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武侠修真 - 巡天妖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南宫云飞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南宫云飞

        巡天妖捕正文卷第一千零八十八章南宫云飞“这最后一计么……”唐仲应淡然一笑道,“名为封魂蕴玺,天君再临!”

        满殿上下正自议论不休的阴魂百官们一听这八个字全都停了住,甚为不解的向他望来。

        这回不等人问,唐仲应便自解释道:“圣皇破境而出后北境封魔、西阻佛生、外驱妖龙、内传道业,其之所望不外为我人族建一太平盛世。更是期之有朝一日我人族大兴四统浩宇、永享安平万世无虞!浩浩之天下何止这小小的方圆九州!赫赫道统又何止那渺渺山海之间?”

        “可如今,莫说四下龙妖未尽僧魔欲起,怕是这场九州浩劫都将续乱千年!”

        “圣皇乃是天选之子万年独出,毕其余力尚未成其所愿。残以我等之力,更是难成!即便唐某前番两计得以如效,也不过仅复盛年十之四五。若想成此弘愿,必得天选再临,神威复见!此为“天君再临”之意。”

        “而“封魂蕴玺”的意思是……”

        唐仲应稍稍一顿,接着说道:“若从我计,九州可保,人道可续。若行此计,仅我主一人足以。而堂前诸位……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依唐某之见,如此千秋伟事,还是以死封口的好!束无用之魂,蕴镇国之玺,为后世天选留一件神物宝器。与各位而言,倒不失天大功德!”

        “什……什么?!”

        “好你个唐家小儿!”

        “小小侍郎,竟敢口出乱言!”

        “敢在神皇殿前信口雌黄,简直无法无天!”

        “对!逆臣当诛!”

        ……

        唐仲应话声刚落,满殿上下的阴魂百官立时乱成一团。

        有的大声呵斥,有的面色突变,还有的偷眼向外好像随时都想冲出殿外!

        “神皇!”右侧为首的红袍魁首拱手向上道:“侍郎唐仲应口出妄言,乱扰皇堂!妄藐我皇!老臣提议立时将他诛灭九族以儆效尤!”

        “臣复议!”

        一直与他甚为不合的黑袍魁首也拱手说道。

        “臣复议!”

        “臣复议!”

        ……

        满殿上下,所有百官同时拱手奏请。

        正跪当头的唐仲应一脸淡然的笑了笑道:“大业千秋,死不足惜!若后世天选成其伟愿,唐某即落九泉也安然!”

        满朝文武弯腰拱手一脸期许,唐仲应笑容满面神色淡然。

        这一诡异画面突然凝固,就在林季面前牢牢定了住。

        呼!

        突然之间,风起烟散,所有的阴魂残像眨眼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砰!

        同一声响,整整齐齐跪成两排的木偶傀儡也齐刷刷的轰然倒地,碎成一片狼藉!

        虽然方才那如梦幻境再无变化,可从其结果来看,当年的神皇必然听从了唐仲应的建议,把所有人都灭杀当场,又炼成了傀儡阴魂。

        从而能令后世再见此景当年,知其原委细情。

        唰!

        林季正自感叹,突觉头顶天棚中的红光猛然一盛。

        紧接着,嘎嘎声响之中,满刻如星的万千宝石同时一亮,正对着龙椅上方露出一道半尺见方的孔洞来。

        呼!

        有一件什么东西直落而下。

        林季一把抓在手中,却是个由绣龙黄绸层层包裹着的小盒子。

        盒子不大,可却格外沉重。

        打开盒盖,一块巴掌大小的方形玉玺突的一下映入眼帘。

        那玉玺灼灼闪亮,释出道道七彩光芒辉照八方。

        轰!

        与此同时,整座大殿连同这不知深达几许的诺大地宫也猛然一震,仿佛随时都要倾塌一般!

        林季拿起玉玺一看,正面刻着四个大字:“天下永安!”

        下方还压着一道灵符,就在玉玺被翻开的一瞬间,轰然破碎,化成一道人影飘在半空。

        那人身形不高,长着一张圆盘大脸。

        穿着一身绣龙长袍,倒背着双手满脸是笑的朝龙椅上的林季看了看缓声说道:“即得天玺,又见我影,想必,你定是后世再出的天选之子!”

        “你方才已见过那幻象,不知有何想?若你易我,又当何为?”

        “不错!为了千秋大业,我顺了唐卿之意,灭了满朝文武,并一一如言而行。只可惜……我修行不足,见薄识浅,远远不及当年义父半威之力,仅能勉强保全九州不失而已!哎!”

        那虚影微微摇了下头,甚有不甘的长叹一声道:“我本想再进一步,可眼见寿终将尽,无力而为!这一副重担只能落将你身!”

        “愿你……”

        那人影说了两字,又突而一笑道:“既为天选再临,想来也无需我费多言!南宫云飞就此别决!”

        说着,那人影遥遥向林季深躬一礼,随而砰的一声消失不见。

        大殿上下安寂无声,可林季心中却浪涌潮奔久久不息!

        足足过了好久,林季这才收起玉玺跃下龙椅,大步向前跨出门外。

        咚!

        他刚一走出门外,整整齐齐位列两边的金甲武士猛一顿斧,齐刷刷的单膝跪地俯首如林。

        咔!咔!

        砰……

        廊长无尽,灯耀如星。

        林季每踏前一步,身后相对的金甲武士便脆裂成灰,悬在石壁上的灯火也同时灭熄,一片漆黑!

        身后是茫茫无尽的黑暗,是累累岁月沉斑,是前扑后续的宏愿如天!

        而他身前,却只有一条路!

        既远,又长……

        ……

        走廊的尽头,仍是一座巨大无比的石门。

        林季刚到近前,那门就轰然自开。

        里边是一处约有百丈大小的方形石殿,那层层逐高的石台上,供着一块块斑驳腐朽的灵位。

        残存其上的字迹,满眼都是“南宫”两字。

        位列最后一人,正是方才绝别之影南宫云飞。

        林季立时了然,这恐怕是南宫家的祭祖大殿。

        早听玲珑说过,那鬼宗黑使也是南宫族人……

        林季面向灵台,深躬一礼。

        当当当……

        那块块牌位仿若有知,微微颤动齐声乱响似在回礼一般!

        随后呼的一声散做满天飞烟,先林季一步浩浩荡荡冲出门外。

        嘎,嘎吱吱……

        砰砰砰……

        对面石门外接连传出一片机簧崩坏之声,想来那布在外边的层层机关、道道符咒尽已破去。

        林季也不迟疑,迈过石门大步走去。

        经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天然石洞,逐步向上又走了四五里,随着一道轰然大响,眼前一亮豁然明朗。

        抬头一看,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四下里茫茫群山,无尽无边。

        这是哪里?

        林季刚想要凌空飞起,却见西南云端正有一道黑影疾若闪电般直向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