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闪婚新妻今夜被壁咚了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可怜堂妹

第一百三十二章 可怜堂妹

        杜成奕抬头看向林清雅指的那个人,发现居然是那个一出场就成为焦点的女人。

        有意思了。

        杜成奕感觉到瑟瑟发抖的林清雅正在往自己怀里靠,眼神更加坚定。

        比起真正的天鹅,他更喜欢自己马上就能触碰到的。

        “没想到陆夫人长了一副好皮囊,偏偏是一副蛇蝎心肠!”

        这边的争执引来越来越多的人,自然也有认出林晚月的人转身向着内场走去。

        听到外面的骚动,正在与人言谈的陆和安抬眸,心中总是不稳。

        “究竟是谁推的谁,查一下监控就知道。”

        对于林清雅莫名指摘,林晚月丝毫不怕。

        她刚刚注意到了不远处就有一个监控角度,正好是冲着这里的,而且监控摄像头亮着红灯,一看就是正在运行,定将刚才的那幕拍了下来。

        “我们是时常拌嘴,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你。”林清雅哭得越来越惨,浑身轻颤,整个人瑟缩在那方小小的浴巾中,“谁知道你居然这么狠心,明知我不会水,想置我于死地!”

        本有所迟疑的杜成奕听到林清雅的话,再次横眉冷对,指责林晚月这是杀人未遂。

        “杜少这话,未免说的太早。”

        冷冽声音引去众人目光,看清来者后,众人纷纷让开。

        陆和安从人群外走来,站在了形单影只的林晚月身前,替她挡掉许多揣度的目光。

        “事情真相究竟如何,看眼监控就知道,何必这么早下定论?”

        “不行!”

        听到陆和安也说要调监控,林清雅彻底慌神。她刚才能引开话题,此刻也没有话题在引,只能下意识开口。

        她是真的蠢。

        蠢到林晚月都觉得自己跟林清雅说话是浪费时间了。

        “真相一看监控就知道,你这样阻挠,是心虚了?”

        林晚月难得开口嘲讽,林清雅的脸青一阵红一阵。

        事情如何,陆和安心里已经有数。

        “左平,去把监控调来。”

        林清雅还想阻拦,可她的话远不及陆总的话管用。

        左平办事雷厉风行,监控很快就被取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播放。

        里面清清楚楚记录了林清雅扑向林晚月,企图推林晚月下水却自食其果,跌落水池的全过程。

        自始至终,林晚月只是稍稍躲了一下,连碰都没碰林清雅一下。

        真相一出,林清雅的污蔑立刻失效,而刚刚还据理力争维护着林清雅的杜成奕此时就像个笑话。

        白薇走来时,这场闹剧进行到一半,她就这样远远地站在一旁冷眼看着。

        喧哗辩解擦耳而过,她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某人身上。

        遇到困难,他还是会挺身而出帮助对方……只是被帮助的人不再是自己。

        白薇收回眸光,深吸一口气后扬起笑脸,向着人群走去。

        “这么热闹,什么时候主场转到外面了?”

        见到影后前来,不少人都给白薇面子,笑着回上几声。

        白薇目光扫过跌坐在地上的林清雅,面色铁青的杜成奕,还有站在一旁居高临下望着两个人的陆和安和林晚月,像是没看见一样,接着望向众人。

        “外面有些冷,万一感冒就不好了,大家还是回内场吧。”

        白薇又调侃几句,人群就此散开。

        等她回眸时,早已不见陆和安和林晚月的影子。

        众人散去,熙攘声越来越远,直到最后留给着院内一片寂静。

        林清雅裹紧浴巾,不自觉看向旁边的杜成奕,见他脸色很不好看,语气动作中便充满着小心。

        “今天……谢谢你救我。”

        听到软糯声音,杜成奕心情稍稍好转,但面色仍算不上好看。

        “我今天只是想过来找她,让她不要再误会我,但是没想到她会躲开……我也根本就没有要把人推进水里的意思。”

        林清雅越说好似越发委屈,声音轻颤,带了些哭腔。

        听到林清雅说的话,杜成奕顿时心生疑惑。

        “误会?”

        她和陆总夫人之间有什么误会?

        见杜成奕感兴趣主动开口问,林清雅便低眉敛目,做出一副受尽委屈的可怜姿态。

        “我和她是堂姐妹,她父母双亡,带着一个跟她没有血缘关系的残废弟弟住进我家。”林清雅越说越委屈,“我父母尽心尽力照顾她供她上大学,没想到她自己办了退学,非要去什么ktv上班。我父母怎么都拦不下,整天为她担惊受怕。”

        陆总夫人之前在ktv上班?

        听到这一点,杜成奕突然对后面的事很感兴趣。

        “那她是怎么认识陆总的?”

        林清雅轻轻抿唇,似乎不怎么想说,犹豫再三,还是“勉为其难”地开口:“她好像是在ktv遇见陆总的,知道陆总的身份和陆总偶遇,不知怎么就嫁给了陆总。”

        “可她嫁给陆总之后,嫌弃我们家比不上陆家,不配和她做亲戚,就不再认我这个堂妹了。”

        林清雅低头轻轻掰着手指。

        “我本以为这样就算了,只要她过得好就行,结果她一再污蔑我,甚至我本来都快谈拢的合作,她也想尽办法抢过去。”

        林清雅一番话,俨然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受尽白眼狼堂姐陷害压榨的可怜妹妹,而林晚月在她嘴里则成了一个攀附权贵,拜金势利,不务正业的小太妹。

        这一连串的信息下来,杜成奕对眼前这个可怜的人当真心疼得不行。

        另一边。

        “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陆和安厌烦那样的嘈杂环境,又看见白薇出现,索性带着林晚月扭头离开。

        林晚月脸颊绯红,赶紧拍了拍陆和安的肩膀。

        “我没事。”她说着,见陆和安不为所动,再次推了推他,“你把我放下来,我自己能走。”

        林晚月说到明面上,陆和安这才将她放到一旁的椅子上。

        “晚月。”

        林晚月神情微顿,陆和安几乎瞬间眉头紧锁。

        还不清楚发生什么的林耀看到两个人单独在这边,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过来打个招呼,顺便为之前说的林清雅阻挠林晚月合作的事情道个歉。

        林耀道歉可不是因为良心未泯。

        他只是想着道个歉认个错,好让两人别记恨上自己,以后说不定还能念着这层血缘关系帮衬帮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