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周天吃完午饭,邹茵就去看何惠娟。

        那会儿郑元城刚好也在家,何惠娟正跟他一起坐在床头给安安换尿布。一个多月已经出月子了,何惠娟奶好,喂得小肉一截一截的,可爱灵活。何惠娟两手扶着胳膊不让乱动,郑元城蹲在床前,给她系纸尿裤。她用小脚丫子蹬爸爸,被郑元城抓起来亲了亲,笑了句“小调皮。”

        换好了,何惠娟就抱进怀里,说这么小就会欺负爸爸了,看爸爸给你换的尿裤好不好?安安给爸爸打几分啊?

        出月子何惠娟身材恢复不少,但还在喂奶期的女人,肯定是有些臃肿。站在郑元城跟前,一身睡衣睡裤与郑元城的西装革履就有明显的气质区别。

        看见邹茵提着玩具和水果进来,便兜着安安的小手打招呼。

        郑元城转头看见邹茵,便问她:“来了?那天阿大去给勤森赔礼,喝了十几杯白的,以后是没胆再来寻你麻烦了。”

        想起当日情形,邹茵难免不好意思地谢过,应说“没事过去了就好”。看到郑元城搁在沙发旁的箱子,便随口问道:“你们三口之家,这是准备要去哪里度蜜月呢?”

        何惠娟兜着宝宝嗔怪:“哪里轮得到时间陪我,魏老大叫他一起去三亚看个项目,这一去得要七八天。等下就要走了,不然还可以叫他开车带我们出去吃个饭。”

        郑元城听了就抚抚她的脸,歉然宽慰道:“也就去几天,事办完了立刻就回来。下个月接你去X市,以后就不用两头跑了。”

        何惠娟眷慕地望着他,自生了他的孩子之后,就更加的觉得两个人是为一体。

        电视里正在放地方台新闻,刚好播到一段化妆品商行的开业剪彩,魏老大、魏欣怡,还有郑元城三个人并排站着,阿大退后两步。确实的说,自从郑元城帮着打理之后,魏老大的生意果然上台面了许多,不像从前被阿大搞得乌漆抹黑。

        屏幕闪了下雪花,画面里魏欣怡长发乌黑顺柔,清秀靓丽,对魏老大笑说着什么,又仰头水汪汪地凝看郑元城。

        何惠娟瞥一眼,好奇问:“这个女孩子是谁,以前没见过,怎么跟你们挺熟似的?”

        郑元城顺势看,目光微黯,做一脸淡漠道:“是魏老大的妹妹,比较单纯而已。那我走了,回来接你。”

        说着就亲了亲母女两个。何惠娟见他浑不在意的样子,知道他平素几乎都是不搭理女人的,也就没多问。

        邹茵坐下来和她聊,问她:“郑元城这样子,最近是越来越忙了。”

        何惠娟说:“他忙得高兴就行,听说这次去三亚,如果能谈得好,以后每年到手至少就有数百万,回来就给我们母女换房子。”

        邹茵先前还有些担心郑元城会不会被魏老大坑,但听这么一说,想想郑元城本来秉性就比陈勤森干脆,能进展这么迅速也是情有可原。

        便替何惠娟高兴:“那你总算要跟着熬出头了,赶明儿我可等着喝你们喜酒。”

        何惠娟摇头:“恐怕还得晚点,他前天刚问过我,能不能再等他稳定两三年。想想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虽然我也急,到底也不差再等等。”又问邹茵:“你什么时候和陈勤森成呀?”

        邹茵答说:“应该是明年,答应他过年去给家里大人敬茶的。”

        何惠娟就嬉皮地探她肚子:“看看,该不是奉子成婚了?”

        邹茵拍她手,想了想迟疑道:“我倒是还想有。他前面偶然去体检,检查出来是不育,早前我一直都以为自己有问题的,这要等怀上不知到什么时候。”

        俩闺蜜之间说话不隐瞒,何惠娟听得显然讶异,诧然道:“之前都没听你说过,邹糖糖,你该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跟他又和好的吧?不带这样的,那你今后还怎么当妈妈?”

        邹茵咬嘴辩解:“也不全是这个,陈勤森他人挺好的。反正都做好试管或者领养的准备了,你先别说出去。”

        现在肯承认他好了。何惠娟犹在唏嘘,调侃起来:“你又没和别的男人好过,怎么就知道别人没他好?要我说,就是骆希鹏也不错,豪门大公子年轻有为,对你一见钟情,还英雄救美过。真嫁给他,以后日子不比跟着陈勤森在村子里差。”

        话里头带着暧昧,一定是听郑元城提起过之前下药的那段。邹茵气恼得佯作要掐她,两个人打闹了两下,看安安打哈欠要喝奶,邹茵便告辞了出来。

        不几天,陈勤森就见了骆希鹏。这次是私下里单独的正式商务会见,没有带女伴,骆希鹏只随身跟两个助理,陈勤森带了阿K和几个小弟。

        骆希鹏表示倾向于与陈家合作,但如果能够以一种稳妥、可持续的模式,把魏氏的地皮容纳进来,做成集成商圈肯定是最好的。陈勤森便把之前所提的,关于魏氏单独辟出一个独立项目,三家共同合股经营一个子公司的想法提出来。

        因为账目独立,经济互不交涉,且互相监督制衡,那么就不怕魏氏再耍猫腻,这个办法倒是合了骆希鹏的意。话传到魏老大的耳朵里,十一月换季,魏欣怡有些过敏性呼吸症状,魏老大这会儿正带着她在三亚度假,听了电话里手下的复述,就说考虑考虑几天,回去了再给答复。

        碧蓝的游泳池旁,充裕的阳光将水温晒得舒适。魏老大坐在太阳伞底下,身旁助理问他:“老大这件事准备怎么办?”

        魏老大闷声应:“做是肯定要做的,钱就堆在那里,没有不赚的理由。”

        看那边,水波潋滟,郑元城正在教魏欣怡游泳。魏欣怡穿着半截的泳衣,剔透玲珑,曼妙娇美,郑元城身长健阔,正在手把手教她姿势。但魏欣怡怕水,只敢伸出去划一步,立刻就扶住郑元城的腰不敢动。

        助理看见他两个人那么近的贴着,就准备上前去阻止。

        被魏老大伸出一臂拦住,魏老大慢悠悠地说:“我有利用到他的地方,他应该心知肚明。欣怡是我送给他的,如果他真心实意和我做事,那么该怎么样对她,他心里清楚。如果心里揣着弯弯道,他就不敢对她动手。我倒要看看他受不受住这个考验。”说罢就眯起眼,打量那边动静。

        温和的池水荡漾着细腻的肌肤,魏欣怡贴着郑元城的胸膛说自己笨。

        郑元城安慰她道:“阿怡学不会没事,你在我这里笨,我也会包容你。万一今后落水了,我跳下去捞你就是。”

        魏欣怡听得感动,不禁轻轻垫起脚尖亲他。甜润无杂的青涩,郑元城舌头僵了一僵,后来就眼睛一闭回应了上去。

        那天午后两个人就没离开房间,淋浴冲着二人熨帖的身体,寸缕无着。魏欣怡第一次看见男人的样子,也为自己的敏感而羞涩,只是把脸贴着郑元城不敢看下面。

        郑元城宽抚她,揉她的肩说:“如果害怕,现在就穿起衣服,我送你回房。”

        魏欣怡又不肯走,抱住他低泣:“阿怡愿意为元城哥献身,也不会和惠娟姐争抢,只要元城哥对我好,阿怡就心满意足。”

        然后郑元城就抱她去了床上,只是闭着眼睛用力地亲昵着,秀美的身段在他的浓烈下如同渡劫,他得忍住这种诱惑。

        魏欣怡被陌生的热席卷得浑身无力,险些都要昏厥。房间门外,保镖阿锋面无表情地笔挺站着,那娇吟的声音一点点穿透他的耳膜,他眼前仿佛又看到初次见面时的魏欣怡,还是在他十七八岁刚从农村里出来,到X市闯荡的时候,那么干净纯粹得晃人眼睛……

        后来魏欣怡晕得不行,郑元城就起来给她倒了点红酒,指尖悄悄渗下一颗小药-丸。

        然后俯下去,贴在她耳垂轻含:“阿怡喝点酒,等下就不会那么痛……”魏欣怡对他没有不服从。

        等到傍晚,菲佣进来送点心的时候,两个人正好在卫生间淋浴。菲佣眼往床上一瞥,就看见翻开的被子下,白色的床单几点殷殷的红。

        她就下去汇报。魏老大听完松一口气,四十大几的他已经对黑-势略感倦惫,眼下正是缺得力人手的时候,所幸郑元城没让他失望,到底经受住了他的试探。

        隔天魏老大就给了郑元城一张两百万的卡,对他说:“我不管你怎么照应其他女人孩子,反正对阿怡你要衷心的好,她不是会计较的性子,只要她是过得真开心,这个钱,今后我们就一起赚。”

        这是把郑元城纳入了自己人,郑元城依旧是淡漠着脸,不亢不卑地应下来。后来的那几天,魏欣怡和他就都名正言顺地住在了一起。

        一周后从三亚回来,陈勤森便收到魏老大那边的回复,同意答应另辟公司合股经营。项目的负责人,不出意外的果然是郑元城,应了先前老太爷对陈勤森私下的嘱咐。三方初步拟定股权分配,地处最黄金段的陈家占3.6,骆氏和魏氏约3.2,骆氏出钱,魏氏出地,魏老大对此没话说。

        当地电视台和报纸,还就此三大财团的合作进行了报告,照片里陈勤森、骆希鹏、魏老大、郑元城还有魏欣怡都露了相。当时的魏欣怡是站在郑元城身旁,但因为郑元城恰好背过身去,因而并没谁人注意到这种位置关系。

        郑元城给何惠娟在X市二环内的地段按揭买了套复式房,准备十二月初收拾下搬进去,把一辈子勤恳低调的何惠娟爸爸和后妈好一番感慨欣慰。但他倒是越发的忙碌起来,一个星期就只能回去看她们母女二三次。

        十二月九号那天,陈勤森过农历生日,带了邹茵在一家大厦顶楼的观景餐厅吃饭。持续的忙碌,使他看起来略为清减,两个人最近待在一起都少了,经常隔三五天了才住一次。

        邹茵提前给他定做了手工蛋糕,还送了一条灰蓝色的针织围巾。不到一米的长度,就适合卷起来围一圈扎个系。但陈勤森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收到女人亲手织的礼物。以前邹茵上大学的时候,也有写生作画,或者涂鸦手帕什么的,偶而觉得合适的就顺手送他一条,以为陈勤森早都扔了的,但他其实都压在他东面二层小楼上的书册里。

        这段时间陈勤森可吃香,自从知道陈家的地皮以后是金山银山,多少媒婆都巴着想给他介绍亲事。往常陈太太张氏来者皆是客,都会认真的听媒婆说上两句,考量考量,这会儿倒是都给挡了回去,说自己儿子已经有女朋友了。于是暗地里又多少人羡慕,是哪个人家的女孩子有这么福气,能够被他大少爷看上,嫁进去做他家的少奶奶。

        不知他两个背地里腻得浓情蜜意。

        陈勤森轻叱说:“织了有几天?针线丑得一比,给你的钱也舍不得给老子买条上档的。”

        邹茵就叫他:“那你扯下来还我。”

        陈勤森却又不舍得,五指交扣住邹茵的手,站在天台上咬她的耳朵问:“要不要请几天假,带你出去玩几天啊?”

        自从11年张晓洁的误会闹出来,两个人已经有好多年没在一起出去玩过了,等之后地皮事情一忙起来,只怕时间又乏乏。邹茵听得心动,只微一错目,却看到对面的回廊上,隐约好似郑元城牵着个秀美的女人进电梯。她就提醒陈勤森转头看。

        陈勤森回头一觑,他的视力一向是顶顶好的,但含糊地回过头来,挡住她视线:“还没做就头昏眼花,那边哪有人?问你话也不答。”

        邹茵再一看,电梯门正合起,回廊上空空。她就大约也以为自己看错了,应道:“20号要去一趟莫斯科参展,哪里有时间再去,你又那么忙。”

        陈勤森听得讶异,怪她不早说。咬了咬唇,忍不住又问:“要不老子陪你去?再忙也是到年后,一个人去被老毛子上了怎么办?”

        邹茵其实也有想叫他陪,之前只是怕他忙,听他这样讲就捶了他一拳:“不正经。那你明天赶紧把身份证给我,我交给行政去办手续。”电梯到,两个人便攥着手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