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老太爷请先生算了日子,婚礼定在五月十三日,正好那时还不到端午,气候不冷不热。

        四月初陈茂德就让徐萝卜把请帖发出去了,远在海外的族人也发了电子版。电子版则形式丰富些,除了传统的一张请柬外,还附带有几张陈勤森与邹茵的婚纱照gif动图。

        陈家嫡长房承宗继业的大少爷结婚,这在家族中可是件顶顶了不得的大事,一时之间各个群里便热闹了,都在议论着行期、礼物与红包等。

        陈氏根基庞大,因此在互联网盛行后的时代里,不仅建有全族的总群,按着地区、辈分、人际等,又私下里分支了许多个小群。大人一辈的就不说了,在年轻的同辈与小一、二辈的Q群里,可是好不沸腾。

        有去年老太爷七**寿时回去过的那几个,早已在群里八过几轮阿森哥(叔)与茵茵姐的故事。只说阿森哥(叔)人长得超帅,气场出挑又富有世家精隽,茵茵姐生得也美极了,长发垂在肩头,坐在一张桌椅旁,气质不比哪个明星差。他们两个即便不语,眼对眼扫一下也都是无言的爱,旁人休想插足进去的。

        如今邹茵和陈勤森那张躲蚂蚁的婚纱照,被他们在群里传开,果然是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一对,不禁纷纷唏嘘崇拜。反正话传来传去,就都没有秘密了,还有的不知道从哪里把他两个当年的恋爱史都挖了出来。

        譬如在[陈氏新马泰00]的中学生群里,就是这么说的。

        说茵茵姐在17岁上高中的时候,就邂逅了阿森哥。那时候茵茵姐还是学校的三好学生主播,阿森哥已经是个23岁很社会的青年了。(你不要嫌弃这个“社会”,要知道,那可是个beyond、无间道和古惑仔的年代,男人不社会不男人啊。所以当时的森哥手下带着小弟,一定是很酷的。)

        有天晚上阿森哥骑着摩托车,在茵茵姐家的夜摊前停下,点了几碗云吞面。不料遇到黑-涩会流氓来报复,阿森哥尚坐着没动,茵茵姐紧张之下,已经拿起苍蝇拍把那个老大的脸piapiapia煽肿了,那个老大最后是戳着手指一瘸一拐被扶走的。

        后来阿森哥就对茵茵姐一见钟情,展开爱的攻势,并穷追不舍。听说那年的寒假,他们两个还把二楼房间里的沙发都震断了。

        群里听得一片哗然:

        ——哇,好重口!那不是才比我们差不多的年纪?

        ——不要这么呆瓜好不好了,他们那个年代和我们不一样。

        ——比我们现在好多了,父母辈都是那个时候走过来的人精,做一点小动作都知道。

        嘘!嘘!嘘——

        先前八卦的戴黑框眼镜学生头妹子便发了个严肃脸:“反正这个是绝密之传,除了我们这个小群,别的群都不能够说出去。谁违背踢谁出群。”

        要是没传出去,你又是从哪里知道的?一个个默默腹诽,嘴上还是闷应“知道了”。等到五月婚期及近,能够有机会随家长回国的便像抓到了奖一样。

        大约5月10号、11号,族中的亲系差不多就陆续回到了水头村。

        那会儿村口设了障,陈家已经张灯挂彩披红,热闹喜庆地准备起来了。果然看到阿森哥牵着肚子微微的茵茵姐,在宅里院外的走进走出。天热,阿森哥穿着深色的T恤便装,茵茵姐松松绾着长发走在他身旁,人很多,阿森哥走几步便会不自觉地低头看,然后茵茵姐就把指尖攥进他的手掌里,默契又甜蜜。

        反正承宗继业的族长总是叫人崇拜,偷拍的照片传到群里,每次都是“哇呜”“哇呜”。当然也有不少族弟族妹蹭过去求照的合影了,照片里两个人笑容那般登对,叫人艳羡。

        Z城办亲事讲究吉时,迎亲的那天,7点钟陈勤森便叫了一众朋友与弟兄,开了20辆豪车绕城走一圈,然后停在邹太婆的二层小房子下。

        邹茵没有娘家族亲,姑奶奶已经事先叫了她留在国内两个侄子侄女的儿女孙辈,挤了满满堂的一屋子,撑得场面也是好生热闹。

        陈勤森一身西装笔挺,手攥玫瑰站在楼下唤她:“邹糖糖,老公接你过门了!”

        邹茵四点半就起来梳妆打扮了,这会儿穿着洁白的婚纱坐在楼上,听见了也要装作不应他。一个姑奶奶家的侄孙女打开窗户,朝楼下喊:“没红包呀,陈少爷发红包才允许开门!”

        阿K甩了一摞子红包上去,又给一楼的门窗也递进一沓,随便撒随便分。

        新郎官这么大方,还有什么话可讲,几分钟楼下的防盗门就干脆利落地打开。

        再过五关斩六将,总算是上到了新娘子房间门口。往常看到的陈氏大少爷皆冷酷而阴沉,今日陈勤森倒是嘴角噙着浅笑,甚好脾气。看见邹茵千娇百媚地坐在床沿,便对她道:“茵茵,接你去陈家那边,要过门了。”

        去陈家那边,那边以后就是你的家,你的公公和婆婆。姑奶奶站在旁边,满面喜笑地附应。

        邹茵的眼角红红的,原本说好等下看见陈勤森一定不要哭,一定要笑,怎么见到了人又这样不争气。

        前些天收到邹美君寄来的包裹,邹美君得知她怀孕和就要结婚的消息,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对于这个丫头,有关着她年轻风华时专挚的感情与被负的辱没,她并不想走回头路再去看,另要照顾弟弟濯琪的康复,因此便没能够过来。

        她给邹茵寄来了两套手制的小衣服,一套是芒果黄的小毛衣和果色的小裙子,还有一套是纯棉的男宝宝贴身装。应该是防着不论生男生女都有得用。还有两盒子饼干点心与树叶标本,是濯琪为邹茵准备的。

        邹茵想起她从前时候,拉着行李箱,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目不斜视的离开,没想过这么多年后,还能够收到她给自己宝宝送的礼物。她也没怪过她,一直都是但愿她过得好的。邹茵便把东西收着了,预备等婚礼忙完后再给她寄喜糖和回礼过去。

        何惠娟也没能来,虽说两个城市离得不远,还有动车很方便,但何惠娟说她怕来了会哭。说:“邹糖糖,我怕是看到你出嫁,会哭得天崩地裂,多煞场面呐。”

        年后何惠娟已经叫她爸把X市的水果店盘出去,自己在小姑家附近的街边租了一间十来平米的小铺面,卖婴幼儿服饰。原本开业的时候要请邹茵过去捧场,但邹茵又怀孕又筹备婚礼拍婚纱的,就没能够过去。听何惠娟说,她隔壁店铺有个卖水果的男人,似乎总是对她有意无意。

        那个男人三十七八岁高壮汉子,经常何惠娟拉卷门的时候力气不够,他都会腾出手过来帮一把。为人似乎随散,并不怎么认真营生。反正之前经常看他十点了才过来开门,晚上八点多差不离就关门,也住在附近一个老式的小区里。听说以前当过高原机械兵,胳膊受过伤,退役了,开个水果店讨生活。

        自从何惠娟在这里开店后,倒见勤快了,时常过来没话找话的逗逗孩子。小安安大概是没有爸爸在身边,每次看见他就抓小手,可何惠娟看他比自己大了十岁,并不太乐意搭理。

        何惠娟心底,应该是还没有忘净郑元城的。

        邹茵和她,两个自幼儿园就一起经历过种种,自然理解她的感受。当年郑元城才给她过个生日而已,她都能那样啼啼笑笑的,要是自己结婚,那就更哭了。又或是想要避开郑元城不见。邹茵便答应她,到时候给她发现场的视频过去。

        此时邹茵坐在床沿,便对陈勤森说:“陈张宝,你娶了就要一辈子对我一心一意。”然后把手伸出去。

        陈勤森微瘸着走进来,微一躬身,兜着已经一人两命的邹茵抱起:“把心都掏给你要不要!”两个人唇贴着唇深吻了一嘴。

        “砰——啪——”去到楼下,徐萝卜在门前放了一串炮。

        一辈子只结这么一次婚,知道她爱浪漫,便先驱车到市里的教堂,举行了西式的仪式,互相交换过婚戒。然后再绕城回到水头村,换上去年小姑送的新郎新娘服,举行中式的拜堂成亲。

        到水头村已经近晌午十一点了,老太爷与陈茂德、张氏等大人,已经着装讲究地坐在堂厅里,等待了有多时。

        两个从婚车上下来,姑奶奶的孙侄女打红伞,一起走到里面。司仪打开册子唱道:“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谨以白头之约,红叶之盟,载明鸳谱。今后夫妻二人同心,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

        念完后把册子一阖,新郎新娘便要拜堂了。

        “一拜天地”,陈勤森牵着邹茵的手,转身朝外面的天地鞠了一躬。

        “二拜高堂”,又转身对上座的长辈们鞠了一躬。新时代不兴下跪,鞠躬已是礼俗之敬。

        司仪又念“夫妻交拜——”

        邹茵今天绾着髻,发簪、颈项、肩头、胸前都坠着亮闪闪的金饰,珠光宝气的,看得甚养眼。陈勤森凝着她,启口轻笑:“我老婆今天真美。”

        邹茵低语:“天天看,只有今天才美?”

        这两个,恩爱秀的,把一旁看热闹的大人孩子们纷纷逗笑。

        拜完陈勤森便转向老太爷,谦恭道:“不孝孙子今日大婚,携孙儿媳妇邹茵,给老太爷请安祝寿。今后邹茵入得陈氏家谱,必得夫妻永结同心,振兴家业,昌旺百年!”

        老太爷语重心长地点了点头,给邹茵递过一个厚沉的红包,应道:“是时候改口叫爸妈了。”

        陈勤森便又牵过邹茵的手,两个毕恭毕敬地对陈茂德和张氏喊了句:“爸、妈,你们也辛苦了!”

        他自幼得过小儿麻痹,算命的先生说,怕太难养,在娶妻成亲前都不可叫爸妈,得照着老风俗叫“陈伯”、“婶妈”。张氏除了很小的时候,听他稚声稚语的叫过几句,这都等了多少年。

        大喜的日子,两口子都不自觉抹了下眼角,陈茂德笑呵呵只是点头“诶、诶。”

        张氏在旁欣慰地眨着眼睛:“叫得好听,媳妇儿娶的也讨喜,今后两个要好好过日子。”

        一人给新娘子邹茵一个大红包,沉甸甸的,这回可比之前新年敬茶的要更厚一倍半。

        这边拜过堂,改了口,门外阿K放起长长的一串大鞭炮,酒席便开场了。

        摆的是流水宴,除了中午陈氏亲族的第一场,其余从今晚到明日还有八十八桌。

        陈勤森带着邹茵一桌一桌挨次敬酒,敬酒是要收红包的,姑奶奶的孙侄女随在邹茵身旁,帮忙拿红色的小包。阿K叫来一个小弟端茶盘,因为照顾到邹茵如今身子有孕,陈勤森喝的是兑橙汁的水酒,邹茵则是喝清水,意思到了便可。

        走到一桌,徐萝卜负责介绍:“这位就是我们的小姑丈,新加坡大富豪,小姑丈三代前就在那边,生意做得很大,当地几个大型游乐场和商场都是他的产业,可以说是赫赫有名了。”

        都是场面上的客套话,拣着好听话讲。陈勤森恭敬半揖:“姑丈远道而来辛苦。”又把新娘子邹茵介绍给他。

        邹茵便也乖觉地改口叫一声:“小姑丈好。”

        容貌真是美得动人,大红的新娘喜服包不住微拢的少腹,娇羞地倚在陈勤森身旁,多么般配。

        小姑丈看得满心欢喜,从口袋里掏出见面礼送出去:“都是好熟人了,几次回来见你和阿森在一起。结婚了好,年底抱大胖小子,哈哈。”

        两个谢过,又接着往下一个长辈过去。

        不多久郑元城也到了,送了一对金童玉女的黄金摆饰,又附带礼金。郑元城是一个人带马仔来的,上个月魏欣怡也已经怀孕,她身子本就弱,郑元城便没有带她出来见客。

        魏老大这天未能出现,最近去了柬埔寨,似乎在跟人私下做着一笔大交易。他虽接受了郑元城帮忙经营正道,但对暗一面的事务,却是从来严密提防着。

        听说这一次的生意可观,假使能够做成,魏老大今后实力不可同日而语。但危险也同样骇人,稍有不慎就容易被黑吃黑翻船。猜魏老大应该想再做这么一次,日后就收手,郑元城对此虽是冷蔑,但面上从不置喙。

        他在三月底的时候,和魏老大进行了一次比较正式的谈判。对于如今与骆氏和陈家共同成立的金湾实业集团,郑元城提出要魏氏股份中的35%利润。那么再加上他原本在魏氏总集团里所占的10%,他就持有魏氏在金湾实业的45%股权了。

        魏老大知道他绝非可以无偿帮人做事的角色,即便如今对自己的妹妹这般朝夕共伴,但也仍是利益至上。但魏老大需要一个干净有魄力的人参与金湾的事业,更何况如今欣怡已怀上了他的骨肉,因此魏老大便不甚情愿地答应下来。

        眼下郑元城与陈勤森之间的误会是消除了,但郑元城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魏氏欠郑家的,必然要用这种方式来偿还。而当时若只是留下地皮,与陈勤森单纯合作翻身,短期内绝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只是看着一身新娘红妆的邹茵,眼里不自禁几分羡慕与落寞。

        他目光往周遭扫视了一圈,大抵是想找找有没有何惠娟的身影,但显然何惠娟并未回来。酒席散后,郑元城便给何惠娟发了条短信,说:“娟娟,我只和她接触过一次。给我点时间,我会去找你。还深爱着你的元城。”

        滴滴。

        H市江月小区外的一间婴幼儿服饰店门口,何惠娟正在摇摇椅上喂安安米糊。七个月的安安,已经长出了三颗小小的牙齿,何惠娟用彩线给她在头上扎了个小揪揪,可爱极了。

        “卟卟~,”米糊吃得满嘴都是,粉嫩的脸蛋像只花猫,抓着小手儿想要讨何惠娟的抱。

        听到手机响,何惠娟便放下小碗划开屏幕。看到是郑元城,不由在他的名字上楞了几秒,又摁掉。没有点开。

        笑眯眯地对安安道:“想睡觉了是不是?来,妈妈抱。”

        她开店生意一向自然生旺,刚开张没多久,老客人就已经不少了。所幸大中午的没什么人,正好可以休息下。

        旁边水果店的汉子正在削甘蔗,见她一手兜碗勺,一手兜安安、掐手机的,便问:“要我搭把手,帮你抱会儿?”

        何惠娟不大爱搭理任何男人,只应道:“不用,宝贝要睡了。”

        他脸上带条疤,容貌并不和英俊搭半条边,复问:“刚才那条信息是她爸的?”

        时间久了,大抵都知道她未婚生女、只身客地。

        何惠娟莫名不喜欢他这种口气,没应声。

        一轮酒敬下来半个多小时,包里已经塞满了鼓鼓的大红包。邹茵身孕不便,便先回了东面的二层小楼上休息。

        睡过下午,晚上再一轮谢客,其余的流水席基本就不需要应和了。

        原本陈勤森简单散漫的大卧室,被装点得一片红。九点多客人散尽,两个人洗了澡躺在床上,陈勤森给邹茵捏着肩膀:“累不累?”

        下颌上淡淡胡茬未刮,磨得邹茵痒丝丝的很舒服。邹茵答他:“还好,你家里到底有多少姑姑、姑妈、叔伯、姨婆,记都记不住了。”

        她是没想到他的族系这么大,从前常与他闹冷战,并未认真地参与过,再加上他母亲张氏那边也是大姓,看得都眼花缭乱了。

        陈勤森勾唇,哑声应:“这才一部分。过几年爸妈渐老,你老公承了族正,今后他们也会像捧我妈一样捧着你。”

        邹茵听了脸颊微红:“不要捧,我还想再上两年班呢。”

        做了新娘子连说话都乖巧了,两个人结了婚怎么能够长久分居,总是要回的。陈勤森看着就疼爱:“随便你,想上就先上几年再说!”

        然后蓦地俯下去亲邹茵的嘴,应该是不可避免地喝过两杯,唇齿间弥散着淡淡的酒香,混合着他炙热的温柔,只叫人氤氲迷醉。这种成亲的感觉真奇妙,好像以后就有山有靠地对他依附起来,邹茵缱绻地回应着,不自觉地把手环上他健硬的肩膀。

        天花板下溢出口唇交响,陈勤森把手托住邹茵的腰。肚子四个月了,略有点隆起来。怀孕后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也不水肿也不长斑,皮肤倒更白皙光滑了,眼睛明亮掬水,唇也更嫣红诱人。这样看来又不像怀的是森宝,不过男的女的,家里都喜欢。

        前几天去产检,胎心很稳,宝宝也健康。已经过危险期了,陈勤森便抵在邹茵的耳畔问:“新婚夜,跟老子做一次?”

        邹茵看见他下面已经支起一个大帐篷,她就也渴望地潮起来:“嗯,你轻点。”

        陈勤森轻轻地挺进,不敢似从前那种开荒辟蛮的劲野,只敢一下一下地慢慢。但也更柔情似水,少顷便勾缠着彼此深浅喘息起来。

        因为两个月未做过,怕太浓容易炎症,便带了套。隔天清早阿姨送桂圆红枣汤上来,瞥见纸篓里一枚撕开的包装。

        两个人收拾完从楼梯上下来,三个长辈早就等在餐桌旁了。看儿子手挂着媳妇,邹茵一向爱美,不喜显怀,穿着宽松的衬衫,头发在脑后扎根马尾,看着还像个学生似的。

        走到桌旁,羞赧地叫一声“老太爷、爸、妈”,脖子上隐约被儿子弄出来一抹嫣红。

        阿姨肯定早把动静汇报过,但只要他年轻人自己恩爱就行。

        张氏含笑着应道:“诶,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来吃早点吧。”

        邹茵便傍着陈勤森在对面一左一右地坐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