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铜钱草煎成茶汤,清甘可口,甚有利于清热排毒,邹茵喝下去便昏沉睡过去了。中间去过两趟洗手间,醒来果然觉得浑身轻快了不少,连双眼视物都清晰起来。

        已是夜里近九点钟,卧室的门轻掩着,隐约听到外头抽油烟机呼呼在响。身上的裙子穿着不适,邹茵便打开陈勤森的柜子翻找他的衣物。

        似乎自从那次嫌弃过他一身的流氓糙气后,陈勤森对于装束行头也比从前用起了点心。不像从前,除非是必须要的场合,要么就搭一件夹克挂在肩头,要么就一手插着口袋一手点根烟,让人看了就觉得像个社会大哥。邹茵对穿着妆扮都是精细讲究的,这么俏娇妩媚地走在他身旁,每每总叫她在人前暗生尴尬,他还擅不自知。

        如今却是本分了许多。但他的用度从来都是不便宜的,随随便一件都是不菲,邹茵拣着件他不常穿的衬衫,往身上一套,便出去寻他。

        客厅里安安静静,厨房亮着暖和的灯,有食物的味道一点点溢出来。看到陈勤森下了青菜鸡蛋面,正在锅里煎两片牛肉。背影挺拔,宽肩窄腰的,煞有介事有条不紊。

        邹茵不自禁看得有些楞神。

        想起他刚开始给自己做饭的时候,摔锅碎碗的,还死要面子问她是不是闹地震了,醋瓶子都站不稳。最后没办法,只好牵着她又回去陈宅蹭饭,看到张氏和陈伯,邹茵还满满不好意思,怕被怪罪使唤他们的儿子做事。好在张氏慈爱亲和,每总对她说:“阿森喜欢你,你们年轻人怎么高兴怎么来,反正家里的早晚都是归你们的。他脾气不好,要惹你不高兴的,你该收拾就收拾,别惯着他委屈了自己。”邹茵听得只是脸红应嗯。

        这会儿见他煎得专注,邹茵就走进去,从后面环住他的腰,说:“陈张宝,我想多喝点汤。”

        声线嘤咛,有刚睡醒的憨软。陈勤森猛地被她这样暖热一环,差点锅铲都铲岔了。他就对她好脾气道:“知道啊,等下我的再倒一点给你。”

        叫她“别乱摸,等下唧吧摸硬了,煎不好你又不吃。”

        邹茵偏越发地抱紧着,嗅他身上熟悉的好闻气息。下午在骆希鹏房里时她尚未醒来,朦胧只觉得嗓子发渴,无意识地想解衣扣,后来郑元城开车带她出去,在岔路口听他和陈勤森的一番对话,邹茵才愤怒和后怕起来。

        邹茵贴着陈勤森的纹身说:“陈张宝,我要你抱抱我。”

        陈勤森扭头,看到她目中涟涟的样子,就晓得这女人又讨起宠来了。吵架的时候心冷又骄傲,几句话能把人气死;柔软卖乖时又跟只娇猫一样让人没有办法。

        左右牛肉已煎得差不多,他就熄了火说:“乖了,我抱你吃面。”

        微瘸着转过身,一手托住盘子,一手兜起邹茵的腰屁股,把她往餐厅里揽。

        面条下得软硬适中,味道还是很不错的。邹茵先还是倚在陈勤森腿上,叫陈勤森吹汤喂她,后来她就自己坐到一旁,必然也是饿了,一口气吃掉了大半碗。

        吃完九点钟末了,陈勤森在外面洗碗拖地,邹茵就在他卧室里给两个人铺床。他大抵也只是把这里当个落脚点,邹茵五月搬走的,到现在都十月了他还铺着凉席。新买的床上用品钟点工阿姨给洗了,放在一旁他也没拿来铺上。邹茵从次卧拿了个枕头,等到陈勤森收拾完进来,原本清肃的大床就已经是一对温馨的双人枕了。

        十月末了的天气,虽然白天放晴,夜里还是透着凉意。两个人在薄被下贴紧着,邹茵把脚夹在陈勤森的腿弯里,心有余悸地说:“今天要是真出了事,你会怎么把我怎么办?”

        陈勤森答她:“真出了事,老子就找空灭了他们。”眉眼之间阴鸷,几许煞气不遮掩。

        邹茵就捂住他说:“不要你干违-法的事。还好骆先生也不是那样的人。”

        她的手缱着香,有女人的家就是不一样。陈勤森兜着她藕一样的胳膊,吃醋地俯下去:“管他是怎样,你就只能是我陈勤森的女人。”

        两个人抱在被子下亲嘴,陈勤森攻势太炽烈,箍得邹茵就像只鹅一样仰起身子。好一会儿了陈勤森才松开她,喘息着问:“要不搬回来一起住?把工作辞了,给你买只猫和狗,我养你啊。”

        像个霸道总裁似的柔情,叫人陌生,又一点点心动。

        邹茵凝着他英俊的脸庞,嘟喃着答他:“不要,我喜欢上班的。搬回来,以后和你吵架了就没有地方去。”

        陈勤森听得好笑又好恼,拨开她柔乱的碎发:“可恶,忽然这么腻歪我,把老子宠的跟尊神。下次再吵架,邹糖糖,你就是想把我弄死!”

        自从知道是他不育后,邹茵心头关于自己不孕的郁滞,似乎就无意间轻解了。不再像之前一样,一想到跟他和好、跟他亲昵,就纠结起自己的不会怀。

        而陈勤森,在得知他不育后,也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对她蛮横不讲理,一言不合就是把她压倒在床上,做到她没力气、讲不出话。

        夜深了,他露在被子外的肩膀微凉,邹茵轻轻挠着他的肱二头肌,体恤地说:“陈勤森,你上次在哪个医院查的,要不要再去检查一次?真的确定是你不育?”

        陈勤森眼睛里微光一闪,应道:“问这干嘛?”大概深怕她不好哄,又道:“在G市啊,怕得了脏-病碰见熟人丢脸,特地瞒着人去的。检查那个很伤自尊,你忍心老子再去受一次折磨?”

        邹茵也知道他们男人去,是得拿个杯子在小黑屋里撸-管的。听了又不忍心,就环住他脖子说:“我不介意你不育,以后结婚了,我们还可以做试管。”

        陈勤森剑眉微挑,复才默默地松一口气。胸膛被她蠕得软茸茸的,他便就势啃住邹茵的耳垂去解她扣子:“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你现在都不愿跟老子回村里见人,谈个**-毛的结婚。”

        邹茵攮他:“她们都说我离不开你,我不想这么快就跟你和好,要被人笑话。”

        陈勤森听了就得意笑:“你本来就离不了我。”怕被她打,又忙喑哑地道一句:“老子也离不了你……艿长这么大,软得像面团。”

        声音蓦然低下来,邹茵被他蹭得一点力气也没有,就只是抱着他的头轻轻喘息。陈勤森偏就是忍着不肯给她,后来两个人到底也是乏了,不知道多会就相拥着睡过去。

        一夜到天明,这一晚睡得无比贴心,醒来邹茵的脸还兜在陈勤森的颈窝里。本来昨天陈勤森帮她请了两天的假,但一觉睡醒精力恢复,邹茵又想回去上班了。

        晓得这女人她就爱职场日新月异,陈勤森也不拦她。两个人七点钟醒来洗漱好,陈勤森陪她回她租的那边换了套衣服,又在楼下街边的店里用了早点,他就开车把她送到了公司楼下。

        九点钟上班,正好八点四十五过,时间还算早。

        晨曦照着车玻璃,微风中夹带着沿海的清新,陈勤森松开方向盘,抓过邹茵的手捻了捻:“几点下班,我过来接你。”嗓子低醇,反正是柔情。

        过过往往的都是同一座大楼的熟脸,邹茵答他说:“不开会就五点半,你别来早了。”瞅着人散了点,推开门要下去。

        陈勤森就应好,又把她的裙子往屁股下扯了扯,多盖住点肉,伸手推开门。

        邹茵回头看他,看阳光下他在车窗里的俊逸侧影,从前怎么都没觉得他有这么好看呢,竟然每次看见他来接都想躲避开。

        陈勤森目光炯炯地问:“老盯着我看干吗?过来一下,有东西忘了给你。”

        两个人当着人来人往的眉目传情也不觉得肉麻,邹茵走过去俯在窗边,还没问是什么,陈勤森忽然勾住她就吮了一嘴,说:“忘了亲你了,今天真漂亮。快点去,要迟到了。”

        附近几人看过来,邹茵脸一红,说不出话:“陈张宝你作死呀。”扭头就走。

        陈勤森追着她问:“老婆,重新追你好不好?”

        邹茵下巴一低,不应他声。

        就是应了他也听不见。

        去到公司,同事都显然意外,说:“昨天你男朋友打电话到工厂帮你请假,工厂行政小妹刚招来的,说厂里没这人,他楞是说有,还磨缠了半天。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集团总部的,这就又打了过来,直接打到HR那里。声音听着真磁性,没把我们HR听了脸红的。邹茵你男朋友这么可爱,什么时候聚餐一起带出来看看呀。”

        还问邹茵:“昨天发烧说不出话,请假都让男朋友代请了,今天好的这么快。”

        这话里深处就有暧昧了,邹茵今天本来气色桃花粉的,被这么一问,只得硬着头皮含糊过去。给陈勤森发短信说:“笨蛋,请个假,这下全公司都知道你了。”

        陈勤森等红灯时候看到,就勾起嘴角回了句:“反正是公司的,又不是村里,怕什么。叫你多休息一天不听。”

        邹茵发了个假装生气的表情。

        陈勤森那头偏回了她个贱贱的“比心”,看见绿灯要起,他就合上手机。

        ——

        [@绿è森林:邹糖糖,老子有多爱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