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大年夜晚上,邹茵往何惠娟的卡上打了个大红包,给安安做压岁钱。

        何惠娟看到后,在她小姑家开了QQ和邹茵视频。发来几张最近的照片,小孩儿一天一个模样,四个月大的小安安,眉眼口鼻长开了,朱唇樱樱,脸蛋粉嘟嘟的,漂亮又讨喜。

        照片里的何惠娟剪了齐肩短发,穿一件米色的开衫毛衣,看起来精神不错。但显然还是清减了许多,到底这么多年的感情,说不难过不痛苦也不可能。

        邹茵问她最近怎样,在那边过得还习惯吗?

        H市就是邹茵上大学的城市,市内有风景宜人的景区,一年四季绿树如荫,确然舒适。何惠娟答还好,说年后准备把X市的水果店盘出去,然后在她小姑家附近租一间小店面,卖婴幼儿的服饰。

        邹茵也觉得挺好的,只叮嘱她要注意休息,又告诉她明天准备去陈勤森家里见大人了。

        即便隔着网络,但眉眼间被宠爱的幸福与安宁掩不住。何惠娟就笑她道:“当年叫你跟他和好,你还那么勉强、不情不愿。看,现在知道是他好了吧。陈勤森那人还是专情的,没想到我们俩先结婚的是你。”

        口说着,大概是又想起了什么,不自觉垂下眼帘卯了卯嘴唇。

        邹茵其实可以看穿她对郑元城的情愫,毕竟那么多的回忆哪能轻易泯灭。但爱不爱,与能否继续在一起,可就是两回事了。何惠娟的决断有时也挺让人佩服。

        邹茵就对何惠娟说:“他问过我你现在哪里,我没告诉他,劝他让你安静一阵,不要再打扰。”

        何惠娟眼里朦胧的一笑,答“那就好,我不想再听到他。”又叫邹茵等三四月有空了来看自己,两个人便挂掉了视频。

        晚上陪姑奶奶守岁,看春晚看到了12点半,便上楼睡下。

        老人家过年都爱起早,隔天大年初一,姑奶奶五点刚过就爬起来,这擦那抹了一会,然后开火慢煲昨晚熬好的鸡汤。

        窗外鞭炮声已经四面回荡了,陈勤森五点半从村东头那边过来,开钥匙进门看到,便叫了声:“阿姑。”

        天还没全亮,厨房里开着灯。姑奶奶看见他穿一身簇新的正装,发型铮铮,晓得今天是要正式见大人,语气不自禁也客气了几分。问道:“少宝起得早,茵茵还在楼上睡,说定了闹钟六点半。你要不要先喝点鸡汤上去看看?”

        陈勤森答说:“不用了,等会和她一起下来吃吧。”

        换拖鞋上楼,邹茵果然还抱着枕头在睡,柔顺的长发蓬松着,肌肤白里透粉。陈勤森看见她就爱,脱下外套往她的旁边躺。

        他的身量挺拔有型,但不喜欢呢绒的重面料,冬天多为黑蓝色系的棉服或者夹克。也真是个天生的衣架子,穿夹克便装时社会气十足,今日V领毛衣内搭衬衫,则又显得隽贵考究起来。

        带着凉意的气息靠近邹茵耳畔,酣睡中的邹茵身子软香,他抱住她捏捻着一对茹房。皮带头是硬的,膈得邹茵后腰冰凉。邹茵就知道是他来了,含糊喃道:“陈勤森你来这么早,不是说好的七点半?”

        陈勤森喑哑地说:“怕你又不听话,早点过来疼你一次。”

        然后便把她扳过身,薄唇从她的眉眼、耳垂一直沿着白皙的颈子徐徐往下。咬得邹茵湿腻腻的,邹茵就抱住他的头,用纤莹的足尖去蹭他的西裤,她也渴望了。

        陈勤森便解开皮带贯了进去,两个人静悄悄的来了一次。他如今的功夫已经炉火纯青,前面几天都是毫无前-戏的单刀直入,邹茵被他索要得就只剩承受。这一次却温柔而绵长,叫人根骨里发软。柔媚的身体仰躺在被窝里,被陈勤森一下一下地抵着,丝丝紧密交融。似乎更爱了他之后,便更容易为他打开了,听陈勤森俯在耳畔低语:“等下到我家,对我顺从点,表现好了老公有奖励。”

        邹茵颤栗地问他:是什么奖励?

        陈勤森答:“疼你啊,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下面又加深了尺度。

        邹茵的话便哆嗦得不成句,有些忐忑地问:“老爷子……嗯……他们见了我,会不会不高兴,生我的气?”

        陈勤森挑起精致眉眼:“想什么呢?早就知道你跟老子又好了。喜欢你还来不及,就怕你不去!”

        忽然叱了一句“骚猫”,五指交扣,猛地用力起来,半个多小时内邹茵就潮了两次,床单上一小圈儿湿。

        好在窗外鞭炮声砰啪,把屋里的动静遮掩过去。做完已经六点快半了,不再有睡意,便爬起来洗漱。

        换了衣裳下楼,姑奶奶已经热好鸡汤,给下了两小碗寿面。因为考虑到去陈家还要再吃,就只下了几筷子。又泡了两杯冰糖甜茶叫喝下,这是过年初一早上醒来的规矩,喝了一整年日子都欢喜甜蜜。

        上下再把邹茵一打量,叫她过去嘴巴叫甜点,以后那边的就是你爸爸妈妈。

        邹茵应说“知道了”。一旁陈勤森扮猪吃老虎,只作板着张脸牵她出了门。

        清早到处都是雾气与鞭炮味,开车不过几分钟就到。

        陈家主宅的客厅里,三个长辈已经在等着了,老太爷坐在正中间的太师椅上,张氏和陈茂德分坐在两旁的沙发。

        张氏嘱陈茂德:“茂德你看下红包带着没?别待会喝了人媳妇儿的茶,见面礼都拿不出来。”

        陈茂德拍拍鼓沓沓的口袋:“家后你就安心啦,一早都检查过多少遍!”

        他包的是八千八,张氏少一点,六千六,老太爷的应该是一万三千八,一个厚实的大红包搁在手边的茶几上。

        眼睛往门外院子望,一忽而陈勤森熟悉的黑色吉普越野就开进门。下来姣好明媚的邹茵,跟儿子手牵着手,两个笑容满面地迎过来。叫一声“陈伯、婶妈”,一屋子好像都生动了。

        陈勤森进到跟前,松开邹茵的手说:“不孝孙儿勤森,今天带女朋友回来给老太爷敬茶。祝老太爷松鹤延年,寿比南山。”

        邹茵也随他叫了一声:“给老太爷、陈伯、婶妈拜年好,长辈们身体安康,福气百年。”

        她还有些不好意思,和他们儿子分手这么久了,现在两个又在一起。

        陈勤森低头看她,柔情蜜意地说:“敬茶吧,早就在等你了。”

        阿K端来茶盘,邹茵就亲自沏了三盏,依次地盛给各个长辈。

        陈茂德高兴得乐呵呵,又惯性埋汰儿子:“还知道自己不孝就好,差点把这么好的女朋友气走了,赶紧挑个好日子结婚,来年添个大胖小子兴家旺业!”

        邹茵挂着陈勤森的手指,替他赧然分辨道:“以前我也有不对,许多事没跟阿森好好沟通。今后会更多点包容和理解,免叫长辈们担心了。”

        张氏看着他们登对的模样,心里长舒了口气。那段时间看他们两个分手,自己儿子整天一张脸阴沉,就没睡过几回好觉。现如今胶着,儿子的嘴角噙笑,邹茵看他的目光里也都是眷恋,不再跟从前一样,拧着脾性的冷漠疏离。

        张氏不由笑应道:“是了,两个人能互相体谅是最好,偶尔有个争嘴红脸的也正常。今后啊就是一家人,打小没听勤森叫爸妈,就等着哪日你两个一起改口了。”

        陈勤森便转过身去,对老太爷恭敬道:“甲午马年,勤森三十有二,邹茵也已二十七,还请老太爷择一良辰吉日,促我们二个早日结成连理,兴家旺业。”

        老太爷颔首点头,对勤敏上进的邹茵他是一开始就满意的,捻着文玩核桃道:“家和万事兴,人丁旺,家道昌。人老了年纪不等人,过些时我就托先生拣拣日子。邹茵你这边倘使有什么要求,也可以和勤森提,做我们陈家的儿媳妇,没有委屈了的道理。”

        陈勤森勾住邹茵的手指,点头应是。

        小弟吃过早饭在院子里放鞭炮,放得热闹融融的。张氏给他们也下了寿面,各放了一把大鸡腿,两个人在餐厅里慢慢吃。

        邹茵才在姑奶奶那吃过一碗,这边吃不下,就把鸡腿夹给陈勤森,叫帮忙。

        陈勤森勾唇说:“老子现在帮你吃腿,你晚上得帮我吃鸡-吧。”

        被邹茵噎了一口面:“闭上你的污嘴,再不正经我可走了。”

        走,还能走哪去?这下死都是老子的人。陈勤森便掏出一个小红包递给她:“今天表现好,婶妈他们从来没这么高兴,这是给你的奖励。”

        目光濯濯的,盯得邹茵耀眼。邹茵捏一下,是一张银行金卡,问他:“给我干嘛?”

        “你老公的家产啊,花不光算你笨!”

        原来是他的私人金库。坐得近,邹茵忽然就贴上他的脸庞,嘴对嘴咬了一口:“花光了就把你甩掉。”张氏正好进来看到,瞧着她这么腻乎自己儿子,就心满意足地笑笑,又闪了出去。

        中午邹茵就回家陪姑奶奶吃饭了,晚上姑奶奶去打麻将,和陈勤森说好了各睡各的,但九点陈勤森就又过去找她。

        两个人倚在枕头上看剧,陈勤森劲悍的腰腹上裹了件裤头,哄着邹茵叫她帮他吮,邹茵不高兴动弹,他就抓过她的手探进裤裆里,暖手似的捂在那。说在看剧,看得便有些心不在焉,楼下电话响了好几声才反应过来,邹茵推陈勤森下床去接,陈勤森只得披了外套下去。

        隔几分钟后上来,问他:“是谁打来的?”

        陈勤森答:“是你妈啊,还在下面挂着,要不要下去接?不接我去挂断了。”怕她为难,就要转身,邹茵想想就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