到这两三分钟了,还没有看到相亲对象出现,心里很不耐烦,正想着自己等会要怎么发作才能发泄掉心中的怒气。

        都怪父亲,如果不是他要停掉自己的卡,自己怎么也不可能来这里相亲的。

        想到这一点,许以童更气,索性把这份火气也加到了还未谋面的相亲对象身上。

        “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听到身边传来的动静,许以童不紧不慢地把托着下巴的手放下,扭头看向眼前这个人。

        眼前男人打扮的倒很是干净,看起来不像是个拖泥带水的人。

        “你迟到了。”

        男人有些尴尬,赶紧点头。

        然而许以童并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

        “你迟到了五分钟,让我在这里白等了五分钟,这就是你相亲的态度吗?”许以童挑了下眉,“你如果不想相亲,可以跟我爸和你爸说清楚,这样我们也不用相互耽误。”

        男人听到许以童一顿输出,连忙摇头。

        他没有这样想。

        “我告诉你,这也只是走个形式,就算你心里抱着什么想法也给我收住了,我绝对不可能看上你的。”

        许以童见自己咄咄相逼没有拦住对方,索性换了个表情,一脸嫌恶不屑地打量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