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回去八点多快九点了,走到小区门口,看楼下只停了一个垃圾桶,邹茵不禁有些失落。

        以前的陈勤森可不这个样子,两个人就是天生的冤家,床头吵架床尾合,三五不时地便要闹个冷脸。闹冷脸的时候你盯我、我瞥你,当着长辈面前掩着,私下里连爱都拧着不做。

        几时哪方一示好,那就忽然的又天荒地老、情浓意浓起来。尤其是陈勤森,偶尔逢邹茵主动示软,他就能跟个从冷宫里放出来的男-宠似的,又或者像个孩子得了糖,那几天不知道对她有多疼多宠溺。两个人猫在陈家东面的二层小楼上,连吃饭都要张氏叫阿姨过来催几回,就差天崩地裂了。

        即便是张晓洁的事情闹出来后,邹茵对陈勤森冷了心,但逢吵架一和好,陈勤森也会对她格外的殷勤和小心翼翼。

        去她上班租的那套房子里,吃过晚饭邹茵在卧室玩手机追剧,他就在外面没话找话问,问她:“这个洗完是不是挂在这里?”、“刷子给你放橱柜底下了,回头别忘记。”邹茵闷着头应“嗯。”

        到十点多他就进来,把她的ipad拨去一边,熄了灯说:“天晚了,再看下去要近视。”暗夜里静悄悄的,只闻两个人的呼吸,忽而他就长臂伸过来兜住她,两个人在被子下密不透风地融在一起,他的炽烈和柔情混侵着,邹茵就一遍一遍地迭起又落下。还是那么的刻骨入心和如胶似漆。

        这一回却这么多天了都不理,邹茵洗漱完,躺下去后反复了半天,忍不住还是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在干嘛?”

        夜色中的陈宅,一楼厅堂亮着灯火,厨房里阿姨煮夜宵,陈茂德在陪老婆张氏追剧。当地的小电视台到了21点之后没节目,就找了个200多集的家庭伦理苦情剧放着,不料看的人还挺多。

        电视里正室妻子流产,老公和婆婆做诡把媳妇赶出去,弄了个狐媚妖气的小三进来,小三撒谎称怀孕,把陈茂德看得直咧嘴:“家后啊,跟你说不要拖我看这种片,一晚上等下又气得睡不着!”张氏就催他现在去睡,快别看。他又挪不动腿。

        东面二楼的大套房,陈勤森正擦着头从洗漱间里出来,颀健的身躯裹着条浴巾,腹肌尚余几滴水渍,往下淌进浓密的丛林。

        看见床头的索尼翻盖屏幕发亮,短信提醒是老婆。他就知道邹茵把自己旧号码的黑名单解除了,情不自禁扯了扯嘴角,点开摁几下——

        “没干嘛,刚洗完澡,你呢?”

        邹茵在这头回他:“也是,在玩手机。”

        陈勤森好整以暇,复:“这么晚了,还不睡?”

        邹茵没回应。

        他就又问道:“想我了?要不要我过去陪你。”

        两个人很久没这样聊过天了,邹茵说:“你现在哪儿?”

        陈勤森:“在水头村家里,你要我现在就开车出去?”

        邹茵忽然又扫了兴,想他如果真的要来,就不会这么晚了还在家洗完澡才问这种话。

        她就拗着说:“不用了,你那么忙,早点休息。”

        这头陈勤森便顺水推舟:“好,你也早点睡,明天还上班。”合上手机。

        邹茵就含了唇,把手机埋进他睡过的那颗枕头底下,忽而又挖出来发了一条微博:“以后都不许再想他。”

        “叮咚”,陈勤森看见,挑眉解气——

        [傻猪,叫你想老子不直说。]@绿è森林。

        这么多年了,就她那点弯弯绕绕还不一清二楚?

        摁了几个字,又随意在app里勾选了几本电子书,《恋爱小甜饼》、《30天追回旧爱》、《偶尔作作也很可爱》,掷到一边躺下去也睡觉。

        邹茵决定这几天都不许再主动联系陈勤森,好在工作忙碌,除了晚上睡前会想他,白天的她确是很理智的。

        周六早上看到陈勤森给自己发了一条:“睡醒没?今天去看你。”她都懒得回复他。

        因为国庆放假,所以这周周六要补班。她这天跑工厂,回来到市区五点了,就没再回公司。直接到家换了套宝蓝收腰的晚礼裙,然后去了和骆希鹏约定的地点。

        一家泰式的奢豪酒店,门口接待穿着橙色制服在迎宾,大约六点半过不到七点的光景,天刚黑下来不多久,夜色朦胧中珠光宝气的迎来送往,好生热闹。

        邹茵正要和骆希鹏进去,没想到看见陈勤森也从车上下来。他今天换了辆线条温和的商务车,一身笔挺西装,旁人穿西装就是西装革履,他的气质中还带着一股世家宗堂的隽贵,别样的冷峻。

        继而却从副座下来一个女子,穿红色裹胸晚礼裙,栗子色的长卷发,一张标准的网红脸,笑容甜美迷人。陈勤森温柔地引她上台阶,他私底下虽然糙,可对着这种场合,不论举止亦或一颦一笑,向来拿捏得浑然天成,十足到位。

        邹茵那当口可能不自觉咬了唇,以致陈勤森在人群里一眼便发现她。

        陈勤森便走到邹茵的跟前,问:“今晚也来了?这身裙子不错。”

        邹茵就也自持起来,回说:“是,和骆先生一道来的。”

        陈勤森竟少见的不偏狭,只看向骆希鹏笑笑:“骆先生对糖糖的关心,真是难得。”

        他两个人虽是平淡,可眉眼之间的情愫,又岂是旁人看不穿?那天晚上十点多打电话给邹茵,隔着话筒都能够听出陈勤森对她的关切,还有言语里毫不掩饰的占有欲。

        骆希鹏心神意会,便替邹茵开解道:“不知道陈先生要来,预先约了邹小姐充个人气。”

        陈勤森倒也大方:“无碍,我和糖糖既已分手,不干涉她交友自由的。那骆先生多照应,先进去了。”

        骆希鹏应好,忽又道:“对了,陈先生若不介意,金山湾的那块地,改天有些事要向你讨教一二。”

        Z城金山湾,是下一个黄金目标开发区,骆氏对这块地一直很看好,且也比较有实力,陈勤森是有心,不过眼下魏老大那边与他有牵扯,还要再磨一段时间看。

        陈勤森就说:“那块地我暂时还不想动,骆先生要问的,可能还要再等等。”说着便递了贵宾卡进去。

        酒会不无意外的热闹,来去间觥筹交错的应酬。邹茵吃了点蛋糕和水果,第一轮音乐起,她和骆希鹏跳了一段舞,透过骆希鹏宽阔的肩膀,看到陈勤森散漫与宾客交道,网红美女随在他身侧甜笑可掬,两人相得益彰。

        第二轮音乐起,骆希鹏被几名地产商客邀去应酬,邹茵便独自坐在沙发上休息。陈勤森步入舞池,和那个网红女也跳了一段。他自幼步履微瘸,邹茵都不知道他原来会这个,手臂轻环着女人纤盈的腰肢,风度竟甚是迷人。

        结束后走到邹茵跟前,半俯下-身对她说:“有点事我要先走一步,你玩得开心,早点儿回去。”

        眼睛亮濯濯盯着自己,真的都没半分深意和躲闪的。邹茵瞥了眼他旁边的女人,笑盈盈地挂着他的腕。

        她想起先头主动发短信扰他,便觉得像求宠分羹似的,无端生出了羞耻感。邹茵就也装得淡漠平常地说:“那你路上开车慢点。”

        好。陈勤森低头一哂,转身踅步出去了。剩下邹茵一晚上便心不在焉。

        十点多回到家,进卫生间洗手,看见他留在这里的一应东西。想着他和网红女提前走了,也不知道在干什么,邹茵就找了个大袋子,把陈勤森的牙杯牙刷剃须刀毛巾全都往里头扔,又去到卧室里剔出他的衣物,换了双拖鞋踉踉跄跄地往楼下拖。

        东西是不重,就是体积大不好拿,下到楼底额角都冒了一层细汗。

        陈勤森正锁住车门,手上提着盒夜宵走到跟前。看见邹茵穿着晚礼裙,脚下笈一双平底拖不伦不类的,他就诧异问:“邹糖糖,你大晚上翘着个屁股在装鹅啊?”

        他还有意思再来,邹茵听见他声音就没好气,转过头对他说:“陈勤森,都是你的东西。正好你来那就提走吧,省得浪费。”说着把袋子往他的跟前拖了拖。

        陈勤森扫一眼差点背过气去,除了自己的衣物洗漱用品,连睡过的枕头和毯子都扔了出来。

        他就作受伤状,蹙眉凉薄道:“旺福家的外卖云吞,排了半天才买到的,没吃一口就被你往外赶。邹茵你够狠,虐我上瘾了是不是?”

        说着把夜宵递给他,提过袋子就往回走。笔挺的西服已经换掉了,一身闲适的便装,颀长英俊。

        邹茵心就堵,质问他说:“陈勤森,你一边谈了女朋友卿卿我我,一边给我发短信说要来看我,你当我这里是你潇洒完落脚的后宫吗?拿走了以后你就都不要来,不想再和你不清不楚。”

        猜得她一晚上就是在赌气这个。陈勤森听完嘴角一扯,转回头道:“不清楚你个鸟毛,那是老子临时雇的啊。上午给你发短信不回,只当你不想跟老子抛头露面,这便花钱雇人走了个过场。不包夜陪-睡五千块,早就打发了。”

        “邹茵,前几天你还抱着我说什么来着?今天又这么把我往外撵,老子对你还不够好吗?”

        邹茵被他说得脸一赧,眼圈就不自觉的泛红:“那你早不说清楚,反正你也不爱搭理我,你走就走好了。把我设成黑名单,今后我也不会再给你发短信。”

        陈勤森便不再逗。好脾气揽过她,拭了拭,语气柔和下来:“谁说不想搭理你?还不是怕惹你讨厌。说分手、让老子找女朋友的是你,真找了,又立马和老子闹分、闹断交的也是你,老子都不管你和男人约会了,你到底还想要我怎样?”

        略糙的指尖温暖,邹茵被他拭得心又软,埋着头不看人:“什么叫闹分,早就分过多少回了。和骆先生也已经说清楚,我们就是平常的朋友。”

        陈勤森心里始才舒一口郁气,应道:“在老子心里没分啊。不给你发短信又不高兴,以后每天给你发,你别又嫌我烦。”

        邹茵紧着他衣角没松开,后来他就咬她耳朵说:“衣服被溅了油点子,今晚去你楼上冲一下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