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眼望着邹茵的车绝尘而去,陈勤森给阿K打电话:“在哪里?过来接下我。”

        阿K急得舌头都上火了,每天被陈茂德追问又不敢直说,过得水深火热。听到电话诧一声:“阿、森哥,你哪来的电话?”

        陈勤森点了根烟:“老子出来了。在X市北郊外的路上,你出来多带点钱。”

        阿K马不停蹄,半个小时不到就出现。还以为他使贿-赂了,出来的时候带了个手提包,里头塞着厚厚一大沓。

        陈勤森用手拨了拨,叱他:“你傻啊,老子没犯事光明正大。买套衣服订个房间,冲个澡去去晦再回去。”

        阿K心想阿茵嫂真是神了,怎么一请她,森哥就没事样的放出来。问说:“森哥后来怎么跟局子里解释的?”

        “怎么解释,找到那晚上睡过的小姐作证了。”陈勤森漠着一张脸答他。

        回去在万景华庭的公寓里睡了一整天,隔天中午十二点多才回到水头村。

        那会儿恰值国家打-黄-扫非最势气凛然的时候,听说临近的D市整个被一锅端起,他这个当口惹出这样的事,情形可想而知有多严重。

        陈勤森的酒吧和庄园,在案件查清前都被勒令关门停业整顿,酒吧还算少,罚了十多二十万,但庄园可就麻烦了,除了罚款,大片的向日葵、甘蔗地和鱼池等,都是要经人日日打理的,赶在成熟季节一耽搁,工人们再一抚恤,加上他今年买这块庄园所花的钱,差不多六七百万就被套住了。

        2014年全球经济正陷入萎靡,多少企业和职工战战兢兢生怕破产失业,陈家在东南亚和国外的许多产业也都是低调在周转,这么一损失,在活钱上就损去了一个大窟窿。

        短短几天,陈茂德的头发都白了半片,眼看着陈勤森一辆黑色吉普越野开进院子,走下来一道冷隽笔挺的身躯。他就杀将将过去劈头盖脸骂:“歹仔,家风忘干净了,还在外面找小姐?好好的女朋友都被你吓走了!上面老爷子还盯着,这么快就想把祖业败光?”

        陈勤森关车门,掩下目中的倦惫,转头对陈茂德说:“要是没叫小姐,老子现在能这么快说得清楚?派系了,欠下的窟窿明年双倍赚回来给你。”

        陈茂德从没听过儿子用这种抱歉的口气和自己说话,听得不由楞了一楞。

        他眼皮子酸酸地眨一眨,又叨叨道:“老子……你老子我在这里!想自己当老子就快点结婚,没找到以前,大账上的钱都给你冻结了,不要再想拿去开销!”

        陈勤森进去,见了老爷子。

        老太爷倒是稳坐泰山的,上下把他微一扫量,嘱咐道:“事情没有空穴来风,陈家的风骨,百忍中庸,伺机而发。该出手还是该敛芒,你心里有个度量。”

        陈勤森恭声应是,自去牌位前进了一柱平安香。

        下午的时候徐萝卜过来,他就叫徐萝卜:“把阿大空手套白狼的消息,过个十天半月放出去。”

        徐萝卜吓了一跳,眼下阿大打着招牌到处融资谈项目的圈钱,还去政-府里申请什么建设基金之类的,这么把风声散播过去,阿大要上吊啊。

        徐萝卜就讪讪问:“这个会不会太绝了?听说元城哥前段时间把地也投进去跟他们做,对他怕是有影响?”其实他疑心这件事和郑元城有关,但他不敢说。

        陈勤森凝神,这次犯白的事,背地里能布置得这般周密,又刚好挑在邹茵也在S市的时候,可见对自己那点断不掉的情-事也深谙于心,虽说最后损了名和利,但好在也有人证脱掉干系。其间的弯弯道道,陈勤森不是没去想过。

        他也不直言,只说道:“所以叫你放个十天半月,先让姓魏的得瑟几天。其余的老子心里有数。”

        徐萝卜听他这么说,便应了个是出去了。陈勤森又把他叫住,叫他一会带瓶胃得安回来。

        大抵是拘-留所里的强炽光审问与精神上的困顿焦虑,隔周邹茵回去,就听姑奶奶说陈勤森胃病又犯了,吃不进东西。

        那会儿姑奶奶已经不在大灶上掌勺了,年纪渐大体力不比年轻人,改去做了调凉菜摆桌宴等轻省事。张氏煲的陈勤森不爱吃,她就叫姑奶奶把食材带回去,给她煲了带过来。

        周六早上九点多,邹茵在小天井里捣腾洗衣机,姑奶奶碎念道:“听说少宝在外面找小姐被抓了,酒吧里好像也被人暗算,几百万的钱被套僵,那个女孩子也分手了。他爸爸很生气,冻结了他的银行大号,说找到之前都不许解锁。张太太说他现在,手头就剩二三十万开销。”

        又说:“少宝这孩子啊什么都好,怎么就是这一点老改不掉呢。”

        原本邹茵周五晚上回来,还有些担心进村又看到阿婆阿姑微妙的笑脸:“听说又睡在一起了。”“是啊,都多少次分手又这样。”“我就说两个人没谁不行吧。”

        她先前还惴惴的不知该怎么躲,没想到回来后一切安静如常,原来是陈勤森扯了这么个借口。

        她想到陈勤森,又有些不忍心。她和他在一起,陈勤森每一次的量都特别多,热腾腾地融进她里面,根本没想过他有这个毛病。那时候上大学,陈勤森每来学校找她,两个人在宾馆里纠缠完,邹茵都要逼陈勤森捏住避孕套的帽子检查,看有没有漏出来,就是生怕怀孕。陈勤森把帽头捏得鼓起,用手拨了下根本没漏,他就瞥了眼床单上的一滩湿,哂笑她:“漏个毛,你自己吹的不知道?”

        后来想怀孕了,她去医院检查,子宫、内膜、输卵管查了都没问题,但一直就是没动静,医院便说她内分泌不稳,还有可能是宫-颈口太窄,难受孕。两个人再行-房的时候,她就会根据医生的建议,悄悄然地把腰往上抬起。那会儿陈勤森还不懂,只当她一个星期半个月的没在一起,浪娇了,动作间他的眼神盯着她,盯得她脸儿都红,哪里晓得是他的成活性低。

        见姑奶奶在添食材,邹茵就提醒说:“党参不用放的,他怕那个味道。”

        姑奶奶眼睛晶晶亮,转头看过来,怎么看出点袒护的意味。

        她就说:“那你来调啊,反正他爱吃什么你最知道了。”

        陈勤森这个人其实甚好哄,基本上只要他不缺,你拿什么应付他都不说话。张氏给他煲了十几二十年的汤,早前他也喝不出好坏,后来遇到了邹茵。邹茵在这方面对他是一百二十分宠惯的,每做一道菜,煲一道汤,瞧着他的眉宇神情,她下次就能归结出他的喜好。这么几年下来,陈勤森除了平日的三餐没法儿挑剔,其余也就只愿喝邹茵给他做的了。不然张氏也不会找姑奶奶帮忙,大抵认为姑奶奶和邹茵的手艺总是有点相似的。

        分都分手了,邹茵不想又被姑奶奶看穿,她就抱起甩干了的衣物说:“我这会儿没空,你就随便着给他下吧。”

        浅草木灰的粗布床单,在阳光下扬展得像一幅画,等到她晾完下来,姑奶奶已经出去倒垃圾了。灶台上砂锅盖子冒着蒸汽,邹茵不由打开来看看,夹出里头的当归和党参,给放了几颗枸杞和百合下去。想了想,又给他加了一点儿黄精。

        唷,脾胃不足,补精养血的呢。姑奶奶起锅的时候发现,下回她就照着邹茵的方子往里头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