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七月底邹茵便正式办理了辞职。一连两年多来她的辛苦钻研与设计,为公司开辟了新的商机,老板虽然不舍,但也知道她夫家雄厚,不需要她上班赚这点薪水,客气挽留了一番便答应。

        正好这年6月份,W市的迪士尼乐园开门迎客,8月陈勤森便带着恬宝和邹茵过去玩了几天。

        魏氏集团在年前被勒令查封。魏老大去年中(2015)去柬埔寨跟人私会,预备捣腾一批买卖,狠赚一笔之后正式收山转型。阿大眼看自己跟着魏老大鞍前马后这么久,好处没捞着,还被骂的跟狗-屎,反正这条黑-路都是有进无退、谁狠谁上的,魏老大既然想退,那就他自己上。阿大本来就是个粗蛮残暴的单细胞,便悄生出了越位之心。

        15年11月,魏老大的车在回邻省老家办事的路上出了事故。方向盘和刹车突然失灵,一下子横冲去山坡下,那会儿魏欣怡正怀着七个月的肚子坐在副驾,魏老大伏过去替她挡住冲击,浑身多处骨折,肺部也被车上的利器刺穿。因为是荒郊的盘山公路,等到交警与急救车赶来的时候,已经失血过多生命濒危了。

        警-方在整理现场时,无意中从他的车座下搜出来几柄型号敏感的手-枪,便连带着牵动近期一笔枪-支走-私案。原本魏氏这几年的突然崛起就叫人匪夷所思,因此毫不意外的,又进一步对魏氏展开了调查。

        魏老大抢救数天后回光返照,那会儿魏氏集团大楼已经被贴上封条了,不少员工清散,或者正在接受调查。医院病房门口也有警-察站岗。

        两间相邻的重病房里,头部震伤的魏欣怡尚在昏迷中,幸在因为座位前方被魏老大护住,肚子里的胎儿总算保留了下来。

        保镖阿锋虔诚地守在她床前,一贯内敛沉默的高壮汉子,瞅着她洁白如玉的脸庞,忍不住试探着勾住她手指:“阿怡,你和孩子都要好好的”。莫名熟悉的触感,魏欣怡昏迷未醒,眼角不知觉淌出两行泪来。

        隔壁间,魏老大沉重地吸着氧气,那会儿屋子里只有郑元城与两名亲信手下,门外还有站岗监听。

        他费力地环视了一圈,然后颤着齿问:“今天的场面,是你乐于看见的吧?你又在其间参合了多少?”

        郑元城身穿黑色皮衣,手插在口袋,魁伟地立在床前:“我所要的是利益,用我的方式,跟你明算账。因果相报,这只是你的孽力回馈。”

        风水轮转,阿大那种莽夫,用之痛快,反目之,万劫不复,不是自找是什么。

        魏老大被刺激,“呼呼”地猛吸了两口气。他想起毫不谙人情世故的妹妹,自己一死,与郑元城既利益终结,谁知道还会不会管她,若是没人照应,将来道上的仇家又不知道会怎么对待她。

        一贯横肉狰狞的脸上便现出将死的颓唐:“阿、阿怡……你、打算怎么办?”

        这样一个狠厉猜忌、无恶不作的狂-徒,竟然还会心有挂念。

        郑元城答他说:“去年的化妆品、奢侈品商行,我已经事前转入她单独名下,KTV的其余股份我和陈家商量着买下了,钱和生活方面不用担心,我会给她最好的安排。她会过得很好,无忧无虑,不会再被往外推送。”

        魏老大听得几许窘迫,琢磨着有点不对,复将信将疑地试探道:“那她肚子里的孩子……你、一直不爱她?”

        “元城哥哥,不要皱眉,惠娟姐走了,阿怡会很听你话的。”

        “元城哥,试试这个好不好吃?我亲自做的小甜点,咯咯,花了三个小时,差点儿就烤焦。”

        想起魏欣怡天真纯美的笑容,在一起相伴亦有两年了。郑元城纠结地蹙起眉宇:“我当她是自己的妹子。”

        他冷隽地站在那里,棱角刚毅的脸庞上无情也无波。

        晓得这乃是个以利为先的狠角色,他可以讲兄弟义气,但不是对自己。魏老大原本只是试问,待听这么一答,到底还是被他算了一把。罢了,罢了,总算还是有着落,少顷便开始剧烈地打哆嗦。

        数日后发丧,人去楼空。

        除了被政-府没收的一部分,陈家以郑元城的名义购得了魏氏拍卖的不少地产。金湾实业集团发展迅猛,郑元城天生就是个商场滚爬的好手,陈家这边则依旧同当年一样,从集团分利,但不主事。

        反正陈勤森生性随散,更趋于自在,他的微陈里庄园倒是做得甚好。那阵子得出空闲来,便正好把欠下的蜜月补上了,因为宝宝还太小,不便长途飞行,就带邹茵去迪尼斯玩了几天。

        W市离H市很近,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回来途中顺道拐去看了下何惠娟。

        何惠娟的店开得有模有样,虽然面积不大,但生意挺好。安安比恬宝大一岁,恬宝才刚会坐和爬,安安已经能扶着椅子慢慢地走几步路。把两个摆坐在一起,粉团团的,你摸摸她,她嘟嘟小腮子,可爱极了。

        一年多未见,何惠娟的头发长长不少,松松地绾在肩后。看样子现在的生活已过得顺遂,眼睛和气色都很明亮。

        邹茵问她:“郑元城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这时候,魏欣怡早已去了澳洲。她头部受伤后,昏迷之中莫名泪流满面,醒来却遗忘了记忆。郑元城起先担心,抚着她肩膀,关切地问过许多遍话。魏欣怡除了眼神空茫地望着他,摇头,什么都记不起来,包括与他朝夕共处的那段时光。

        也罢,或许忘记了是天意。

        郑元城便安排人送她和阿锋去了澳洲,不几月生下一对龙凤胎。阿锋很珍视那对小孩,他依旧侍魏欣怡如小姐,保持着克制的距离。对她与孩子却无微不至,哪怕是魏欣怡时常发呆,他也会在她身后默默地抱起孩子:“来,锋叔抱抱,不哭哦乖宝。”魏欣怡听见了,红唇便会轻轻一抿,没有人在跟前,她也由他进来看孩子。

        但别墅里请的佣人,都管阿锋叫先生。

        魏欣怡一沾酒就醉,第一次的落-红,郑元城没有碰魏欣怡,是他自己割破的内臂。

        但那些照片是阿锋发给何惠娟的,他试图想断郑元城的后路,叫他对魏欣怡死心塌地。

        郑元城事后觉察出来是他,有曾拎起他衣襟质问:“你干的?”

        阿锋咬牙,但还是执着道:“她像个纯洁的精灵。你不爱她,就不要做利用她的事。”

        郑元城勾唇讽笑:“可你爱,你却得不到。”

        阿锋神色一沉,失意不语。

        后来的第二次,是阿锋进去的。或许正如魏老大所担心,怕死后魏欣怡被仇家所欺侮,但唯阿锋,是能守护她如性命的。郑元城给不了,他就找了个可靠的人给。

        眼下他重新起事,又值三十而立隽伟潇洒,身边却空空的无一红颜。除了忙公司的事务,平时基本没应酬。本来就是个冷漠不搭理的秉性。

        何惠娟知道了这些,但想起当时感受,仍旧道:“回头路我不会走,孩子也不会给他。”

        店门口,隔壁卖水果的男人探了探头。看见里面其乐融融地在聊天,关系十分亲密的样子,便又走回去。

        何惠娟当他有事,出去喊住:“钟铮,你想干嘛?”

        那男人叫钟铮,瞥一眼陈勤森和邹茵家世不菲的气质,粗声问:“你从前的朋友?”

        他大概也知道她这个女人有着不一样的故事,言语间些微拘谨,却又不掩饰想亲近的试探。

        何惠娟答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和她先生,你找我干嘛?”

        钟铮就把东西给她递过去:“有个你的礼品盒,寄到我隔壁去了。”

        何惠娟打开,是一束桔梗花与蔷薇,底下落笔“城。”

        花束的包装很讲究,花语译为追忆不变的爱。

        她的神色便微微变了一下。

        钟铮问:“是那个男人?……准备还回去?”

        何惠娟只装没看到他奕奕的眼睛,答说:“你管我做什么。我只当你是哥。”

        钟铮低头默:“哥就哥,只要人不回去,就先当哥好了。”转身又追一句:“你想要钱,我也有存款和房子两套,养得起你和安安。”

        边关退役回来的,除了蛮力其他会什么。何惠娟不想听,自顾自进店。

        从H市回来,陈勤森就给邹茵在南海路上开了一家时装屋。

        欧式简洁装修的二层迎街铺面,地段很好,属于高档消费的安静街区,不偏僻但也不拥挤。邹茵请了三个裁缝师,接客户的定制。时而恬宝乖巧不缠人的时候,她也会看看国内外的时装杂志书籍,学习一些新资讯,然后自己设计成风格。

        Z城不大,时装屋离着陈勤森的公司不算太远,门檐打着精致的大招牌,“InSunnyDays”,取邹茵和他名字的最后一个汉语音译,insun,又刚好与他的“微陈里.向阳庄园”寓意相合。基本路过的人都知道,这是陈家大少爷的老婆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