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闪婚新妻今夜被壁咚了吗?在线阅读 - 第三章 选择

第三章 选择

        一吻毕,林晚月浑身无力瘫软在陆和安的怀里,不停地喘着粗气。

        头顶上传来男人幽幽的声音:“新闻是我爷爷让人发的,记者也是他让人找的,现在外面所有记者都在疯狂地寻找你,林小姐。”

        林晚月惊讶地瞪大了眸子看着陆和安。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陆和安的声音磁性好听,“我爷爷想要我给他找个孙媳妇,生个曾孙,可以说是无所不用。你应该清楚这些记者的能力,你迟早会被他们给挖出来的。”

        “你想做什么?”林晚月听出来其中不对劲,她挣脱开他的怀抱,冷冷地看着他。

        “做一笔交易,我们两结婚,堵住悠悠众口。你知道的,这件事被记者挖出来,不太好看……”

        林晚月气急败坏:“这事是你们陆家做出来的,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承担这件事的后果!总之我们一人睡了对方一次,算是扯平了,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

        说完,她就要离开,却再次被陆和安控制在怀中,挣脱不开。

        陆和安捏着她的下颚,让她跟自己对视,看着她眼里的愤怒,他抿唇:“你没得选,你知道的。你要是答应,我可以安排医生给靳远文治腿……”

        “你调查我?”

        林晚月怒不可遏。

        可这个条件的确很诱惑……

        只要靳远文的腿好了,她就不用嫁给他报答恩情。

        可……嫁给眼前的这个男人。

        怎么办……

        她两个都不想选。

        可现在的情况,是她非选一个不可。

        她只觉得头疼欲裂。

        陆和安继续蛊惑,唇微微一勾:“结婚的协议你可以随便提,只要我们维持婚姻关系,将媒体以及我爷爷糊弄过去就行,最多一年,新闻的热度散了,就可以离婚。”

        林晚月迟疑了。

        嫁给靳远文这一辈子就这样了。

        嫁给陆和安只需要一年。

        几秒钟后,她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坚定:“好,我答应你。”

        总之,她是绝对不可能将自己一辈子搭在自己不喜欢的人身上的。

        恩情,可以用其他来报,但绝不是自己。

        得到林晚月的肯定回答,陆和安松开了手:“你要不去跟他说一声,然后回去收拾东西,跟我住一起。”

        林晚月疑惑地抬头。

        “既然要作戏,自然得往真了做。未婚夫妻不住一起,岂不遭人非议?”陆和安盯着那张白净的小脸,缓声道。

        林晚月迟疑还是应了下来。

        陆和安看着她的背影,扯了下嘴角,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他怎么会允许,他的未婚妻跟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住在一起。

        ……

        “晚月,你去哪儿了买早餐了,这么久。”靳远文看着空着两手回来,唇有些微肿,披在脑后的卷发有些凌乱的林晚月。

        糟了,她刚刚将早饭扔地上了,忘记拿了。

        她的视线落在靳远文腿上被血迹浸透的裤子上,“远文,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在这样对自己了好吗?”

        靳远文低下了脑袋,一副认错的模样,“晚月,我这腿是好不了,你看这样它都不疼……要不我们不治了吧,这样你还能轻松一些。”

        这样就可以不用那么晚回来,他也不用担心她被人抢走。

        林晚月心蓦地沉了下去,不治,跟他结婚吗?

        不行!

        她蹲在靳远文面前,露出了浅浅的笑容:“远文,我忘记买早餐是因为我接到一个电话,有好心人愿意资助治疗你的腿,欠他的钱我们可以慢慢还,你的腿有救了!”

        她的声音说到后面有些激动。

        可在靳远文的耳里却是变了个味道。

        她想摆脱他!她想治好他的腿就离开他!

        不行,她只能是他的。

        “远文?”林晚月被这眼神盯得有些害怕,脸上的笑容垮了一些。

        靳远文也意识到自己吓到她了,忙露出难过的神情:“我的腿好了,你是不是就会离开我了?”

        林晚月松了口气,他在担心这个?

        “不会,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弟弟,我们会是永远的亲人。”

        靳远文闻言,伸手掐了掐伤痕累累的大腿,双手死死握成拳。

        他不甘心他只是她弟弟。

        他想要更进一步的关系……

        “只有你的腿好起来了,我们的日子才会越来越好。你就听我的话好好治疗,可以吗?”林晚月耐着性子像是哄小朋友一般,她的大眼睛里闪烁着亮晶晶的东西。

        靳远文犹疑了一下,点头答应。

        “那我现在去办住院手续,一会儿我去家里收拾一些东西过来。”见靳远文答应,林晚月感觉压在自己肩膀上的重担轻了一些,她的呼吸也畅快了许多。

        这些年,愧疚的压力每时每刻都在折磨着她。

        蓦地,她感知到有一股视线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那么的炙热,很难令人忽视。

        转头却并未发现有人在盯着自己看。

        奇怪……

        林晚月办好了住院手续。

        “护士小姐,那就麻烦你先帮我照顾一下了。”

        “哪里,林小姐速去速回吧。”

        林晚月点头应下,刚出医院的大门,饱经风霜的手腕再次被人握住,拖拽至车旁。

        还不待她回过神来,人已经被塞进了车里。

        林晚月看着有些生气的陆和安,有些莫名其妙。

        陆和安沉着一张脸,没有看她,可是脑子里全是之前林晚月跟靳远文两人亲密的模样。

        内心泛起了一片酸,难受的厉害。

        “去和平路,朱雀大街188号。”

        林晚月听了没有说话,这男人已经将自己调查了个底朝天。

        没有什么不知道的。

        “领证后,你就是陆太太了,日后跟任何男人都要保持该有的距离,不能越界。”

        任何男人?

        是指靳远文呢?

        林晚月微蹙起了眉头,有种被限制人身自由的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