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历史军事 - 烽火中的家园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五章 赌战三

第三百八十五章 赌战三

        随着无数长矛刺出,清军再次发出一声声的惨叫,前排的士兵纷纷倒地不起。

        “这是什么战法,竟然如此犀利。”洪承畴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的神色,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对方这战法还真是少见。

        其心中虽然吃惊,可临危不乱,仔细观察着这个战阵,希望能尽快找到破绽,然后将其一举破掉。

        时间在其思索中缓缓流逝,战场上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开始占据优势的清军转眼间被杀的只有招架之功没有了还手之力,士兵们纷纷犹豫不前,不敢去直接面对明军的长矛。

        更可恶的是,对方的火枪还在不断的射击,自己的队伍中不时有人应声倒地。

        “找到了!”就在这时,洪承畴突然发现在长矛阵的西北角,那里的长矛比较稀疏,显然刚才清军的火枪射击击杀了不少明军,使得他们的长矛方阵露出了破绽。

        “弟兄们,朝着西北角攻击。”洪承畴大声命令。

        在他的命令中,士兵们很快反应了过来,纷纷朝着西北角的方向涌去。

        这样一来,本来就防御力薄弱的西北角顿时承受不住,很快便崩溃了下来。

        明军哀嚎着倒地,后面的士兵眼见同伴被杀,顿时慌了神,纷纷后退,新兵的劣势再次凸显了出来。

        其实,要是安东军在的话,旁边的士兵眼见附近出现了空缺便会奋不顾身的补上,可新兵经验欠缺,虽然看到了西北角比较薄弱,却不知道立刻填补这一处空白,以至于被清军抓住了破绽,一举在西北角撕开了一道口子。

        “哈哈!长矛阵也不过如此,弟兄们,给我冲,杀光他们。”洪承畴顿时斗志昂扬,自己挨了这么久的打,总算可以一雪前耻报仇雪恨了。

        然而,还不等他高兴,只见突入敌阵的士兵们突然慢了下来。

        他慌忙定睛看去,只见在那群士兵面前,几名铠甲鲜明的明军士兵真在奋力阻止。

        而自己的精锐正是被这些人挡住了去路。

        “那些是什么人?”洪承畴眼中闪过一丝疑色,如此战力,怕不时尚可喜这无耻老贼将他手下的将军都派上来了吧?

        “不对啊,从这些人的铠甲来看,和其他士兵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应该也是一般的战士才对,或者说是个小队长之类的人,怎么战斗力如此强悍,战斗意志如此强烈?”

        “兄弟们,跟我来,挡住他们。”在这些领队的呼和声中,那些吓傻了的新兵们才幡然醒悟过来,纷纷朝着这边涌来,只可惜他们手中的长矛实在太长,根本施展不开。

        “笨蛋,长矛手退下,火枪手上刺刀!”教官们大声怒吼。

        直到此时士兵们才醒悟过来,长矛手纷纷退了下去,而后面的火枪手则握着上了刺刀的火枪冲了上来。

        原本看着西北角崩溃单位担心的尚可喜见那些教官们生生将清军拦了下来,也狠狠松了口气。

        “你们一定要顶住啊,这一战不仅关系到胜负,更关系到能不能将洪承畴这员大将拉过来!”尚可喜虽然脸色如常,心中却有些七上八下,虽然他对安东军的士兵很放心,可毕竟没有经历过实战。

        他盲目的自信才有了这个次的赌战,就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将洪承畴拉过来。

        只要能够将洪承畴拉过来,那自己无疑又立下了一个天大的功劳,到时候林东一旦即位,自己封个国公想来不会有问题了。

        他心里正胡思乱想着之际,西北角那边的情况再次发生了变化,只见明军在小队长的带领下,纷纷变得勇猛无比,他们握着带着刺刀的长枪奋勇向前,虽然有不少士兵被敌人砍死,可是他们并未后退,而是嗷嗷叫着朝着清军的士兵们扑了上去。

        “杀啊,为弟兄们报酬!”一名领队大声的吼道。

        “冲啊,为我们领队报仇!”原来,刚才有一名领队为了救下自己的部下,一个不小心被敌人的长枪刺中倒地,这让他的部下大为愤怒,纷纷怒吼着不要命的朝着刺中他们领队的清军冲了上去,甚至有人被清军的长枪刺中都没有后退。

        “疯了,这群人疯了。”

        清军面无人色的看着眼前这群饿狼一般的士兵,心中战意衰败。

        “将军,他们疯了,要不还是撤吧!”一名清军士兵试探的问道。

        “撤?往哪里撤?给我顶上去,务必要将这个缺口拿下,只要拿下了这个缺口,那我们就还有机会。”清军将领命令道。

        “是……”那名士兵答应一声,可眼中的神色告诉大家,他已经没有了战意。

        “啊……”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颗子弹,一举击中了那名将领。

        “不好了,将军阵亡了!”他旁边的清军一脸惊恐的说到。

        “完了完了,将军死了,快逃啊!”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顿时整个清军队伍都混乱了起来。

        洪承畴的军队这些年虽然跟着清军打了不少胜仗,可骨子里依旧是明军的尿性,那就是如果仗打得顺利,他们是无往不利的利剑,一旦战争失利,他们便斗志全无,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字,没有韧劲。

        就在清军战意全无之际,安东军派来的小队长立刻抓住了机会,将长矛手调了上来,刚才被打开的缺口瞬间被填补了起来,而那些没来得及逃跑的清军士兵在长矛的攻击下也纷纷受伤倒地。

        “该死!”洪承畴狠狠一拳击在战马身上,眼中满是怒色,刚才的情况他看得一清二楚,只要清军再坚持一下,便能在西北角撕开一道口子,从而将后面的火枪手轻易解决掉。

        至于那些长矛手,他根本不曾考虑过,因为这些长矛手虽然厉害,可却是靠着绵密的阵型才能发挥出威力,一旦自己破掉了对方的方阵,那这些长矛手便成了带宰的羔羊,到时候自己想怎么处置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情。

        可惜事与愿违,就在自己准备获胜之际,竟然被对方反败为胜。

        “鸣金收兵!”眼见继续打下去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失败不过迟早的问题,于是洪承畴便光棍的直接认输了。

        毕竟这些都是他这些年悉心培养的精锐,他可不愿意这样不明不白的全葬送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