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陈勤森给邹茵买了辆红色的奔驰C63,整体外观线条精致纯正,比较适合女人开,当年报价一百二十多万,他自己又给添了其余的二十多万。最主要是邹茵一眼瞥见就喜欢,车不几天就送到了陈家。

        这是陈家长房嫡子的独一个儿媳妇,全家上下都当成宝一样照拂着。老太爷的原意是邹茵不然把工作辞掉,就回家来养着,反正勤森这边也不巴着她一定要上个班,赚那么点儿工资。

        只是邹茵不肯,她不想变得和村子里的其他女人一样,每天在家守着房子和孩子等待老公回来。而且公司那边的新项目,从开始提出理念到设计出成品和改良,都是经她一手细心钻研过来的,眼看着就要步入正轨,在这样的时候,不说老板不愿意她辞,就是她自己,也不舍得半途而放弃。

        陈勤森当然是希望自己也能够像别的男人一样,每天回家都有个甜腻腻的老婆迎过来。但工作是邹茵喜欢的,更知道她一向不甘愿这种柴米油盐的寡淡生活,因此也便凭着她继续上班。

        基本都是住在邹茵这边,好在一段高速路开过来,堵车也就一个小时的距离,与那些住在郊外地段的上班族相比,其实也差不多。

        年后陈勤森公司成立,招了不少新员工,譬如公关部文秘、前台、行政文员等等,大多是二十二三、二十五六岁的年轻靓妹子。他自做了正经老总后,穿衣打扮也讲究了许多,原本人长得就帅,身量又笔挺,气场很是招惹桃花。

        邹茵嘴上不在乎,说:“随便啊,能找到正好,卷了财产和你分。”时不时的还是会给他发条短信撩一下,或者开会时,或者在工地上,陈勤森手机吱吱一震,打开来就是她的几个字:“老公,你在干嘛?”

        傻瓜,全公司女人加起来都没有她美。

        他想到她一定唇瓣嫣红,双目含水地盯着屏幕,嘴角就噙起玩味的笑,偏就回她:“在撩妹啊,好久不做-爱,唧吧胀得难受。”

        邹茵那头果然就吃味了,发过来:“那你继续吧,记得要戴套,惹回来脏病我可不管。”

        陈勤森应她:“撩自己老婆要带什么套,你下面被老子插得还少?说,是不是想我了?”

        邹茵才反应过来中了他的套,她就又恼他又想他,说:“不想理你了,代表宝宝和你债见。”

        一天心情倒是甜蜜。

        有时下班陈勤森会提前过来接她,她就把车停在车库里坐他的回去。三月的X市气候怡人,两个人在外面用完饭回去,就拥在床上一起看剧,看着看着就忍不住温存起来。

        小五十平米的房子里,只见左侧大床上两道互相缠绵的年轻身体。邹茵的肚子尚还平坦着,但医生既叮嘱过不能行-房,陈勤森就连抱着她都十分小心。原本每夜缱绻的两个人,因为胎儿而强忍着,最后陈勤森下面硬得都溢水了,邹茵就又俯下去帮了他。

        这种近在咫尺而不得的渴望,倒使得彼此更加的恩爱起来。

        3月27号那天天气晴朗,两个人早早起床,换上白色的情侣T恤,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合照上邹茵长发柔顺地垂在肩后,笑容恬美,陈勤森稍向她揽过,五官亦是明晰英隽。难得他还有一张这么正经、不糙劲的照片。

        两个人领了证,各自拍照发了条微博@对方——

        爱吃糖的绿鳄:[@森林里有糖sir,我老婆,从一而终啊。(/囍)]

        森林里有糖sir:[@爱吃糖的绿鳄,不认识字啊老公。(/调皮)]

        陈勤森就不乐意了,晌午阳光打在他脸上,低头问邹茵:“说,是不是从一而终?”

        邹茵看着他,才不怕他威胁,掂起脚尖去捏他鼻子:“从二而终啊,不是还有小宝。”

        可恶,竟也跟老子玩文字游戏,被陈勤森掐了一把屁股,相视而笑。

        但孕吐的感觉就很难受了,随着孕三月的到来,经常两个人吃着饭,或者说着话、洗着澡,邹茵就毫无预兆地冲去马桶旁蹲下。有时是吐不出来的干呕,有时光吐酸水,吐得眼睛里酸得冒眼泪。

        邹茵常常一整天都吃不下什么东西,原本柔润的下巴都尖下去,楚楚动人的模样。陈勤森看着就心疼,只能是陪在她身边难受。

        这时候邹茵看见他,想起之前和他做-爱的自己,想他的浓-液跟火烫一样汩汩注入到自己里面。她就烦陈勤森,恨不能把肚子里面那个上又上不来、下又下不去的小葡萄取出来,不要了,不怀了。怪自己为什么要那么爱他,不然何用受这种苦头。

        听陈勤森温柔地在耳畔说:“很难受?难受就不要吃了,等下老公带你出去散步。”

        不吃宝宝怎么办,饿得都没营养了。邹茵就矛盾得挂住他脖子哭,一手无力地攀在他胸前,攮他走:“不要你管……呜……陈张宝你出去啊……看见你就讨厌,我不想给你生这个孩子了。”

        陈勤森攥住她指尖,放在唇边轻吻着:“大晚上的我能去哪?乖了,怀都怀上,总不能现在就打掉。”

        邹茵听他说不能打掉,她就泪汪汪地仰起头,转过身去床上盖住了被角。

        陈勤森知道她一定在哭,他猜着女人刚怀孕一定是十分不适的,谁肚子里窝着个东西能自在?虽心里愧责让她受这份苦,但又真的很渴望她能给自己生一个孩子,那时他该不晓得多疼她们。

        看邹茵躺在床上,肩膀微微地颤,时而抬手拭一下。他也不敢去招惹,生怕她脾气一上来又说出什么更过激的话。

        只能自己去洗澡,洗完出来看到她还蜷在那里,肩膀哆得更厉害了。小猫一样的,不安慰是不行的,他就无奈又心疼地坐到床沿,扳过她说:“乖老婆,哪里难受了告诉老公,老公帮你揉揉轻松点。”

        邹茵眼睛都哭红了,委屈得嗓子一抽一抽的,闭着眼睛不应:“不是你老婆,不要你假惺惺的,揉了也不管用,又不会掉下来。”

        陈勤森被她攮得难受,看她这副梨花带雨模样,忽而切了切齿道:“证都跟老子领了,不是我老婆是谁?真那么不喜欢,明天就陪你去打掉吧。”

        邹茵哭声一滞,不由仰头看他,待看到他两道纠结的浓眉,鼻子又一酸:“那你说话要算数,明天就陪我去?”

        陈勤森拿她没办法,只得咬牙说行,哄着她睡下。半夜邹茵偶尔起夜,他的眼皮都要跟着她跳一跳,一定要等到她上床了,然后抱过来兜在怀里才能睡踏实。

        隔天早上醒来,两个人基本没开口,邹茵洗漱梳妆完出门,陈勤森都已经做好忍痛陪她打掉的准备了。下去在小区外面的店里用早餐,看邹茵点了一碗稀饭,又吃了一个蛋和一碟小菜,不吐了。他想到这是小宝的最后一顿,话都不知道怎么说起。

        一路往高架桥上开,看她眼睛盯着前方,雾蒙蒙的不知在想些什么。陈勤森在分叉路口就忍不住试探:“去公司上班?”

        邹茵应:“嗯。”扭头眷眷地凝了他一眼。

        明明穿着OL职业裙,在职场上干得那般优秀,偏就是私下里对着自己,又水又娇的。陈勤森心就又软,只当她忘记了,提都不敢提起来。到公司楼下,亲亲她的额头说:“今天要好好的,下班老公接你去买首饰啊。”

        邹茵说好,勾了勾他的袖子走进电梯。

        陈勤森先还不放心,怕她自己偷着去医院,让小弟在楼下盯了两天。好在她后面两天内没吐也没再提,心情好一点的时候,还会把他伺候得跟个神仙,陈勤森始才默默地松口气。

        但这只是暂时,后面不定什么时候吐起来,又开始反复地提起要打掉。忽热忽冷的两个极端,把陈勤森神经折磨得,心都乱绪了。

        陈家大宅前的二层小楼下,阿K和徐萝卜正在报账,只见森哥蹙着眉宇频频走神。森哥手段向来阴狠厉害,除了茵茵嫂,可鲜少为哪个事伤脑筋。

        阿K就问:“森哥,你是不是和茵茵嫂那边又吵架了?”

        陈勤森瞪了他一眼,倒也没反驳:“隔三差五的就说要打胎,这他妈还有七个月,老子要被折磨死。”

        徐萝卜还以为是多大事,听了这个,再看他下颌上隐约的胡茬,不由嗨一声笑。

        舒口气道:“我还以为是什么?早说啊!女人怀第一胎都这样,我老婆阿珍当时还搬着凳子说,如果不让她去医院打掉,她就跳下去,差点没把我吓得跪下来。那都是她们女人口是心非,自己难受了非要拖着你一块下水。熬过前面吐的几个月,后面她们对孩子比对男人都宝贝。根本就没诚心打。不过女人头三个月如果老哭,以后孩子容易兔唇就是了……”口说着,又觉得这话提醒得不太对,连忙缄了口。

        如醍醐灌耳,陈勤森被他一说倒长经验了。下一次邹茵又吐,挂着他的脖子推他走,泪眼婆娑的让人心里疼。陈勤森就把手机往沙发上一甩,颓唐道:“这么厌烦老子,要不明天就去打掉吧,生下来也是累赘!”

        已经好久没抽烟的人,手扣开打火机,踅去阳台连抽了两根。

        夜色下眉眼冷毅,那副流氓气儿一起,邹茵果然又不自觉被唬住。等陈勤森进到屋里,她已经吸着鼻子安静地躺在床上了。

        四月天暖,穿了件真丝的吊带裙,胸又白又甜软。往常陈勤森喜欢剥落她带子,把她咬得变来变去,掌心还会覆上她尚且平坦的少腹。因为听说女人怀孕时,胎儿会跟爸爸有心灵感应,经常安抚之,以后生下来更聪明,性格更好。

        这会儿陈勤森也不摸也不亲了,狠绝了心似的。只淡淡地揽住邹茵道:“以后都不要生了,老这么哭哪里受得了。早点睡。大姑同学在市第一医院,明天打个电话叫她亲自给你做,不会对身体留下太大损伤。”说着不等她开口就熄了灯睡下,一夜无话。

        隔天醒来又什么事都没有,在楼下吃了稀饭和小菜,邹茵打包了两个水晶马蹄糕,说要上午当点心。

        陈勤森把她送到公司楼下,这回可没由她进电梯,直接道:“上去请个假就下来,先把孩子打了,一件事了结。”

        晨风轻轻吹着他肃净的衣领,带来早玉兰花的清香。邹茵含着下巴,又迟疑不肯去了:“今天公司有个会议要开,怕是不好意思请假。”

        哼,果然就没真心。所幸徐萝卜提醒,陈勤森这下可不纵容,攥住她的腕:“开个会有比孩子重要?现在打掉对你身体伤害小,晚了老子怕对他有感情,打掉了心口疼。”

        冷俊的脸庞上态度坚决,邹茵就不看他,瞥过头说:“你都说要打了,还能心疼什么?”

        陈勤森先时不说话,看她眼角酸酸又要冒水花了,这才忽地把她箍进怀里,柔声问:“舍不得打了是不是?就光会说狠话,还是爱老子的?”

        邹茵点头,窘赧地蹭着他的颈窝:“不许说我……是怕吃不好,吐得难受,养不好他,还不如不要。”

        怀不上的时候急,怀上了又不想要。陈勤森气恼又心疼:“傻瓜,哪个女人不吐?徐萝卜老婆之前吐得比你狠。再哭宝宝可就受影响了,三个月该长耳朵,总听妈妈说不要他有多伤心。”

        他的嗓音磁性温柔,邹茵心口被他捂得暖暖的,就只是把脸倚在他肩头说好。

        这之后也是奇了怪,许是宝宝体贴妈妈,又或者是过了那个月份,邹茵后面竟就不怎么吐了。张氏和姑奶奶时常托阿K或者小弟提东西过来,她也能一口一口的吃下去不少,原本苍白的脸色不知不觉又恢复了润泽。

        四月中旬拍婚纱照,原是打算乘坐轮渡去小岛上拍的,因为恰逢刮风,便在复古的教堂外做背景。那天邹茵穿着雪白的婚纱,Dior的限量级定制款,缝了七层的蕾丝薄纱裙衬,刺绣花朵上镶嵌99颗施华洛世奇水晶。三个多月肚子尚未显怀,穿在身上依旧纤盈曼妙,衬着化了妆的精致脸容,美得动人。

        陈勤森一身西装笔挺,阳光打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帅气逼人。两个人在教堂前摆pose,陈勤森托住她腰肢,听造型师说:“龇牙,笑一笑。”

        忽然一群小蚂蚁从她裙摆后爬过,陈勤森就唬她说:“小心啊,后面有长虫。”

        吓得邹茵往他怀里拱:“呀——,老公快抱我!”

        “咔嚓,”影像刹那间定住,照片中是邹唇扑倒在陈勤森怀中的瞬间,邹茵眉间含笑,陈勤森伸手兜住她,两个人那般默契相视,自然而美好。

        邹茵待一低头,看到是蚂蚁,气得抬手又打。“可恶,你骗人。”

        太好了,都不用花心思想造型,那边摄影师光顾忙着“咔嚓”、“咔嚓”,今儿这套婚纱照不仅拍得好,还真省事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