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邹茵陪姑奶奶过了个周末,新的一周就回公司正常上班了。

        之前的工装改良设计一直在按部就班进行,这次博恒优士的改革主要分三个层次,除开以往最普通的户外与工装品类,这次挑战了科研、新技术等领域的中高端市场,主要在面料、防辐、防潮等基础硬件功能,以及根据不同工种的工作特性而设计的人性化升级功能,与现代美学上的优化。

        好在原定七月底在S市召开的展会,因为一些原因推迟到了八月上旬,从而使得时间尚为充裕些。

        和邹茵预计的没错,公司领导给她提了一个等级的工资,每个月到手多了七百多块。不过也更忙了,那段时间邹茵经常在公司与市郊的工厂两头跑,反复监督进展,像个陀螺。

        到六月下旬时,她总算就给自己买了辆车。是先前骆希鹏介绍的一个车行老板,一辆白色的马自达,车身线条简洁明快,标配下来刚好18万上下。算是邹茵全部的存款了。

        邹茵从2010年毕业到现在,差不多将满四年。刚毕业时工资到手三千多,第二年四千五,再往后就五千、七千的跳,这些年跟着陈勤森在一起,算算吃的、穿的、用的、抹的、戴的,从来都没有比谁短过,甚至是超出了多数人的优越。她自己的钱基本没花,竟然反而还存下来十多万。

        但她不喜欢每个月还债的感觉,因此没有选择贷款,一次性全额付清了。眼下工资入手一个月约八千,除去房租三千和给姑奶奶的一千,还余四千,清简些差不多也能过得去。金牛座的人向来贴近现实,且精打会算,有限的条件下总会尽力做到不亏待自己。

        骆希鹏回去后似乎遇到了些什么棘手,他并不经常与邹茵电话联系,每次打好像都是避开在一个静处。短信隔四五天会发一条,问她“邹小姐今天还好吗?工作忙完记得要吃饭,瘦了要心疼的”。温柔而彬彬有礼的关切。但不知道为何,那平寻的几字短信里,会让邹茵读出他隐匿的踌躇情愫。

        骆希鹏给邹茵的感觉始终是宽容适度的,并没有因为那天在大学树下对她说的一番话,从而展开像言情小说里霸道总裁式的追爱攻势,他依旧是平淡而温和的。

        似乎这样的宽容适度,也让他自己在某些程度上可以有回旋放松的空间。当然,这一切也都只是邹茵的第六感罢了。

        但邹茵很清楚,他对她的并不是那种纯意义上的爱情。

        或许人与人之间的最后能走向婚姻,更多的不是因为多么爱,而是遇见了,觉得可以有意愿和这个人共同走下去,适合跟他/她一起生活,因而也就求婚结婚了。

        邹茵因此也没有费心思去多想。工作的忙碌,倒使她每天都过得很充实,连想起陈勤森的几率也少了。

        六月底周末休息,她开车回了一趟Z城。暑假的孩子们很兴奋,村公路旁是条窄窄的溪水,隔过去就是水稻,另一旁则种着芒果。他们在溪水旁捞着小蝌蚪,溅得淅淅沥沥的,溪水是陈勤森前年叫族堂里找人净化过的,很清澈。

        邹茵才买车上手,开得十分小心翼翼,忽然两只鸭子从田埂下串过来,她一个错手就把车歪进了一旁的泥道里,怎么使力也没法儿上来了。大暑天的开着空调也还是热,她两鬓的头发就染了汗,跟刚蒸了桑拿似的,衬得脸上的皮肤越发白皙。

        阿K正和陈勤森从附近的甘蔗园里驱车回来,看到前面的白色马自达里,邹茵俏美的影子在里头晃。

        他就认出来道:“森哥,那是茵茵姐。”

        阿K二十五岁,比邹茵要小近十个月。

        陈勤森便从副驾下来,走过去敲了敲邹茵的玻璃。邹茵探出脸,看到他,他近日似乎被太阳晒黑了些,棱角分明的脸庞呈麦色,之前的陆军式平头长长了,一根根铮铮帅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近看他,只觉眉宇间愈为隽武。

        邹茵略微窘赧,拂着裙子站出来:“陈勤森,你帮我下忙。”

        陈勤森问她:“买车了?”

        邹茵答:“嗯,才买了不到半个月。”

        陈勤森就换坐进去,附近的几个小孩子看见他,纷纷跑过来围观他倒车。陈勤森几下就把车开出了泥泞,一个三岁的小毛头奶声奶气地崇拜道:“阿森叔叔好腻害。”他就抚了抚他的小脑袋,说:“去玩吧。”小孩儿被他摸得脑袋软乎乎的,抿着小嘴巴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邹茵瞥见这一幕,不禁想起陈勤森在二十三岁的时候,那时看见这样的小娃娃他就反感,会冷酷地蹙眉说:“去玩吧,你森哥生气了很凶!”

        看到陈勤森目光里装着的柔和,她便不自觉地移开视线。

        陈勤森把车停好,出来拍了拍车盖子,问:“花了多少,谁带你去买的?”

        英挺的身躯近着她,看到他颈间别致的黑色子弹头水晶。邹茵莫名气息有些紧,答他:“十八万,骆先生介绍的人,性价比还算可以。”说着谢过他,然后欲倾身进去。

        陈勤森听她说那句‘骆先生’怎么就恁的刺耳。

        他盯着她翘媚而不知的屁股,想了想便柔声问:“明天下午万达有3D的泰坦尼克号重映,你要不要去看?我叫人订票。”

        邹茵回头,洞穿他目中隐约的求好……她后来叫他陪她去场看电影,他都是宁搓麻将不去的。邹茵便无心应道:“我明天上午就要回X市了,下午得去趟工厂,加班呢。”这句说的倒是真的。

        陈勤森看着邹茵,他心里愠着话,想说这女人她哪怕真的被人上过了,次数两次三次的他闭闭眼睛就他妈忍过了算。

        陈勤森就对着邹茵背影说:“邹茵你就说你还会不会回头吧?九年的感情说不要就这么算了。”

        邹茵咬了咬唇角,答他:“不会了。陈勤森,你去找个老婆结婚生小孩吧。”

        陈勤森紧了紧拳,复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燃。

        黄瑶在发廊里叫小哥电了一次性的波浪卷,然后又对着大镜子上了个妆,补了层口红。

        她的老公张致列对她真的是惯到骨头里,结婚这么多年对她的脾气无原则容忍,平时一点儿阳春水都舍不得她沾的。她今天把孩子扔在家里叫张致列带,自己就到了双门街的酒吧找到陈勤森。

        对着陈勤森哭婉婉一个下午,说:“陈勤森,你是禽兽不啦?你就这么把我爹往死里逼,做人不能够绝到这种程度。”

        都已经不再是当年青春任性了,看她这副为人母为人-妻的样!

        陈勤森仰靠在椅子上,搭着长腿看她做戏表演,最后只冷漠道:“黄瑶,老子忍你这个三-八也够了,要没我,你老公当年就已经被阿大打残废。你自己做的什么事心里清楚,该怎么收场自己看着办。”

        黄瑶眼泪抹着抹着听了这话就停住,抬头望了眼陈勤森依旧俊逸如当年模样,她想起她从青春开窍起就对他的迷恋,想起他十几二十岁时候的酷劲倜傥,她就悲伤道:“陈勤森,你这个人没有心,谁惹上你谁就是上辈子欠下的债!”

        然后把门一摔出去了。

        隔二天邹茵下班的时候,就在公司大厦的楼下,看到了抱着二胎小宝宝的黄瑶。

        她之所以能找到这里来,也是因为郑村的媳妇舒丽那个大嘴巴,说漏了嘴把地址告诉了她。

        黄瑶对邹茵说:“邹茵,我接下来要说的这几句话,是被陈勤森逼的,他把我爹逼得走投无路了,差着就要挂脖子。你听好了,当年张晓洁刮宫那张单子是我找人做的假,陈勤森没和张晓洁怎样,他喝醉了睡得就跟笨猫一样沉,我也没和他做成。但你别得意,他的我套过,我不仅套过我还咬过,他的人生最初次还是我黄瑶的,你这辈子也别想得他的全部!”

        那会儿边上都是上班下班的同事或者别的楼层的人,她这么抱着个孩子,酸丢丢的、眼圈泛着红的和邹茵说这些,很容易就让人揣测起谁是正房谁是小三之类的故事。纷纷眼睛往这边打量,明显那个年纪大三四岁、抱着孩子的女人更凄凉一点啊。

        我不仅,我还……

        邹茵嘴角不禁蠕了蠕,等回到家后,就给陈勤森打了个电话。

        陈勤森那边原本以为黄瑶这么一解释,邹茵估计该缓一步了。接起电话时口气还十分柔和:“喂?糖糖,我真的没跟谁……”

        不料邹茵硬邦邦的说:“陈勤森,你自己惹的烂桃花自己去收拾,别收拾不清楚了往我这边扯。”

        陈勤森那边嗓子眼里的话就全部咽下去了,寒声问她:“邹茵,老子没和人睡过你也看不上我是不是?”

        邹茵复噎:“陈勤森你不问这么幼稚的问题行吗?”

        他就闷了一句“好”,然后吧嗒一下挂了电话。

        黄瑶的爸爸休想再从陈勤森这里讨得一点便宜了,陈勤森扣着合同油盐不进,每天该做什么照做什么。

        他拿了30万给何惠娟的后妈,让何惠娟后妈以她自己凑来的名义给郑元城。

        他前阵子一直在忙葵花园和甘蔗地的事,附近一片园子缺人打理,都快荒了,陈勤森就给买了下来,一面搞田园种植,一面搞周末农庄。叫村里开小杂货店的哑巴阿克去打理,他那一排店面马上要拆迁扩建马路,拆了他就没得糊口了。这么一来,陈勤森干脆把附近村里几个困难没生计的都叫过去帮工,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就业的机会。

        挂牌的那天市电视台都来采访了,陈勤森给他的庄园起名叫“微陈里.向阳庄园”,记者举着话筒问他:“陈先生为何起这样一个名字,有何寓意?”

        电视里的陈勤森穿着便装,答说:“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我本就这世上一个凡人,没什么鸿鹄之志、一飞冲天的,日子过得好就好,大家都开心。”

        旁人听得朴实,都夸陈家大少爷惠民普善。有心人听了,怎么就跟针戳着似的,仿佛就专专只为了说给某个人听。

        姑奶奶和邹茵坐在电视机前吃饭,姑奶奶就说:“你看看少宝他现在。”

        她以她看了一百遍还珠格格和台-湾苦情剧的情感心得总结道:“我跟你讲啊,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如果呢,他跟着一个女人很多年都不改变,突然分手后就一定能够改头换面了。你看他,以后对下一个老婆肯定是百依百顺,踏实本分的。”

        邹茵一点也不想看,就答说:“都分手了,说这些没意思。姑奶奶这个点不是要看剧,怎么给忘记了?”

        说着给她调到了中央八套的《意难忘》,姑奶奶顿时又沉浸在那807集的悲喜交加里,忘记了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