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公司对待员工福利不错,超过25岁领证的都有婚嫁10天,邹茵因为怀孕,便没有与陈勤森出去蜜月旅行。

        酒席之后,得闲邹茵就给骆希鹏、邹美君跟何惠娟,各寄了一份喜糖与精美的小礼盒。骆希鹏那段时间一直在国外长住,他的太太已经九个月身孕待产了,金山湾只是骆氏在国内投资赚钱的一个项目,而远非骆氏的全部,今后再见他的次数应该也是寥寥。

        收到邹茵的礼物后,骆希鹏给邹茵回了封祝福邮件,并附上一封简短的信函。

        骆希鹏在信上说:“路边的山茶清新,不比家中精美的牡丹;墙外芍药夺目,时间久矣,还是院内海棠沁脾。许多时候寻寻觅觅,流连不知心归何处,只是因着心贪,却忽视了身边的真实。所幸知道得不算太晚,而她原来一直在等我。”

        骆希鹏说他挺满足现在的状态,而他太太之前被他所忽视的,竟也有许多吸引人的可爱所在。国外并不反对B超胎儿性别,他太太怀的是个小少爷,他说将来若是有缘分,没准会追求邹茵生下的小公主。

        信的后面说道:“遇见邹小姐是骆某一段难忘的记忆,也是一段有目的的必然。有件事矛盾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直言。曾有个男生对邹小姐心动,他现在已去了很远,或许邹小姐已没有记忆。而我对你的有心接触,初时只是想代他完成心愿,一起在篮球场上散一次步,看看邹小姐的播音室和图书馆,请你喝一次校门口你常打工那家店的奶茶。所幸邹小姐得陈先生珍爱如至宝,如今姻缘美满,他在远方知道,必然亦感欣慰。”

        他并没提及名字,邹茵之前也并未往深里琢磨,但此刻看着e-mail里的一字一句,却忽然明白过来是林彦。

        林村,林家的祖宅,随父亲在北方的弟弟,扫墓……难怪每次看骆希鹏,都有一种类似兄长的遥遥关切与可靠感,而并没有那种情-爱的悸动。在自己与陈勤森闹分手的期间,给过她诸多的疏解。

        邹茵只是没想到林彦竟然很久之前就不在了,她在遇到陈勤森后,心里便再没有装过任何的别人。依稀还记得那是个和陈勤森完全不一样的、清逸孤僻的转校生,她和他一同在伞下走过一段路,彼时骄傲的她暗自心怦然如小鹿。

        邹茵就回复骆希鹏说:“很遗憾这么晚才知道这个故事,他是个很优秀的男生,也许此刻正在另一个世界的阳光下灿烂挥洒。有幸与骆先生一起完成了他的心愿,愿他能在白云之上快乐,也祝福骆先生与太太幸福安好。”

        然后便点了邮件发送。

        陈勤森洗了澡从卫生间里出来,见状便问:“在看什么,看你初恋男友?”

        端午一到天就热,只在下腹穿了条内裤。头发用干毛巾撸了两把,还带着水汽,一两滴沿着健悍的胸肌往下淌。

        邹茵起身答他:“是啊,你自己不是也有过初恋女朋友?”

        陈勤森倒是也不吃醋,勾唇捏她:“那都是玩的,能跟老婆你比?”

        “玩的你也跟人家抱过搂过亲过了,”邹茵在他的肱二头肌上捶了一拳,微微嘟起腮子。

        不提起来早都忘到爪哇岛了,陈勤森就势握过她的腕,好笑问:“爱不爱我了?”

        眉眼冷俊,叫人炫目。邹茵抬头看一眼,娇声答:“爱,最早的时候就喜欢你,一边喜欢你一边讨厌自己。”

        陈勤森从来都没听她这么说过,便抵着她下巴不依不饶:“喜欢老子就喜欢,讨厌自己干嘛,嘴和荫-道比心诚实。”复问邹茵:“最早喜欢是什么时候?”

        邹茵瞥见他一脸得意的样子,想起当年被自己频频冷落,她就宠爱他。佯作懊恼地说:“一开始遇见你,就忍不住老是注意,可想想又讨厌自己,干嘛要对你这样的男人挂心……臭流氓,再问我睡觉了。”

        陈勤森听着,只觉心底一片温柔,把她抓进怀里:“那还不直说。读书好一点就不理人,撩得老子每天晚上闭眼睛都是你!”说着就覆下头去啃她。

        六月一过,邹茵的肚子就逐渐拢起来了。晚上陈勤森俯在她肚皮上听,邹茵就感觉肚子里像有只小鱼在轻轻的游。医生说那就是胎动,说宝宝这时候对大人的说话和互动都能有反应了。

        陈勤森时常把脸贴上邹茵的肚子,少顷就好似有一点点动静靠过来。他就激动地对邹茵咧嘴:“要多跟他说话,他才会记得老子,生下来就知道是爸爸!”

        他这时的样子就像个单纯的少年般,又让邹茵想起他二十多岁的时候,又招人疼又不知讨好。邹茵就眷恋地捧着他的脸,答说:“生下来会叫爸爸,那就是个哪吒了。”

        陈勤森是乐意这一胎生儿子的,好能给家里大人先打一针强心剂。但邹茵的肌肤光洁细腻,茹晕粉红,看起来又像怀的是个闺女。因此便先没给宝宝起乳名,平常对肚子说话,只是“宝宝、宝贝”地叫着,不想因为父母的主观,而让胎儿产生并不是的性别意识。

        等到宝宝睡着,没有动静的时候,两个人便悄悄地做-爱。孕中的邹茵对陈勤森的渴望尤比平常,两个人一星期保持着两到三次的频率。邹茵孕中除了肚子稍比平时大,其余的肤容样貌竟是更要姣好,每次周末小夫妻牵着手回家,大人们瞧在眼里都是喜悦。

        年初装修的房子,五月竣工,通了两个多月的风,八月就搬进去了。搬家的那天,陈宅的三个长辈还有姑奶奶、徐萝卜夫妻等,都来凑了顿热闹,之后便归小两口自己住。

        虽然结婚前便一直同居着,可婚后的感觉却是不一样,叫人心安神怡。不像谈恋爱,什么时候她一个念起来,就闹着又要跟他分手。就是唧吧正插在她洞里,她也能把他推着往外撵。

        现在反正怎么赶,这里都是他陈勤森的家和女人。

        怀孕的邹茵可不好伺候,心思敏感像猫,刁蛮小妖精一个。

        两个人躺在床上看剧,看到有职场爱情的桥段,她就问陈勤森:“陈张宝,你公司里哪个女人屁股最大?”

        陈勤森如果没兴趣,随口答:“没啊,谁的屁股也没你好看。”

        邹茵就不落意,用指尖挠他肩膀:“胡说,我上次路过你公司取东西,明明看见小丽的不是挺大?”

        那个工程部后勤体重130斤,屁股能不大?陈勤森失语。邹茵时常会开车“路过”他公司楼下,然后妆容雅淡、首饰精致的,挺着个骄傲的小孕肚去办公室找他。

        反正陈勤森从来不管人前人后,对她都是花样宠爱,眼下公司谁都知道陈总的新婚娇妻人美、能干又受宠。再加上陈勤森容色冷沉,身上带着社会老大的气场,没有人敢越矩宵想他。

        倒不如郑总,虽然一样冷酷,可身边红颜不见,对人说话抬一抬眼帘,就叫人心怦怦然跳。

        陈勤森如果老实说有大屁股的。邹茵就不高兴了,说:“难怪你现在很久都不对我说干-屁股了,你是不喜欢我?”

        可恶,是谁说的胎教不能说糙话?陈勤森气恼蹙眉,掐她脸蛋:“整天脑袋想这些涩-情,等孩子生出来跟老子一样色,可别怪老子头上。”

        邹茵就赶他下床去倒开水,等下回来两个人又做,她其实就是想跟他做了,做得床单一片湿湿的。

        等到八月底开始,邹茵的肚子就一下子大得很明显了。好在那会儿公司的产品和销量都渐趋于稳定,邹茵也不用动不动就亲力亲为地往工厂跑。公司的重心已经从产品设计移到市场推广这边,邹茵要负责的就是产品性能的细节改良等等,需要跑路的都可以交给部门的下属去办。

        预产期是在10月18号,邹茵算了下时间,预备等十一国庆长假回来就请产假。公司晚婚晚育的产假有四个半月,这样一来,她生完还可以一直陪宝宝到四个月,刚好她也准备哺乳到那个时间。

        九月三十号晚上,陈勤森正在次卧组装婴儿床,邹茵在隔壁主卧叠衣裳,准备第二天上午两个人睡醒了就回水头村。

        忽然她就觉得肚子往下坠,然后身子也跟着往下沉,她就五指捻紧床单,叫唤:“老公……好像,肚子开始疼了。”

        陈勤森旋着螺丝,连忙起身过来看。就看见邹茵捂着娇挺的大肚子,整个人滑坐在地上。吓得他眉头一凛,两臂兜着她的肩和腰屁股抱起来,提了备产包就往医院赶。

        “哈啊……哈啊……”

        晚上八-九点钟,姑奶奶正在网络电视上看《还珠格格》,看紫薇和尔康在山坡上骑马,动力火车的配乐听得她如痴如醉。转头看到楼下车灯闪烁,陈茂德夫妇叫阿K开着车,来接她一起去X市了。

        在市第一医院生产的,陈勤森大姑的同学是这里的妇产科主治医生,给了最好的产房。

        九点钟出发,到医院大约十点半不到,邹茵已经进去了,不让陈勤森跟进去,就是这么的爱讲究,不好的都不想让他看去。

        隔着产房的门,听见里头吃痛的叫唤,用力又清晰。虽然她从小没有爸妈在身边,用钱拘谨,可姑奶奶是把她当做一个小公主在养,长大后自己又爱好(hǎo),后来遇到了陈勤森和陈家,哪里有吃过什么苦呢?

        听声音叫得都揪心。陈勤森还穿着出门时的灰色背心和运动短裤,很久不抽烟的人又一连气抽了好几根,两道浓眉紧锁,气场阴郁得不容靠近。

        看见陈茂德夫妇匆匆上楼,叫一声:“爸、妈,人在里面了。”眼睛里都是焦虑的血丝。

        张氏心疼地安慰他:“没事的,去年你阿姑和我都去问过菩萨,说今年家里添丁进喜,会保平安的,你不用担心。”

        自己却也是攥着手在旁边等待。

        阿K无措地立在一旁,陈勤森就嘱咐他下去:“去买束花,要最好的玫瑰和康乃馨,哪个最贵最好买哪个。等下出来给她!”

        这么晚,估计都快关门了,阿K连忙应着“好、好”下楼去了。

        好在天也眷人,没让邹茵吃太多苦头。

        九点多疼起来进的医院,等到凌晨一点多不到两点的时候,就听见产房里忽然传来细弱的婴儿啼哭:“嗳呜~~”,紧伴着邹茵一声泄气地长吟。

        少顷护士走出来,连说:“生了生了,母女平安,六斤三两,是个漂亮的小千金。”

        听到邹茵在里头撒娇哭:“老公……陈张宝,我生了。”

        陈勤森烟还叼在嘴里,眼圈便红,扔在地上一捻:“操,邹糖糖……你让老子当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