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闪婚新妻今夜被壁咚了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陆总进局子

第一百二十五章 陆总进局子

        发觉自己撞到对方的林晚月心里一紧,急忙向对方道歉。

        她在ktv兼过职,知道醉酒的人没有理智,最好不要和他们起冲突。

        被撞到的大汉回头,拧着眉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小姑娘。

        “你谁啊,敢他妈撞我?!”

        林晚月听到对方说话的语气,知道这是最难缠的那种半醉半醒的人。

        “实在对不住,不好……”

        林晚月话没说完,与那大汉一行的剩下三个人也回过头来。

        “敢撞我二弟,道歉了吗?!”

        “道歉!”

        这些人赤裸上身,脖子和脸通红,个个眯着眼睛,身上一股难闻的酒气。

        在道歉啊……

        林晚月没有办法,这种时候为了避免冲突,只能一个劲道歉。

        “道歉就完事了,那要警察干嘛?!”

        没想到对方不依不饶,眼看着就要围过来。

        一道阴影挡住了头顶的阳光,林晚月抬头,看到了结结实实将自己和那四个醉酒大汉隔开的背影。

        “她已经道歉了。”陆和安的身高比那些醉汉要稍高些,他垂着眼眸扫过眼前的四个人,眉头微皱,不知是因为这四人还是因为他们身上的酒气。

        “实在不行,四位的酒水和餐费我全都包了。”

        这明明是解决方法,可是四个人在喝醉酒时尊严格外的高,容不得任何人在他们面前皱眉,更不允许有人不经他们允许就说话。

        “关你屁事,滚蛋!”

        “她撞的老子让她来道歉,你逞什么英雄!”

        四个人嚎天舞地,拍手打掌,声音一个比一个高,以为这样就能吓退眼前这个人。

        “她跟你们道过歉。”

        陆和安冷着脸,看向四人的眸光森冷锐利。

        “你他妈听不懂人话是吧?让你滚蛋!”

        其中一个人砸了手中的酒瓶子,抬手把带着碎渣的尖锐一面冲着陆和安。

        林晚月看到尖锐的酒瓶,赶紧伸手护住陆和安。

        “对不起,是我的错,几位消消气,酒水我……”

        林晚月再次道歉,想要以此化解冲突,可惜那几个人听不懂人话。

        “有你说话的份吗?!”

        林晚月被对方吼得脖子微缩,明明脸色苍白却又强扯出微笑。

        没关系,别怕,这种事遇见过不止一次了,每次都能解决。

        “撞到你的是我,我来跟你道歉,咱就别牵连无辜的人了,好吗?”

        林晚月语气放得很轻,对面几人却已经上头,不仅不听要动手,还直接伸手来拉扯她。

        看到那只肥硕的爪子马上要触碰到林晚月,陆和安将林晚月拉到身后,反手抓住对方的手腕。

        “反了你了!”

        陆和安明明没有使劲,可那人却好像已经被陆和安捏骨折一样大喊大叫,更是不依不饶,旁边三人也猛地扑上来。

        一时之间,尖叫声,争吵声,皮肉触碰到地面桌子和拳头的声音一齐响起,人群嘈杂不已,众人连忙躲开,生怕被卷进这场无端的斗殴里。

        烧烤店的老板急忙跑出来想要拉架,见有一人打得格外猛而不敢贸然向前,只能大喊着让他们别打。

        “报警,报警!”

        人群中不知道谁大喊一声,慌乱人群连忙向外跑去,林晚月余光看到很多人拿起手机。

        陆和安与四个人打作一团,那四个虽是酒鬼,可身上肥肉成堆,被打一下就跟挠痒似的。

        陆和安也不是吃素的,他自小练过跆拳道,后来又练了柔道和其他许多用于防身的招数,对付他们不算太难,只是人数上实在不占优势。

        林晚月本想劝架,想起自己若是拉住陆和安,那陆和安就会成为他们的肉靶子,连忙收回手。

        其中一人猛扑向陆和安,没有任何招式可言。陆和安抓住他的后颈结结实实给他脸上来了一拳,最后一脚将他踹开。旁边的另一个人刚从地上爬起,看到陆和安把自己的兄弟打倒,更是嚎叫着冲上来。

        “找死!”

        听到动静,陆和安转身,手绕过对方的手臂紧紧把住,腿上稍一用力,将对方再次撂倒。

        眼瞧着四人又从地上爬起,林晚月越来越紧张。

        离她最近的那个人面对着陆和安的后背,而陆和安正在收拾另外一个人。

        眼看着这人抓起旁边的酒瓶打碎,拿着锐利的碎片要上前,林晚月脑子一片空白,随手抓了个东西,猛地砸向对方。

        “住手!”

        *

        “警察同志,我已经跟他们道过歉了,他们想要动手,我……我丈夫害怕他们伤害到我,才抓住了那个人的手,结果那个人以为我丈夫要动手,就打起来了……”

        林晚月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乖乖地将事情的经过跟警察讲了一遍。

        警察听完事情经过,又调查了现场监控,知道林晚月没有撒谎,长叹一声,拿着手里的文件夹敲敲桌面。

        “以后做事冷静点,就说你们这边只有两个人,万一打不过吃亏的还是你们。”警察说着说着,忽然想起那个招式清晰拳拳到肉的人,马上止住这个话题,“而且,幸亏你那一板凳没砸在对方头上,要不就是故意伤人。”

        林晚月听着警察的教育,连忙应声。

        林晚月走出审讯室,看到也刚走出来的陆和安,想上前跟他说句话,却被分开带到两边。

        “警察同志!”

        左平匆忙跑来,看到两边的总裁和总裁夫人,赶紧和警察做好担保,好一番交涉,将两人保释出来。

        林晚月看着陆和安手背和手臂上的擦伤,一双秀眉微蹙。

        “下次别这么冲动了。”她边说,边用蘸了碘酒的棉棒帮他擦拭伤口,动作极为小心,生怕弄疼他。

        陆和安见林晚月低眉垂目,俨然一副担心模样,心中悸动。

        “别担心,我没事。”

        林晚月想到什么,抿住唇角。

        “你说你个陆氏总裁,居然因为打架进局子。”

        听到她的调侃,陆和安顿时黑脸。

        “林总抡起板凳的时候也很英勇。”

        林晚月这下可笑不出来了。

        他们两个人,一个陆氏总裁,一个林总,一起打架进的局子,彼此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