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闪婚新妻今夜被壁咚了吗?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投资方

第一百零二章 投资方

        整个大赛上仿佛形成了两个圈。

        一个是林清雅那边众人围聚,另一个就是林晚月这边孤零零的两个人。

        林清雅身边跟随着一些人,在她的暗示之下,大家有意无意地自动忽略了林晚月。

        他们彼此说着话,却直接无视了一旁的林晚月,可是林晚月也并不在乎,反而悠闲自在的在一旁吃着糕点,和身边的苏安安说着闲话。

        苏安安也注意到,整个宴厅里,仿佛除了她主动和林晚月说话以外,别的人根本就没有主动凑到林晚月的身边,就仿佛故意不理会林晚月似的。

        正常来讲,以林晚月这样的天赋,不应该被这样无人问津的,虽然林晚月不是冠军,但她也是极其有天赋的人。

        这样奇怪的现象,除非是有人带头搞小团体,特意孤立林晚月。

        而这里面能做到这一切的,除了被众人围着的那一位,再不会有旁人了。

        苏安安无意间注意到林清雅看向林晚月的眼神里,那抹掩盖不住的厌恶。

        想到林晚月和林清雅的之间相同的姓氏,苏安安的眼里若有所思。

        苏安安不禁地好奇的问林晚月,“你和林清雅都姓林,你们不会有什么关系吧。”

        林晚月低下头敛住了眼帘,掩住了神色。

        “你们不会是亲戚吧。”苏安安随意地猜测道。

        眼见林晚月并没有反驳她的话语,苏安安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不会被我猜对了吧,可是……”想起林晚月和林清雅之间的异样,她微微顿住。

        林晚月垂下眼帘,随意找了个话题岔开了,至于旁的并没有多加透露。

        苏安安眼见林晚月也无意多说什么,她也就识趣的没再多问。

        众人齐聚,主办方有一个身着考究的人走了出来。

        他一出现,原本喧闹的地方瞬间变的安静下来,众人将视线投向主办方的主持人。

        主持人环视了一圈,对着话筒当众宣布了复赛的规则,

        “接下来的一周将进行复赛,所有选手将在我们为你们分别准备的房间里独自完成一副设计稿,比赛一周为期限。”

        主办方主持人的视线落在比赛前几名的身上停了几瞬,确认到他们已经接收到自己所传达的信息,然后他继续补充道,

        “在这期间,每位选手不得外出,全程封闭式,不过各位也不用担心,你们这期间的所有吃住皆由我们负责管辖。”

        主持人话音刚落,众人议论纷纷,林晚月心里早已有了准备,转身往回走,赶回去收拾这几日需要用到的东西。

        林晚月没有注意到的是,林清雅在她背后注视着她离去的背影。

        林清雅的脸上满是势在必得,眼里闪过一丝深意。

        返回到酒店,林晚月其实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陆和安。

        她站在酒店门口徘徊了许久,这才推开房门,却见里面没人,见此,她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后快速将这几日需要穿的、用的东西放进了行李箱。

        还没来得及告诉陆和安一声,林晚月就急冲冲地往比赛的地方赶去。

        夜晚,林晚月拎着浅紫色的小行李箱来到指定的地点。

        比赛的场地一共三层楼,而林晚月正好在最上面,她接过工作人员手里递过来的属于她自己的房卡。

        林晚月拎着行李来到三楼,她拿出房卡打开房门。

        看见床上坐着的人,林晚月蓦然睁大了双眼,眼里有几分惊诧,又有几分不易察觉的欢喜。

        “陆和安,你怎么会在这里?”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林晚月连忙小心地看了看周围,然后快速溜进屋,将房门关紧。

        陆和安坐在床上,修长的腿相互交叠着,整个人透着几分慵懒贵气。

        “你这么会偷偷来到这里。”林晚月瞪圆眼睛,压低声音问道。

        “我想见你。”陆和安低沉地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脑海里又不知觉地回想起那晚的画面,,林晚月脸颊微微泛红。

        但林晚月也没忘了正事,顾不得害羞,她急切地催促着陆和安。

        “现在我们参赛选手都是在进行封闭式的比赛,我不管你以何种方式进来的,你现在赶快离开吧,被人发现可不会有你的好果子吃。”林晚月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担忧。

        陆和安轻轻一笑,“林晚月,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都到这时候了,陆和安还在说这些有的没的,林晚月没好气地白了陆和安一眼。

        “陆和安,你严肃点,我没有再和你说笑。这次比赛很关键,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呢,你这样不顾规定来到这,要是被主动办知道……”

        正巧这时房门被人敲响,林晚月的心跳瞬间快要提到了嗓子眼里。

        “谁啊?”林晚月只能故作淡定地问了一句。

        “你好,我是来给选手送些水果的。”

        “我暂时不需要,麻烦你了。”林晚月客气地婉拒了。

        林晚月小心地趴在门边,等到那人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她提起的心才慢慢放了下来。

        看到林晚月惊慌失措地可爱模样,陆和安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都是因为你,你还敢笑。”林晚月瞪着陆和安,林晚月说着就要将陆和安给推出门。

        陆和安转手握住林晚月,将她给揽进怀里。

        “别担心,我可不是偷偷摸摸进来了,我来这里名正言顺。”

        听到陆和安的话,林晚月停下推搡的举动,转而狐疑地看着陆和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投资了这场比赛。”陆和安言简意赅,他眉眼含笑地看着林晚月。

        所以方才陆和安就是在故意在吓唬自己!

        想起之前自己谨小慎微的小模样,陆和安指不定在心里怎么笑话自己,林晚月一时间气恼地不行。

        “你这尊大神,我这个小庙可容不下,你现在给我立马离开!”

        林晚月亮如星辰的眼眸瞪着陆和安,她气鼓鼓地指着大门的方向,指示陆和安赶紧离开。

        眼看林晚月被他撩拨的快要炸毛,陆和安也不敢在继续逗她。

        陆和安一双结实有力的肩膀紧紧地抱住林晚月。

        “你干嘛?”林晚月白皙的小脸浮起一抹红晕。

        “昨晚的事你不准备说说吗?”

        一提起这个,林晚月有些羞恼瞪了他一眼:“你占我便宜好意思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