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闪婚新妻今夜被壁咚了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再不许她进来

第一百二十九章 再不许她进来

        林晚月没反应过来,陆和安长臂一伸,突然揽住她的后颈将她向前一带。

        唇上骤然传来温热湿软的触感。

        林晚月眸子倏地瞪大。

        清冽的气息就萦绕在她的鼻尖,陆和安的拇指轻轻抚摸着她的后颈。

        林晚月感觉整个人都麻了,后知后觉连忙推开他。

        “你……”

        林晚月想指责他居然强吻自己,一时间又说不出话,支支吾吾羞红了脸。

        陆和安瞧她这副模样,眼底的不满散去。

        他最不想听的,就是她说起他们协议的事情。

        尤其是什么一年后各奔东西。

        所以刚刚听到林晚月说这些,陆和安才没控制住自己。

        林晚月愈发羞恼,看到这里离自己的公司很近,干脆开门离开。

        陆和安这次没有追上来。

        林晚月越走越快,快到公司门口才听到身后有动静。她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加快步伐走进公司。

        上了楼,林晚月的心还是没能静下来。

        她明明把画稿铺在面前,又忍不住转头看向落地窗外。

        公司楼下,停着陆和安那辆显眼的豪车。

        直到夜色吞没了整座城市,陆和安依旧等在下面。

        林晚月越来越没法静心,索性将稿子收拾好下班。

        陆和安看林晚月从公司里出来,很自然地下车替她拉开副驾驶的门。

        “今天陆氏不忙吗?”

        林晚月真的很想问他。

        他堂堂陆总,怎么有时间在公司下面一待就是两三个小时?

        陆和安笑而不答。

        两人回到家吃过晚饭,林晚月就躲进屋里,说是画设计稿,其实就是在发呆回想白天的事情。

        她缓缓抬手,触碰着自己的嘴唇。

        陆和安他……是什么意思?

        是不想让自己提起协议的事情吗?

        可是,他却连和白薇的关系都说不清楚。

        林晚月脑子里越来越乱,干脆关灯睡觉。

        可人躺在床上没有什么东西分散注意力,胡思乱想得只会更加厉害。

        “烦死了!”

        林晚月把头埋进枕头里,压低声音喊了一句。

        第二天林晚月顶着黑眼圈起床的时候,陆和安似乎还没有起来。

        林妈已经准备好早饭,林晚月看着早饭没有什么胃口,拿起东西,打算早去公司。

        “我送你。”

        陆和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

        见他已经收拾完,林晚月才知道原来晚起的是自己。

        “不用了,今天没晚。”

        她可以慢慢去公司。

        陆和安将林晚月的东西接过,又拿上了林妈准备的早餐。

        林晚月拗不过他,只能坐进车里。

        她刚刚坐稳,那份热腾腾的三明治就被递到嘴边。

        林晚月看看三明治又看看陆和安,叹了一口气拿过来。

        所以陆和安到底是什么意思?

        纠结一晚上的问题再次出现在林晚月的脑子里,林晚月一想到自己因为这个问题一晚上都没睡好,看向陆和安的眼神难免带着些许怨气。

        林晚月心里很不爽快,走上楼的时候却恰恰遇见了一个她不想遇见的人。

        林清雅看到林晚月来上班,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抬手指着林晚月,一副气坏了的样子。

        “林晚月,你居然让人耍我?!”

        听到她跟自己吆五喝六的,林晚月心里更加不爽。

        “我怎么耍你了?”

        瞧林晚月还不承认,林清雅更是气得头顶冒烟,把昨天被梅姐带到三楼的事情说了一遍,好似这就是铁证。

        她还真是蠢。

        林晚月轻笑。

        “我的助理想去哪里需要特别跟我报备吗?而且我还想问你,你为什么要跟踪我的助理?你知不知道尾随他人违法呀?”

        林清雅没给自己讨回所谓的公道,反而被林晚月扣上违法的帽子,顿时气急败坏,眼瞧着就想扑上来,像小时候那样对着林晚月抓挠。

        林晚月侧身避开,让张牙舞爪的林清雅扑空。

        “保安!”

        林清雅没等再向林晚月扑去,就被两个保安牢牢抓住胳膊。

        “放开我!”

        林清雅挣扎不断,保安们有些为难,不由用眼神请示林晚月的意思。

        林晚月并不在意林清雅的挣扎,她慢慢睨过林清雅,面色是从未有过的冷然。

        跟林清雅做了这么多年的堂姐妹,林晚月没有任何一次是不让着林清雅的。正是因为从小到大的忍让,才让林清雅越来越蹬鼻子上脸,越来越没有分寸,长成了这副跋扈模样。

        如今林清雅欺人太甚,林晚月早就不想忍了。

        “把她扔出去,以后再不许她进来。”

        保安得到指令,架着林清雅往外走,林清雅挣扎得更甚,嘴里还不断地咒骂着林晚月。

        饶是如此,林清雅被扔到公司楼前室,林晚月都没有再看她一眼。

        把林清雅收拾一顿后,林晚月终于不再那样郁结,画起设计稿来都格外顺畅,和许喵喵吃过午饭,不知不觉竟画到了天黑。

        “噗呲噗呲!”

        许喵喵看到林晚月还没停下工作,扒在门口发出动静。林晚月抬头看看她,又见她朝着旁边弩嘴,不明所以地朝着许喵喵望着的方向看去。

        熟悉的车,熟悉的地方。

        林晚月心底泛起异样。

        但当她走下去的时候,看到的却不是陆和安。

        “夫人。”

        左平帮林晚月打开后座车门,她坐进车内,发现车里只有自己和左平两个人,并不见陆和安的身影。

        虽然林晚月没开口问,但左平已经瞧出来她是在找谁了。

        “陆总今晚要出席一场晚宴,询问您是否愿意当陆总的舞伴共同出席。”

        既然左平都这样说了,林晚月还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晚宴而已,这也是自己该做的。

        左平得到回答,立刻带着林晚月前往陆和安定好的设计室。

        此时的陆和安正等在那里。

        他看着眼前的绿色晚礼服,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林晚月皮肤白,穿绿色自然衬她,只是不免有些老气。

        设计师见陆总居然开始替女伴挑选礼服,有些惊讶。

        陆总之前只是敷衍,觉得绿色比较特殊才一直选绿色,可现在陆总已经挑了不下十几件,还是没有中意的。

        “陆总要还是没有满意的,那我只能拿出那件珍藏的了。”

        设计师转身去拿衣服,而陆和安继续等在这里,打量着眼前的绿色晚礼服。

        林晚月走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瞧见了那抹绿色,眼神微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