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回去姑奶奶和邹茵念叨:“下午我在水库练太极啊,看到少宝带着个女孩子在那里逛。好像看起来比你高一丁点,少宝对她也还可以。”

        又说:“听说少宝准备在X市买套房子了,那个女孩子也在X市上班,说是现在还年轻,生第一胎的时候还想在外面上上班,以后第二胎就跟着他回水头村,相夫教子不出去了。想想也是,少宝是肯定要在这里承家业的,以后他爸爸老了,他也总不能两个城市两头跑,夫妻俩总有一个要牺牲的。”

        叫邹茵也加紧点找一个,对她千依百顺的。不然他结婚那天了你又要哭,你不要说你不会,你和你妈妈那个脾气啊我还不会懂?人老了话就多,吧啦吧啦。

        彼时邹茵在小天井里洗海带,准备煲个山药汤的,她想起老太爷正式应允他们分手的那天,陈勤森压着她在巷子里亲嘴的那句:“邹糖糖,老子如果没睡过别人,以后你别又后悔了想起我对你的好。”

        邹茵心里略略有点失意。他陈家的大少爷本来就是不缺人嫁进门的。

        但她在发微博的时候又理智下来。

        邹茵说:[出了矛盾也是做,遇了心结也是做,没有言语精神的沟通,现在除了你、非是你、没有谁,但你猜忌我我误解你,勉强下去也是走不了多远的。与其后面痛苦,不如就这样也挺好,陈张宝,我应该祝福他。]

        不用算着日子吃避孕药的感觉不错,也可以不必再在意邻里乡亲们背后的碎念:“看那小蛮腰,怎么还没动静哦,都住在一起好多年了。”

        “应该不是陈家少爷的问题,听说他以前和张村的女孩子有过一段,当时好像是有怀过的。”

        “会忍心打掉也是不得了。张太太那么大的家业,就这一个儿子,没个香火接济怎么行。”

        “谁说不是呢……”

        邹茵想通了,便有一种神清气爽的通透感。她想,总之就是一定不能再和陈勤森做了,一和他发生关系,他的味道他熟悉的气息就又会刻骨入心的散不去。而除了这个,其余的时候她多数是看得开的。

        她给自己买了个画板,下班回家后,有一搭没一搭地捡起从前的兴趣。第一张原本要画个卡通漫画雏形,画着画着有点像自己,她就截图到微博上说:[看起来好像还不错啊],配了个笑脸。

        月底骆希鹏果真从外面回来,安排好一应琐碎后,周五便请邹茵共进了顿午餐。像分别开太久,急于见到她的思切。

        在临近公司的一个安静小餐厅,骆希鹏为邹茵带了一盒Richart巧克力,两个人点了中式的简餐。

        骆希鹏依旧是隽朗生辉的风度,虽看着清减了一些,眼底也有几许憔倦。

        看见邹茵先前腕上的细金链子不戴了,换成一条石榴石的小珠手串,那殷殷的红衬着她柔白的肌肤,叫人莫名心动和怜爱。

        他就问她:“邹小姐过得还好吗?听说你升职了,要恭喜你。”

        他的嗓音噙着笑,目光亦是奕奕的,再次见到她不掩饰欣慰。

        想来应是李梅闲聊时告诉他的。邹茵谢过他介绍的车行老板,答说:“都尚好,骆先生你呢,家里事情可安妥?”

        骆希鹏答说:“无妨碍,邹小姐不须跟我客气。”

        那天的邹茵,委婉地拒绝了骆希鹏先前的心意。邹茵说自己,现下的状态大概还不适合接受一段新恋情,这也是对另一方的负责任;而工作的忙碌也让她无心关注这些,她更享受暂时的单身自在。骆先生这样优秀的男子,将来一定会有更值得关注的好女人。

        骆希鹏听完,迟疑了一下问她:“邹小姐……可是因为和陈先生这件事?”

        骆希鹏翩翩涵养,他的目光总像隔着一道温情似的,有种关爱而弥远的味道,使人没来由放松。邹茵稍且犹豫,便也直言答他道:“大概是的。我自己也有部分原因,比如,我做不到让骆先生成为你先前说的好父亲,也难做个相夫教子的好妻子。”

        骆希鹏对这个答案显然是意外的,不自觉挑起眉宇,却忽而又笑道:“邹小姐有时真是傻得可爱。”

        骆希鹏难得地噙着戏谑和宠溺:“邹小姐莫非不知道,有体外胚胎和试管婴儿这些方法吗?”

        他说着,复又正色起来:“不瞒邹小姐,我这次回去是处理退婚事宜的。当然不是因为和你在H市说完那番话。早在上次回国前这件事就已经提议,她是我母亲介绍的商业联姻,但她心不属意我,而我身边也从未断过人,我们之间沟通商谈,除却生意事业,便冷漠到不余其他。有时就是这么奇怪,忽然遇见一个人,就忽然的想安定下来。在见到邹小姐几次之后,这种想法便在我心里尤为强烈。我想,”

        他说到这里,遥远地想起了时光里清傲冷逸的林彦。骆希鹏说:“我想,也许命中注定要由我来照顾你。当然,我这番话的目的,不是为了让邹小姐认定我风流,今天和你说这些,只是想让你对此有个事前了解。人都有过去,但也都要往前看,这次的生意可能还会耽误些时日,邹小姐这段时间可以不必给我答复,若最后在我离开时,你愿意,则为我生之荣幸。若是不愿,也不枉结识朋友一场。”

        邹茵听得懵懵了,在素日不多的相处里,骆希鹏皆是个风度卓尔有度的男子,像他这样的,只怕是对起女人来更具杀伤力。

        这倒是十分出乎她意外的。

        但他既如此说,又和陈勤森的甚为不同,陈勤森对邹茵的偏执是,你非左就一定要选右,没有中间的给你回旋。骆希鹏这般一言,则将一切中和,让你没法儿一口气打死拒绝了。

        邹茵便坦然答他道:“不用考虑,只做朋友也挺好的。”

        两个人说着不觉相视一笑,起身往门外出去。

        大中午太阳晒,陈勤森和阿K从房产交易中心出来,便正好看见邹茵在门口打伞,骆希鹏伸手虚扶她肩,给旁边人让了让路。

        阿K就蹙着眉头说:“森哥,那个姓骆的看起来真的在追阿茵姐。听说他准备投资阿大的项目,这么一投进去,那不得被坑掉大小几千万。”

        陈勤森阴沉着脸,盯着邹茵走路时娇翘妩媚的屁股。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然后问:“坑的又不是你家钱,心疼个鸟。酒店订好了没?”

        阿K就不敢多说了,答道:“订好了,苗苗嫂子下班的时候,要不要过去接一下?”

        陈勤森应他:“随便,你觉得要接就接,不想接就不接。先送我回去。”略微憔悴的身影,随意散漫地往后一套。

        阿K就不知道该接还是不接了。这个苗苗嫂子的待遇和阿茵嫂真是没得比的,那时候阿茵嫂不要森哥帮忙买车,每个星期坐动车回去,森哥都算着时间的去接她,自己没空去也会派小弟去,有时阿茵嫂没告诉他时间,他还亲自惦记着打电话过去问。

        现在这个苗苗嫂子吧,暂时也没车,每个周末从X市回陈宅,都是自己打车去村里的。森哥或在搓麻将,或坐在哪里处理事情,就是淡淡地抬一抬眼。反倒是这个苗苗嫂,满目殷切地看着森哥。真是不一样。

        陈勤森叫阿K开回了之前邹茵租过的小区,万景华庭,六楼坐北朝南的好位置。陈勤森买的就是这里的房子,因为不想再被别人住。

        开锁匙进屋,里头已经叫钟点工阿姨给拾掇清楚了,家具用度不缺,唯少了那股烟火人情的生活味。

        陈勤森进厨房泡了杯咖啡,抿一口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有个绿色的册子,应该是之前阿姨收拾卫生,看到了给捡起来的。他前晚已经翻过,这会儿不自觉又在手里捻了捻。

        ——“我如果早想和你分手,这半年就不会和你不用套。”

        “陈勤森,我没法和你生孩子的。”

        眼前又浮现出邹茵仰着下颌,亮亮闪闪的眸瞳。那册子上一排潦草小字,[连续六个月无套行房而不孕……]“傻子。”他轻咬了下嘴角,随手掷去了屉子里。

        陈勤森的出事,就发生在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来抓捕他的是X市的jing察,那会儿他正在电脑前玩儿游戏,卧室里灯光打得暗,砍-杀声莫名烘托着寂寥。听见门铃声响,后来他就随他们去了楼下的车子。

        有人举报他的酒吧有违-法营生,经查,确是在他的储柜里搜出一包白的,而某包厢里也有针头锡-纸之物。事情出在Z城,之所以没动用Z城的局子审他,是因为知道陈家在当地的声望和人脉。

        这件事陈勤森说不清楚,因为当晚他的手机里确实收到过两条不明短信,内容形同商榷。而那包白的来路,也确实来自于S市的交易。

        他解释说自己一夜在酒店里没出去,但那晚上因为台风刮破窗子,楼道的摄像头遭到了破坏,因而证据无力。隔二天jing方又在他的葵花园和甘蔗地里搜出了几株罂-粟,这就更说不清了。他买下的这个园子甚大,除却淡水养殖,就是大片的葵花园和甘蔗地,原本陈勤森还买了一些加工机器,预备给园子里的农工碾制蔗糖、增加收入,这下又成了囫囵事。

        邹茵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已经在里面待了有五天,是阿K打电话给她的,阿K也是病急乱投医了。这件事在Z城口风瞒得紧,在一切尚未确定时不能播散,连陈茂德也是知道得模里糊涂。

        邹茵见到陈勤森的时候,他隔着窗子坐在板凳上,冷俊的脸庞不掩躁郁,有彻夜不眠的青灰。邹茵看了不免又难掩心疼,陈勤森问她:“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是女人该来的地方。”

        邹茵的眼眶便有些湿润,瞥过头。

        她把当天的事情做了证,那天晚上的陈勤森和她在一起,两个人八点多的时候点了餐,隔天清早又点了粥,送餐的小哥脸上有颗痦子;她和陈勤森一晚上,他们房-事用了四个避孕套,次日去前台结账时前台小姐需要支付全盒的钱,说是按规矩拆开就是一盒,当时陈勤森付了现金一百四十多块。而她那件被撕坏的裙子,出来时也被收拾卫生的阿姨要走了,因为看面料稀罕,扔了可惜。

        说这些的时候邹茵有些赧然,但都具实说了。工作人员派人去应证完毕,不两天陈勤森就从里头出来了。

        站在郊外拘留所的门外,晌午阳光灼灼,陈勤森铮铮的短发都长出了不少。邹茵咬着唇,问他:“你干嘛自己不说,白吃这么多天苦头?”

        陈勤森答她说:“你不是在和那个姓骆的谈恋爱?传出去知道你还和老子睡觉,你不把老子恨死。反正没做过的就是没做过,早晚会查清楚。”

        邹茵就打了他一拳头,自己钻去了车里。

        小车静静的往市里开,郊外的风掠过半开的窗子,把邹茵鬓角的碎发吹来拂去。陈勤森坐在副座上,看她姣好的模样,心底里还是很爱她的。

        他就把手伸过去,覆在她纤柔的手背上轻轻捻着,此刻的憔悴和疲惫不掩。

        邹茵心就有些软,她对这种心软生出紧张,就板着脸对陈勤森道:“陈勤森,你等下别又说出我不爱听的话。想想你的女朋友,我们都是成年人,做人应该要负责任。对你,对我,都是一种尊重。”

        陈勤森就把手松开,淡漠地说:“哪来什么女朋友,前段时间就分了。”

        这才多久他就又?邹茵听得一堵,正要劈头盖脸的训他。陈勤森又接下去道:“老子不育,你让我怎么娶?”

        他俊逸的脸庞立时颓唐下来,像在说一件多么丧绝的事。

        听得邹茵心头一震,不由气怒道:“陈勤森,你在胡说些什么?”

        陈勤森微不可察地扬了扬眉:“那天唧吧痒,怕是不是得了脏病,去医院干脆做了个全身检查。事是没事,就说龟-头太久没做闷骚了,还有精-子成活率低,难下-种。要不然还得把你也拉去,谁知道是不是你在姓骆的那里传来的?”

        “吱——”白色马自达在空旷的公路上来了个急刹车,一道隽挺的身影从副驾的门里被推出来,听见女人恼羞成怒的声音说:

        “陈张宝,你现在就给我下去!”

        陈勤森就低着下巴,迎风说了句:“把电话扔给我。别告诉家里两老的,老子自己会找机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