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闪婚新妻今夜被壁咚了吗?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还有其他人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还有其他人

        “那四个人的背后肯定还有其他人。”

        林晚月十分清楚。自己和他们四个人既不认识也无冤无仇,他们绝对没有必要绑架一个不认识的人,而且他们绑了她之后没有为钱财,也不想伤及自己的性命,所以他们肯定是受人指使的。

        至于这背后的人究竟是谁,林晚月就说不好了?

        听他们也这样说,陆和安倒是很想去查明真相,但他又实在放心不下让林晚月独自一人在医院。

        虽然病房外有他安排的很多保镖守着,林晚月绝对不会有事,可他终究放心不下。

        “这是什么?”林晚月看着陆和安突然递过来的一个小盒子,好奇地接过来瞧着,随后撕开外面包装,才看到里面的手机logo,“手机?”

        “你原本的手机屏幕已经彻底碎掉了,无法修复。”

        林晚月想起自己最后给陆和安打那通电话时,那个司机一棍子敲下去,手机屏幕碎得很彻底,确实不像是能够修复的样子。

        “其实我可以自己买的,不用你费心帮我准备。”

        见林晚月跟自己这么客气,陆和安显然不太愿意。

        “那你就先拿着,当做是欠我一个人情,等我什么时候想让你还人情了,记得还就好。”

        陆和安都这么说了,林晚月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陆和安拿过林晚月的手机,不知在弄什么,等再拿回来的时候,林晚月便看见陆和安刚刚打开的是短信。

        “什么?”

        陆和安笑而不答。

        就这样过去十几分钟,病房的门突然被猛地推开。

        “晚晚!”

        林晚月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许喵喵就猛地扑了过来。

        眼瞅着许喵喵就要扑到林晚月身上,在林晚月身边的陆和安抬手把许喵喵拦下,淡淡地说了一句林晚月身上还有伤。

        许喵喵这才赶紧把手缩回来,没再要去抱林晚月。

        看见林晚月正在好奇地盯着许喵喵看,陆和安顿时明白她心中在疑惑什么。

        “是我用你的手机发短信给她,让她过来陪陪你。”

        瞧见陆和安面色淡淡地说出这句话,许喵喵马上明白过来。

        她就说自己的小宝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淡了,给自己发消息不加个宝贝就算了,连个喵喵都不加,直接就是生硬的一句话。

        陆和安把林晚月认识的人叫过来陪着她,自己才好专心的地离开去调查。

        陆和安一走,许喵喵立刻在林晚月身边坐下,想握林晚月的手又怕碰到她的伤,只能把两手又收回放回到自己的膝盖上。

        见她这可怜巴巴的样子,林晚月受不了,只好主动把自己的手递给她。

        “晚晚,你怎么受伤的?”许喵喵仔细观察着林晚月,没在她身上看到明显的外伤。

        林晚月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她,许喵喵立刻心疼到不行。

        这都是什么事啊?

        “你觉得谁最有嫌疑?”

        林晚月仔细想着,突然发现自己的敌对不少。

        “晚晚,我怎么觉得有可能是白薇啊?”

        许喵喵也是犹豫再三才说出来的。

        仔细想想,林晚月最近也就和白薇见过面。

        许喵喵会这么猜也是有可能的,只是……林晚月总觉得不是白薇。

        不是白薇,那会是谁?

        “晚晚,先别想了,你渴了吧?”

        林晚月满脑子都是幕后黑手的人选,压根没听清楚,就先点了头算是回答。

        然后下一秒,一杯温水就递到了林晚月的嘴边。

        林晚月没反应过来,先被人喂了好几口水。

        “晚晚,你饿吗?”

        林晚月下意识要点头,接着反应过来,转头一瞧,发现许喵喵一手拿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削好皮的苹果,一手拿着几颗葡萄,瞧这样子像是已经准备好要往林晚月嘴里塞了。

        “不饿。”

        她淡淡地说出这句话,紧接着就瞧见许喵喵表情低落,似乎有些失望,但还是没说什么,要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许喵喵的表情一瞬间让林晚月心中充满内疚,甚至开始反思自己37度的嘴里怎么能说出不饿两个字?

        “饿了饿了饿了。”

        虽然知道林晚月是临时找补,但许喵喵还是立即扬起眉梢,把手里的东西一个一个的往林晚月嘴里填,生怕她吃不饱。

        林晚月的伤不算严重,只是因为昏迷所以暂时住院,等她醒来之后又配合医生做了各项检查,除了肩膀上有些淤青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可以出院。

        许喵喵本来想接着林晚月出院的,结果下午就看到医院门口停着一辆劳斯莱斯幻影,还有不少汽车爱好者围在半径5米的圈上,因为他们看到劳斯莱斯前站着一位冷着脸的人,都不敢靠近。

        许喵喵拿着给林晚月买的水果和庆祝她出院的花花正要往上走,就看见站在车边那个冷着脸的人表情动了一下,似乎是看向自己的

        “许小姐。”

        声音还挺熟悉。

        许喵喵没戴眼镜,稍微眯了眯眼睛,这才看清对方是谁。

        “左平?”

        也对,虽然他们所在的城市豪车很多,但能开得起劳斯莱斯幻影的,也就叫得上名的那几位吧。

        “你怎么不上去?”

        左平摇了摇头,表明总裁让自己在下面稍微等一下,马上就会接夫人下来。

        许喵喵点头,本来准备往上走的,忽然想起,这两个人都是别扭的家伙,明明互相喜欢却怎么都没有说出口。

        还是多留给他们一点独处的机会吧。

        许喵喵想着,转身把手里的水果和花花递给左平。

        “帮我转交给晚晚,我就不上去了。”许喵喵说完,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而楼上的,林晚月本来想要等着许喵喵回来的,结果去窗边透个风,就看到了许喵喵把花和水果交给左平的那一幕。

        然后许喵喵就转身离开了。

        或许是多年闺蜜的默契,林晚月看到许喵喵这样做,已然明白她的意思心中开始愧疚。

        陆和安把林晚月接回家后,既不让她随便走动,又不让她乱吃东西,甚至到最后连床都不让她下了,就让林晚月躺在床上好好养伤。

        林晚月最后有些无奈地指指自己的肩膀。

        “我伤到的地方是肩膀,既不是腿不会畏寒,你怎么还给我整的像坐月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