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闪婚新妻今夜被壁咚了吗?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我也喜欢过学长

第五十章 我也喜欢过学长

        林晚月在心里把陆和安狠狠地骂了一顿之后,她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件事而是洗了澡就准备睡了。

        第二天,林晚月起来就接到了时修的电话。

        林晚月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还有些发愣,不过很快她就接起了电话。

        ……

        中午,林晚月来到约定好的餐厅,她坐在那里看着就坐在自己面前的时修,心中多了许多复杂的情绪。

        昨天和陆和安吵架翻出了她隐藏在心里深处太多的情感。

        这会儿对上时修视线,林晚月只觉得自己莫名多了许多复杂的情绪。

        “时修学长今天约我是有什么事情吗?”沉默了好一会儿林晚月才开口将话说了出来。

        对上林晚月这有些僵硬的态度,时修突然笑了出来。

        “怎么,没有其他的事情就不可以和晚月你一起吃个饭吗?”时修笑着开口。

        看着时修挂在脸上的笑容,林晚月猛地想起上学时的事情。

        她记得那个时候自己在做一个设计作业,那个时候她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还好是时修帮了自己提了一点记忆。

        而当时,时修脸上挂着的也是这样一个笑容。

        会想起以前的事情,林晚月心里反而是放松了不少。对上时修的视线,他也是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抱歉啊时修学长,我有些不太会说话。”

        没过一会儿,饭菜就上来了。

        “昨天那位陆总,是晚月的男朋友吗?”正在吃饭,突然时修开口。

        林晚月夹菜的动作一顿,她下意识抬头看向时修。

        此时时修同样也在看着她,他眼中带着她看不懂的认真以及关心。

        林晚月坐在那里,整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学长,我已经结婚了。”沉默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林晚月终于开口。

        时修大概是没想到会得到这样一个回答,他目光落在林晚月身上,眼中还带了错愕。

        呆了有一会儿,时修才回过神来。

        对上林晚月此时看向自己的视线,时修知道她并没有说谎。

        时修心里有些失望。

        不过他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原来是这样。”他了然地开口,“我还以为晚月你还没结婚。”

        一边说着,时修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原本这次回国,还以为可以追求你呢。”

        林晚月在刚刚有猜测时修是不是喜欢自己,但是她没想到时修会直接说出来。

        对上时修落在自己身上的那双认真的目光,林晚月有些发愣地张了张嘴。

        她想要开口,但是话到了嘴边又有些不知道要怎么说。最后,林晚月有些无措地低下了头。

        “其实我以前也喜欢过时修学长。”林晚月低着头,她的声音并不大,“只是那个时候没有勇气和学长说。”

        听见林晚月这样说,时修心里更是多了几分苦涩。

        他看着林晚月,脸上勉强挤出了一抹笑容,“不管怎么样,既然晚月你已经结婚了,作为学长我还是要祝你幸福的。”

        林晚月下意识抬头,对上时修的视线,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无意识地点头。

        这一顿饭吃的,两个人都有些不自在。

        “晚月要不然我送你?”出了餐厅,站在门口时修目光落在林晚月身上询问地开口。

        对此林晚月却是摇了摇头。

        “不用了,我要去公司呢,正好距离这边不远,自己走着过去就可以了。”对上林晚月客气疏离的态度,时修心中不禁有些失落,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随后看着林晚月离开。

        时修看着林晚月离开的方向,一直到彻底看不见那个身影之后,才收回了目光。

        他转身也准备离开。

        “还真是看了一场好戏啊!”就在时修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有些突兀的声音猛地传进耳中,时修一愣他下意识转过身。

        许以童就站在不远处,她的目光落在时修身上脸上还带着了嫌弃鄙夷之色。

        时修看着许以童,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他越过许以童就想要离开。

        “你真的确定你了解林晚月是一个什么人?”见到时修不理会自己,许以童也不生气。

        她只是嘲讽地开口。

        果然,听见她这话,时修离开的脚步顿住。

        见到他停了下来,许以童立刻露出得意之色。

        她就知道,这个人肯定不可能会错过关于那个林晚月的消息!

        一想到林晚月身边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喜欢她的人,许以童心中更是怨恨。

        “你知道像她这样一个女人,为了嫁给陆和安,都做了什么吗?”许以童抱着胳膊,她再次开口。

        “晚月是一个很好的人,你实在没必要这么说她。”

        时修静静地看着许以童,他一字一顿地开口,脸上满是认真。

        许以童没想到时修竟然会帮林晚月说话,这一瞬间她的表情就好像吃了什么很不好的东西一样。

        时修不想和许以童在这里多说废话,他就准备直接离开。

        “你出国这么多年,你真的确定现在的林晚月还是你认识的那个林晚月?”眼看着时修对自己的废话非但不为所动,而且迈着脚步就要走,许以童忍不住扬起了声音。

        许以童开口说着,她脚步加快想要追上时修的速度。

        “你别忘了,之前她身边可是还有一个拖油瓶,现如今那个拖油瓶还能被送出国治疗,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嫁给了陆和安!”

        “像是她这样一个为了自己目的不折手断的,为了嫁给陆和安还不知道到底用过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时修脚步微顿,他并没有转身去看许以童,而是仍旧满脸平静,“这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和我并没有太多关系。”

        “而且我相信,陆总应该也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可以让别人设计的人。”

        “不管他们结婚的真实原因是什么,晚月自己过得好就可以了。”

        说完这话,时修再也不去管身后许以童还准备说什么,迈着脚步径直离开。

        任凭许以童在后面气恼地大吼大叫,时修的脚步也没有半点停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