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顶级团宠:我在兽世当国宝在线阅读 - 她追,他逃,他们都插翅难逃!

她追,他逃,他们都插翅难逃!

        由于是第一天,下午的课程是公共选修课动物语言学,老师是一位年轻的白熊小姐,据她所说,各种种族的动物其实都有自己的语言……俗称方言,这种语言不用学习,从出生起就会,说着,她哼哼了两声发出了熊叫,讲台下的熊族学生也用熊叫回应过去——不过,这种方式的交流能表达的意思非常有限,所以还是得统一学习动物语——一种全球通用语言。

        动物语……?萧星星有些奇怪,可是在她听来,他们所说的话,所写的字都是她最常用的汉字啊……

        她大概是什么动物语的天才吧……萧星星在心中暗自下了结论。

        很顺利的,下午的课程也结束后,时间也才刚刚三点半,因为要迎接校庆,课程减少,大部分时间都要用于社团活动。

        安尼摩大学推崇自由,和“最好的老师是兴趣爱好”为方针的教育风格,校园社团五花八门,人才辈出。有满满专业性的社团,也有摸鱼摆烂的社团,总之,学校会提供各种渠道让学生们走出框架,通往充满无数可能性的未来。

        “小姐,您要加入社团吗?”

        下课后,萧星星没有着急出教室,毕竟她真的太容易招人瞩目了,现在正是学生们走去参加社团活动的时间段。她现在走出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道路拥挤的交通事件。

        而且她没有社团,所以接下来要去哪里她也不知道。

        “我……”萧星星无意识地咬咬下唇,这是她一纠结起来就有的小动作,“我不知道……我喜欢什么。”

        非要说的话画画是她的爱好,但这个学校的美术社不允许美术系的学生加入,说是“专业社团都是一样的话太无聊了!多找找其他的兴趣爱好啊!”——这是她刚刚在美术社的社团招新信息里看到的。

        这都是什么道理啊……!她在心中腹诽着,但好像在安尼摩大学,不选和专业一样的社团才是主流,大家都心照不宣地遵守着这条不成文的规矩。

        “”那要先到处参观一下吗?”骆逸恩说道,令人安心的声音,“说不定走着走着就能看到自己感兴趣的。”

        “……好。”

        …

        当骆逸恩带着她踏入社团活动室的区域时,她听到了四周传来的阵阵惊叹声和互相博弈的声音。

        “喂!小人类来了!她是想要加入哪个社团吗?”

        “社长!机会来了!争取把小星星招进来啊!”

        “我们拳击社应该是没有机会了吧……现在改成舞蹈社还有机会吗?”

        “滚啊!舞蹈社现在就在你们面前!”

        “冲!你们快冲!至少把招新海报塞到她手里啊!”

        正听着四面八方的讨论声,第一位鼓起勇气顶着白狼护卫扎人视线的第一位勇者站到了萧星星面前——是一位橘色皮毛浑身斑点的薮猫,看起来有点眼熟,他那双绿油油的眼睛失去了焦距,像是动画里的蚊香眼,看着紧张到不行。

        “同,同学!”薮猫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递出一张招新海报,尾巴僵硬地像一根棍子,“今天早上我们见过!我是那个……找你加好友拼夕夕砍一刀的那个波斯猫的室友!”

        他结结巴巴地说完这段话,见少女正认真地盯着他看,心脏扑通得更厉害了……呜呜呜,近看更可爱了!

        “我叫卡瑞!那个……请你看看我们的社团吧!”

        薮猫像终于坚持不住那样,把海报塞到她手里就跑,跑出了好远之后,又爆发出一阵狂笑:“看到了没有!!!我跟小星星讲话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得赶紧跟他们炫耀一下!”

        “……”

        萧星星看向手里皱巴巴的海报,见到了五个大字:「人类同好社」

        好的,这个社团可以直接pass掉了。

        有了第一位勇者上前搭话,便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学生们都围了上来,将各种各样的招新海报塞了过来。

        “小星星!看看我们天文社!星星看星星!我们看星星……哈哈哈哈!这个口号很不错吧!”

        “还有我们还有我们!”

        人潮拥挤,喧嚣不已,唯有一位慢悠悠从远处走来的身影在看到眼前这荒诞的一幕,默默转移了脚步,往人更少的小路走去——然而没走几步,一道杀天刀的大嗓门喊住了他。

        “少见啊,李柏森,你居然来参加社团活动了?”一位全身漆黑的大狼狗朝他走来,他是和李柏森同一个社团的徳姆,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和李柏森非常不对付,也许是因为他们曾经是小初高中同班同学……也是朋友,只不过闹掰了而已。

        “……”波斯猫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就要走过去。

        “你别走啊!小人类可是在那边哦!你不去看看吗?拼夕夕勇者?”

        李柏森脚步一顿,缩小成一条眯缝的瞳孔看上去散发着森然冷气:“不去。”

        “哼哼,别那么说嘛。”徳姆笑了两声,表情看着阴阳怪气的,“总是装出这幅清高的样子给谁看,我看你也是想吸引小人类的视线才会在今天早上——”

        “闭嘴。”李柏森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冷嘲热讽,其实在他看来也很莫名其妙,他和徳姆从小因为住的近外加在同一所小学上学而在一起玩——但其实只是这只热情过头的大黑狗单方面地来烦他,久而久之,李柏森也只能承认这个蠢狗是他的朋友了。

        可是在高三那年,这家伙突然再也没有来找他,并且在刻意地与他保持距离……高冷的猫咪哪里能拉下脸问他发生了什么,于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变成了这样不冷不热的。

        “我再说一次,我对人类没有任何兴趣……还有你,也别再来烦——”

        说到一半,他突然意识到周围喧闹的声音消失了,并且还有数道炙热无比的视线朝他刺来。

        那群围绕着人类的学生们朝他们的方向望了过来,当然,也包括她——

        “……”

        少女那双无比清澈的眼眸直勾勾地看着他,那一刻,李柏森那活了二十年的短暂猫生罕见地出现了片刻呼吸心跳都停止的状况,虽然只有一瞬,但也足以让他慌了神。

        “哈哈看啊,李柏森,小人类正在看——嗷!”

        徳姆捂着被踹了一脚的肚子,在地上蛄蛹了两下才缓过神来,一抬头,哪里还有波斯猫的影子?

        “小姐,那是——”

        骆逸恩以为少女听到了那番话后会难过,可谁知她却睁大了眼睛,眼眸亮闪闪的盯着那波斯猫离去的方向出神。

        糟了,言情小说的套路都是真的。骆逸恩心想,他家小姐怕不是被那个“好清纯,好不做作”的波斯猫吸引注意力,怕不是马上就要上演一场“她追,他逃,他们都插翅难逃”的剧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