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修过)

第二十六章 (修过)

        这天晚上的陈勤森似一条凶鸷的狼,竟叫邹茵觉得陌生难敌。或许他原本就是个这样的人,只是从前对她太过纵容做好,而使得她竟遗忘了初次见他那时候,他叫人心跳的阴冷秉性。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算算从正月十五到现在,时间过去了二百四十余日,加上这一次,陈勤森总共也才与邹茵亲近了四次。鳏夫过得都没他这样的辛苦,还得忍受着她可能已与别人相好过的醋意煎熬。

        风雨交加的夜晚,似乎世界就只剩下这一四壁的房间那么大。陈勤森先头是把邹茵抱坐在怀里,后来又换去她后面,策马扬鞭一般的对付她,似乎为要把她关于其他男人的记忆或者余味攻略殆尽。

        明明不是头一回这种,邹茵竟无端的生出羞耻感来,也不知是否错觉,这样的陈勤森真的叫她陌生。她起先尚还能够叫出他的整名,叫他陈勤森你不要这样对我,到后来就只能溢溢散散地喃他“勤森”了。

        先一次半个多小时,等到下一轮结束,已经是夜里一点半过。窗外暗夜漆漆,风似乎小了些,雨还是在下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雨夜的潮湿,还有取下避孕套后的氤氲味道,几许余爱黏缠。

        陈勤森支着被子,两人用纸擦拭着,邹茵俨似一条搁浅的美人鱼。陈勤森吻了她一口,问她:“有没有想过老子?”

        他的目光里很亮,有生猛狼族过后的魅气柔情。

        邹茵都难直视,对他说没有,带着嗔怨问:干嘛那样子对我?

        陈勤森敛眉不答话,就捏了捏她下巴:“没有你在二楼展厅偷看我做什么?”轻扬起嘴角,躺去一旁。

        邹茵被他说得气堵,贯日只见他被一群人簇拥着,目不斜视地进出,几时不知他也有注意过自己。她就和他再复了先前互不说话的冷漠尴尬。

        刚买来那件两千多块的裙子,还有内衣和内裤,方才都被陈勤森撕扯了乱丢开,内衣挂在架子上,扣子松了,底裤披着地板,俨然也是穿不得。邹茵于是把被子拉近锁骨侧过身,两个人中间隔着一个枕头宽的距离,陈勤森倚在另一侧的床头扣响打火机。

        他抽烟的动作甚好看,手指是修长而清劲的,指尖有长期健身和打桌球留下的薄茧。忽而吐出一缕淡烟,烟雾勾勒着他那张精致如削的脸庞,别有一番宗堂世家的冷酷与贵气。被子被邹茵卷得只给他留下一块边角,他扯了扯,扯不过,便只随意掩住一片劲健的腹肌。

        用惯的索尼手机屏幕亮着,他抬眼扫过,除却两条是心里有数,还有两条却是陌生的号码。问“货到了,阿哥要不要过来取。”“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在车库外面等。”

        莫名其妙,他不想今夜的时间被打扰,就长按了开锁键关机。

        邹茵这才记起来忘了看手机,点开发现九点多至十一点期间,公司的两个同事分别都打过电话,还发了短信问她有没有事,人在哪里。

        邹茵连忙给同住的公关部女翻译回了条过去,说没事,下午出来约了老同学逛,不料被雨淋得感冒,就在她家睡了个短觉。

        年轻一族睡得都晚,女同事很快回电话过来,说幸好,不然谁谁都要打热线寻人了。又说外头的街道很多都堵水了,今天车票已经退掉,看明天什么情况再商量。

        邹茵应好,说自己一早就过去,互道了句早点休息便挂了电话。

        才挂断却立时又一个打进来,邹茵凝眉一看,竟是骆希鹏。这倒是有些不同于平日的,通常骆希鹏的电话大约四五天才一个,且都在八点半到九点吃过饭的闲适时间,聊得简短。

        邹茵于是接起来,问道:“骆先生还没睡?”

        骆希鹏在那头说:“听说S城这次台风厉害,晚间打过你电话没接,怕你出事。”

        邹茵一晚上被陈勤森轧得死生不能,哪里还能分心听到铃响。她忙道歉道:“对不起,方才睡着了不曾听到,叫骆先生费心了。”

        骆希鹏听了不由浅笑,他今夜在电话里的嗓音宽和,似乎卸去了某种负荷似的,不比前几次,隔着千里电波,三言两语也能感知他大约蹙锁的眉头。

        骆希鹏对邹茵说:“这样客气做什么,你没事就好。那早点休息,我这边的事处理完毕,不出意外月底前会回国内,到时就能见你。”

        金牛座的女人总是习惯了一个坑一个萝卜,没办法这个那个的来回跳,何况还在和陈勤森这边扯不清。邹茵其实想和骆希鹏把话言明,但天色已晚,便暂时捺着,互道了晚安。

        挂完电话,便看见陈勤森轻讽的嘴角。他这个人,心性是偏执阴狭的,被刺伤时就这样,长眸微阖,目露凉薄。

        邹茵也不理他,对他说:“陈勤森,你别又疑神疑鬼,我和他是正常交际。”

        正常交际能大半夜一点多钟通话?还有之前额头那一吻?

        陈勤森也不挑穿,只说:“六月出差那天晚上,你是不是和他做了,老子打你一晚上电话打不通。”

        邹茵竟没想他会打一晚上电话,更没想到他心里揣着这些弯道,今晚还能和自己做得那么动情。她忽然就明白刚才为何有那种无端的羞耻感了,一定是他带着这样的心理在对付她。

        邹茵便对他甚无语,答说:“那天晚上我被雨淋得感冒,吃了一个泰诺就昏沉睡下了,后来手机没电自动关机。”

        陈勤森听得好笑挑眉,暗指她刚才也如是对几个同事这么一套话解释。

        邹茵就泄气,拿枕头扔他说:“随便你。陈勤森,所以我们才总说不上话。”

        陈勤森侧头一躲,睨着她曲婉媚妩的后背,咬了咬牙齿:“随便的是你,你这么看不上老子,哪次和我在一起不是高-朝就潮-吹?”说着取过背心短裤套上,捡起她掉在地上的内裤问:“胸-罩要不要洗?要洗就一起洗了,明天早点出门,免得被管家他们看见,又说老子下套路纠缠你。”

        邹茵被他说得羞恼不已,只裹着被子应道:“内衣不用洗,扣子被你撕歪了,你自己看。”

        陈勤森低头瞧瞧,就帮她归整了归整,然后抓过内裤去卫生间,挤了点沐浴露搓洗。

        他帮她洗这些不是第一次了,大学后来常去她家,若遇到她大姨妈不适,这些活计便都是他干。洗完了往她二层小房子的平台上晾,村子里的人路过见怪不怪,反正都当他们是一对小夫妻。

        卫生间里灯光打得暗,衬着他颀健的身躯。蚕丝内裤上隐约几缕未干的湿痕,陈勤森洗着看见了,便叱了一句“小骚猫。”

        邹茵假装没听见,取了他旅行包里的一件T恤套上,到底被他折腾了二三个小时,等陈勤森洗完出来,她就已经睡过去了。

        陈勤森把内裤挂在外面的电风扇旁对着吹,又撒了泡尿去到床边。一看她没动静,睡着后唇瓣微张,娇红又可人,而他原本在上一回被她一番狠话刺激下,本已决定不再置理她的。

        陈勤森就匍下去轻啃邹茵的手臂:“邹糖糖,老子该拿你怎么办。”熄了小灯,贴着她后背一靠也睡下。

        隔天清早风速小了很多,看电视里城市新闻,说台风黎明时已往临近的省份迁移,因此虽则下了大半夜的雨,刮倒了不少树枝和电线杆,但总体破坏力并不算强。

        阿K七点多钟打来电话,问森哥昨晚在哪里?一晚上联系不到人,担惊受怕急死了。

        彼时陈勤森正和邹茵在用早点,五点多的时候两个人又醒来做了两次,这会儿她脸颊上的红晕还未褪,陈勤森看得满足。答他说:“大活人一个,能死到哪去?在酒店,你不用过来,我一会就过去。”

        吃完邹茵就收拾好叫陈勤森把她送走了。

        在她下榻的酒店前,陈勤森把车停住,忽然正经地扳着方向盘道:“邹茵,我花三倍一百分的心力用在你身上,也讨不着在别人身上用三分力换来的捧宠。老子是个男人,也需要被女人疼需要面子的,这些年忌着对你的亏欠,怕对你太过黏糊反惹来你厌烦,连甜言蜜语都变得少说了。我就想知道,你是确认真的不想回头?”

        车门半开,他穿着灰色的Brioni衬衫坐在车里,冷酷帅气。

        邹茵看着他。她在他后来去洗内裤的时候,其实看到他的另一个手机的。不知他几时竟用上了触屏,那屏幕上有两条短信提示,一条是六点多钟,问:“阿森哥,你晚饭记得吃,胃疼就不好了。”一条十二点多钟,复问:“森,你说今天考虑的问题有答案了吗?苗苗还在等你。”

        应该是个女孩子的短信,看这般眷恋语气,必是对他十分痴迷钟意的。邹茵那会儿没说没问,只是装作不知道。

        陈勤森对邹茵说:“邹糖糖,你该知道,我不会为你守身太久。老太爷给的时间只剩几个月,陈伯婶妈巴巴的瞪着,恨不得马上抱孙子,老子肩膀上挑着担。你要是回头,这就和我结婚生一个,以前的不管谁对谁错我们都让它过去。”

        陈勤森凛着眉,他说得很慢,语调郑重而低沉。这是他今早在和她那个的时候,忽然下定了的最后一念。

        在他明明怀疑她和别人上过床的情况下,对她做出这样的决定。

        说得邹茵咬唇不知语。

        昨天逛街,她就见陈勤森在自己挑丝巾的时候,背过身又买了条红玛瑙手链。不过买完就随手丢进装衣服的纸袋里,像不愿引起她关注似的。

        邹茵想起他白天的那通电话和后来的短信,便猜他心中应该已经意有所属,只是还没有确定。而昨晚他和自己忽然又动情,原本则是应该给那个女孩子答复的。他这个人向来如此,对是属于自己的女人,好听话不会说,开销用度上他从来不怠慢。

        邹茵不知道为什么,眼角就有点发酸。她很想脱口告诉他:“陈勤森,我可能不会和你生啊。”但她想,与其这样说了分手,还不如让他干脆再分得绝情点算了。

        邹茵就说:“陈勤森,你昨天还把我那个样子的来,今天就又说出这些文绉绉的话。我和你,没法生孩子的。”她到底半模糊地说道。

        “那就算了。”陈勤森却不曾留心,长眸一黯,脚踩油门就走了。

        下午六点多钟邹茵坐上动车,先回了X市,陈勤森在三天之后坐飞机启程。回去后两个人便没有过交集,他也照样在相着他的亲,这中间发生的事,对外都瞒着没让谁知道。

        邹茵是避嫌的,在水头村这样老式的小地方,她既和他分手了,他业已经开始找新的对象,她如果再和他勾勾缠缠,那就是女的这边不够自重和自爱,是要受人鄙薄的。

        反正但凡有陈勤森出入的地方,邹茵都避而不往。陈勤森每从甘蔗地回来,经过邹茵门口特意一望,次次不见人,他的心意也就凉绝了。

        八月下旬的时候,邹茵去看了趟何惠娟。何惠娟现下的肚子已经八个多月,像个圆满的大西瓜了。她的后妈把她接回来管顾,生怕她在X市有什么闪失。郑元城便请了个中专毕业的小妹,一个月两千多块,每天帮着她打理那个水果店。

        郑元城最后还是执意把地卖给了阿大,严格上来讲,不是卖,而是用那块地入了魏老大的股。

        七月半的某天,阿大把郑元城带去魏老大的办公点。魏老大靠坐在皮椅上,搭着腿问他:“都说当年,你们郑家倒和我魏老大有关,现在郑公子你一块犄角旮旯缝里的小地皮,入我10%的股,凭什么认为老子会相信你?”

        郑元城答说:“捕风捉影无凭无据的事,若是较真谁都该死了。我入自然是想捞油水,凭的就是我对他多年的了解。”

        郑元城说的是实话。那阵子黄瑶爸爸快被逼疯了,阿大也是天天被魏老大气得劈头盖脸。原本是因为稳打稳算能把陈勤森的地捞到手,所以才顺道把郑元城的也并起来,准备一家独大,哪里料,现在陈勤森那里成了死局。郑元城能这么说,显见是有十足底气的。

        魏老大自然已听说他和陈家生了嫌隙,便问他:“你想要的是什么?”

        郑元城:“魏氏10%的股,和KTV的经营权。”

        黄瑶爸爸叫郑元城一起合伙入股KTV,其实不过是想给他一个引由卖地罢了,根本不差他那三十万,没想到自己钱没捞到,还被郑元城顺驴下坡分了一笔。气得呀,整天跺脚啧啧啧。

        那段时间郑元城很忙,基本两三天才能回Z城看望一次何惠娟。

        何惠娟隐有忧虑,问邹茵说:“他这人肝胆气盛,下手绝狠的,真该不会出什么事?”

        一会儿又问邹茵:“你说他赚钱了吧,会不会就从此变心?”

        邹茵也想不通郑元城,只好劝她都快要生了,好好养胎,生完才能去看紧他。又给何惠娟削了盘水果然后才回来。

        这次的展会,公司送去的新产品影响力不错,才回到X市没多久,那天联系的两个国外某知名科技品牌就有了后续咨询的意愿。老板显然很高兴,另辟了个新产品研发部,把邹茵调去做了设计主管。新部门虽说压力大,但幸在不常加班,周末又可以回水头村去陪伴姑奶奶。

        时值村里头正在放戏,姑奶奶以前摆夜摊的小广场,每天晚上都会搭台子。邹茵有一次带隔壁家陈秀妈妈的孙女儿去看,看见过一次陈勤森带着女孩子在戏台子下坐了坐。

        他那阵子被晒得皮肤呈麦色,听说都在忙甘蔗地和葵花园那边的事。从前他是懒于做这些的,他们陈家根本就不缺钱,现在倒是见对事业上了点心。姑奶奶说的没错,男人若是被女人甩了,分手后大多都会受改变。

        女孩子大约一米六五,扎着条马尾到肩胛骨那里,夜里灯光闪烁,邹茵看见她右手腕上落着一条红玛瑙的细金链子。她就猜着陈勤森可能之前在和自己逛街的那天,就已经在迟疑着要不要和她在一起了。看他们两个坐在板凳上,背影一伟一柔的,应是十分般配。

        隔天中午,邹茵买菜骑电动车路过柳树下,骑得慢悠悠,盛夏阳光炽烈,带着头盔和皮肤风衣没人认出来。那会儿那里不少阿姑阿婶在树下纳凉,张氏逗着隔壁太太的小孙女儿,哟哟的心疼着。

        隔壁太太问她:“阿森也快了吧,听说那个女孩子定下来了?”

        张氏攥着小囡囡粉嫩的手指头,说:“还没正式定呢,就听他说不讨厌,还能处。”又道:“要我说,小孙子不如小孙女疼人,瞧瞧这娇娇的。”

        隔壁太太:“能处就快了,阿森只要对那女孩子好,没准明年就能抱上小的。”又说:“先头邹家的姑娘可是好多年都没动静。”

        张氏人好,从来维护邹茵的。答她道:“也不是,他们年轻人有自己的打算,顺其自然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