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酒吧里,阿K把郑元城领到这边安静的角落。侍应生给他递下一杯冰镇啤酒,恭身问陈勤森:“森哥要来点什么?”

        陈勤森整了整衣领:“常温可乐,不加冰就好。”

        郑元城问:“怎么喝起这个了?”

        陈勤森挑眉:“没事就戒了。”

        郑元城听了笑:“这么快就过不去了?我知道这感受。跟了我们这么些年,在身边日子安安分分,三魂七魄归心,没觉得有什么。去掉就跟缺了块肋骨,架不住。”

        说着自己点了根烟,抿一口,烟雾弥散开。

        他一样也如当年隽逸,只是皮肤看起来更近太阳色了些,身上穿着两百来块的地摊T恤,也掩不尽曾经家底华贵。

        陈勤森不置可否,示意小弟拿烟灰缸:“听说你准备把金山湾那块地卖给阿大?”

        郑元城默了默,支吾:“是。”

        又道:“老子现在这样的情况,自己干没本钱,卖掉不是早晚的事?”语气里不掩自嘲。

        郑元城的那块地,是他母亲去世前单独留给他的,不算在郑氏集团拍卖的财产里,因此也算是郑元城唯一的一条后路了。但地皮面积很小,不过两百多平,夹在陈勤森和阿大那两块的中间,甚至在前几年还是一片荒凉湿地的金山湾,不起眼到根本没多少价值。即便现在说是要开发了,可那么点巴掌大,夹在中间被挤压,能有人肯买都算是难得。

        陈勤森听完劝阻道:“元城,你明知道当年那件事,魏老大他们那边应该不会多干净,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生意。你需要钱可以和我说,我们是怎样的关系,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郑元城一直是清楚的,可是忽然又有些模糊了。

        或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譬如被黄瑶爸爸点醒,说陈家就是要让你弯着腰问他们借钱,不然你看怎么办,你明明有地,他们买了,你也就能有周转的经济,他们偏拖到现在还不买。这块地是商业区,你这么点地盘要卖不好卖,自己起事吧,没本钱,倒不如归到阿大这边,这样你手头有了周转,KTV那边的融资你也够了,万事不求人。

        黄瑶爸爸还说,陈老太爷早年因为集团的事,本就与郑元城父亲发生过不悦的,当年陈家没准在郑家这件事上也有些猫腻,不然郑家财产拍卖怎么价就被压得那么低?

        彼时泰山压顶、濒临崩溃,郑元城在颓废之下不及细想,此时再提起不免就被他导引。

        但口中只说:“那件事把你们陈家也拖累了,怎么好继续麻烦。”看着陈勤森英气的脸庞,又忽然怨起:“你嘴上说得好,知道我缺资金,你早不买等我要卖了你再来充什么马后炮?”

        语气突然不善,可见是压抑在心中已有些日子了。

        多少年的兄弟,从来都不曾黑过半点脸的。陈勤森不由揪起眉头:“当年那块地分文不值,若叫老爷子买,他要给你多少钱合适?元城,你需要的陈家会尽力帮,我们三代世交了,老爷子不买,是要给你留下最后一点立身之本。现在眼看就要坐地起价,你再按捺些时候等待机缘!”

        郑元城听得又有些动摇,但最后还是吁了口气,颓丧道:“勤森,我们都已经不是当年,你有你陈氏祖业的风光道,我也要走我的独木桥。何惠娟跟了我这么多年要生了,我连婚戒都欠着她没买,马上还要有个宝贝闺女要养,我不能再这么混瞎下去。”说着便把冰啤一饮而尽,起身往门口出去。

        阿K走过来,问:“森哥,那要怎么办?”

        黄瑶爸……

        陈勤森捻着杯子:“能怎么办?事是谁整出来的,那就找谁去办!”

        夏夜的X市人影憧憧,等到把车开进邹茵之前住的小区,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

        陈勤森开门进屋,径去卫生间里冲完凉,惯性掏出手机往枕头上一躺。龅牙的绿鳄鱼在微博界面闪了闪,映入眼帘便是邹茵六点多时发出的一条:“额间那一下,突如其来的求请……”

        他的心仿佛就跟哪里被刺得一紧,再想翻翻还有没什么别的,却翻不到。

        在对待爱情这方面,陈勤森的占有欲一直很强,气量还狭小,猜忌心重。

        邹茵对于他的一切都是最初的,陈勤森承认,在他23岁的年纪里,见惯了风尘妖月的小太妹,邹茵作为一个干净漂亮又有些骄傲的三好学生,对于他而言,是带着新鲜、捧护、攻占、又有些忐忑心理的。在他咬住她嘴唇的时候,咬一下便知道自己是她的初吻了,那样甜润的滋味,笨拙地躲闪又羞涩纠缠着他的舌头。还有他后面的第一次进到她,他的悍然更甚至叫她疼得眼泪都冒出来,牙齿咯咯地打着颤。这么多年习惯已入骨,他无法忍受她的一丁点被别人占用。

        陈勤森就噔噔摁键盘,给邹茵发了条短信:“在干嘛?”

        复又:“看到我银色那把剃须刀没,找不到,要用。”

        等了二十分钟没回应,他心里想的就更多,这个时间十点半过不到十一点,她贯日不会在这个点睡觉,谁知是在忙什么没顾上。

        他就拨了一个过去,果然响了半天没人接。陈勤森阴沉着脸,再拨一个过去,响了几声那边竟给摁掉了。

        陈勤森就不自禁咬起嘴角,浓眉间一片阴郁。他也时常在宠疼她的时候,因为电话的吵扰而烦躁得干脆关掉。

        眼前浮现起邹茵与别人缠眷的画面,男人大抵有一个光洁的脊背,是她喜欢的那种有文化又他妈看似有品的家伙,他想象她跟鹅蛋一样白翘的屁股,他就满腔的愠怒无从倾泄。

        陈勤森一直就知道邹茵没对自己百分百用心,她对他的依恋,只是因为她需要有个人陪,她小没爹妈疼,她贪心怕姑奶奶走,想再多有一份真实的温暖。心底里还是看不上他,也从没接受过他的纹身,尽管那是一件难得的封关之作。她吵架后亲吻他的纹身,以此向他示好,不过是一种虚情假意的宽慰,是她的自欺欺人和自我麻痹,因为怕他能给的温暖离了她去。现在她翅膀硬了,人际广泛了,可以不再稀得了。

        但晓得分手了,说好不能干涉她恋爱,陈勤森也就只好憋着。可她什么时候找他没打通过电话?他的几个活动场所她全都知道,发廊理个头、男师傅;桑拿房蒸个浴,一帮兄弟;酒吧里喝几杯、自己开的,她的电话他设置了专门提醒,从来她打过来没超过三声他就立时接起。

        “嘟——嘟——”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不在服务区,如您有……”

        “操,邹茵你能不这么婊啊!”陈勤森阴郁地把手机掷向床头,抬手摁开电视机遥控。

        一夜没睡。

        隔天开车回水头村,下巴上便有新剃过的胡茬痕迹,整个人的气场也冷沉沉的,随便套一件Lacoste的T恤和长裤,左腿微微一点瘸,生人勿近。

        时值端午前夕,附近几个村族按照老传统,都要在近海的水域赛龙舟。各家各户门前也都挂起了粽子,插上了茱萸。

        阿K忙得晕头转向,愣头愣脑地跑过来问他:“诶,森哥啊,那个打头阵和敲鼓的你看叫谁去好?”

        陈勤森就没好气地瞥一眼:“不行你上。两条胳膊长身上,是用来夹筷子还是夹脑门?”

        森哥对下属从来周到,是很少这个样子的。阿K看着他发青的眼窝子,也不晓得这又是谁把他气伤。打了个激灵,只好改去找徐萝卜安排人。

        六月3号那天端午,陈勤森忙完村里赛龙舟祭祀等七七八八的事,下午就在双门街的酒吧里补了一觉。

        大约晚上八点多起来吃了个饭,然后开车去到张晓洁的休闲屋。

        在去之间,他先喝了两杯红葡萄酒。使得到张晓洁店里的时候,张晓洁便闻到了一股酒醉微醺味。

        她这个店的消费不便宜,客人虽然不算多,但一单单算下来仍是赚的不菲。

        陈勤森在角落的沙发上惯常坐下,张晓洁便长发飘飘地到他跟前上了杯茶。

        陈勤森今天穿着闲适,只冷俊的脸庞不掩阴沉。张晓洁轻声问他:“森哥看起来不高兴,是不是邹小姐那边受了不快?”

        这是她第一次在陈勤森跟前直接提及邹茵。

        以前人们都说她为了陈勤森守身如玉,默默等熬。即便是之前陈勤森和邹茵分手了来找上她,她也从来都是逆来顺受,因为知道自己在陈勤森的心里和他那个女朋友没得比。这么一提,倒好像有点把自己摆开、把邹茵往前推的意思了。

        她今天穿了件绾色的收腰连衣裙,皮白腰细长的,美得清婉而古典。陈勤森揽住她,弹了弹她脸颊说:“提那个婊-子干嘛?这么多天过去身上该好了,今天我把五年欠下你的,好好补偿给你。”

        酒吧昏朦的灯光下,他的五官倜傥风流,张晓洁脊背微微一凉,但看着他的酒气,也就赧红脸道:“森哥你喝多了。”作势又给他倒了两杯啤酒。

        陈勤森仰头饮尽,转而呵她耳垂:“都说端午的酒阳气最盛,今晚你要是能怀上,改天我娶你进门做少奶奶。”

        夜里十一点多,阿K把他们送去订好的酒店,准备过个没人打扰的二人世界。陈勤森醉意朦胧的往床上倒,张晓洁俯在他胸口,轻轻勾解着裙带说:“森哥你先躺会,我去冲个凉出来陪你。”

        未冲完,陈勤森就干脆半真半假的睡下了。第二天醒来,一面白色的被褥下风景半掩,身旁还有张晓洁印有痕迹的浴巾。

        陈勤森的眼底就掩了阴柔的笑,问她:“昨晚弄疼你了是不是?”

        酒吧办公室里,录像机放了有几分钟,陈勤森摆手叫徐萝卜暂停。

        长眸盯着张晓洁苍白尴尬的脸,平淡道:“08年11月,吴茜要做第一次心脏手术,缺了七万块,黄瑶爸爸的账户给你转账补齐了。11年7月,黄瑶给了你三万,让你怀过孕的事暴露出来,你又从老子这拿走了20万块,填了吴茜第二次的四万手续费,其余十几万开了这个休闲屋。是谁给你的胆识,敢在老子头上动土?”

        录像屏幕还停在张晓洁把陈勤森扶好,然后安安静静睡在另一旁的画面,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做。

        张晓洁看着对面靠椅上,已然恢复一贯酷厉深冷的陈勤森,心底里不免惊慌害怕。

        陈勤森懒得看她,只说:“老子的手段你该知道,多余的不需要我提醒。”

        她卯了卯唇,末了无奈托盘而出:“是黄瑶。黄瑶说看不惯森哥痛快,她爸爸想赚郑氏破产的钱,就串通了魏老大那边动黑压人,一边让我去偷看你这里有没有财产拍卖底价,一边去和阿大通风报信,中间饱赚了一笔。我本来不愿意,可黄瑶说用不着陪-睡,她说森哥……说森哥你喝醉以后,就是吃你的那个……你,都不会有反应。还说这事儿就她知道,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说就得叫森哥你难受一辈子。我因为需要钱,这就、硬着头皮应下来了。”

        额……这个更劲爆诶,一旁徐萝卜听得不免唏嘘。

        果然是如此,当年郑氏拍卖财产以资抵债,那是和老爷子共商之后,最后一条没有退路的退路了,怕是正因为资料被翻,加上魏老大那边的黑-势恐吓,最后价钱都被牢牢地控在底线价,而魏老大也一下子翻身做大。

        陈勤森隐着盛怒,复问:“那老子和女朋友结婚前,你后面弄出的医院单子怎么回事?”

        见惯了他在自己面前的阴柔与多情,张晓洁看他此刻这样的势气,愈发的苍白紧张。忙道:“我本来做了一次就收手了,可那阵子还需要钱,是黄瑶出的主意,她说她就看不得你森哥好,就是不想让你和女朋友痛快的结婚,她就去找人开了假证明。”

        “操,姓黄的这个死三-八,她自己都老公孩子热炕头,这次怕是又想故伎重演一次!”阿K在旁边骂道。

        陈勤森都懒得置喙,就对张晓洁冷声道:“一报还一报,谁欠的谁还。你欠老子的二十万,该算利息多少还多少,其余的该这么做,你自己心里掂量。”

        六月十几号,邹茵进修完从H市回来,就听说陈勤森把那块地以100倍的价钱卖给姓刘的老板了。

        这个姓刘的和黄瑶爸爸原是一伙,两个人和阿大打了包票,信誓旦旦一定把陈勤森这块地买下来。阿大因为上次已经见他得过一次手,这次也就轻信了他,自己跑去魏老大跟前再信誓旦旦一番,魏老大就放手让他去融钱了。陈勤森的地他们还没到手,对外就已经夸了海口,把他的那块地也并上一起去胡吹海夸的融钱。

        某天晚上陈勤森在休闲屋宴请姓刘的,张晓洁倾力敬酒奉陪,姓刘的已从黄瑶爸爸那里知道张是自己人,当夜美女佳酿在怀,喝得云里雾里的不知山南海北。陈勤森看时机成熟,就叫人把他口袋里的契约悄悄换掉,然后哄他在上面摁了手印签了名。这块地姓刘的磨了陈勤森三四个月,眼看着终于到手,签的也是感慨万分喜极而泣。

        不料隔天醒来一看,那合同上面的数字后面怎么多了两个零,大写的也成百倍了。合同规定半年内付清全款,付不清照违约赔偿30%。干,吓得姓刘的连忙找到黄瑶爸爸,两个人再去找阿大,这么贵买来吃屁啊,阿大哪里买得起,就是赔30%那也是天价了!

        那阵子阿大天天想着法儿的欺上瞒下,黄瑶爸爸哭哭啼啼地到处求人拖关系想见陈勤森,说自己好歹也是他没缘分的前老丈人,不看佛面看僧面什么的。

        他还有脸说。

        陈勤森皆是一概拒客,只对外放话说:“地是你们自己要买的,吃了的总要吐出来,买不起就该多少吐多少吧。”

        陈家那个瘸子少爷,忒他妈蝎子狠毒啊,这是把人往绝路上逼!传出去黄瑶爸爸挂脖子的心都有了。

        老爷子达地知根,炳如观火,早许多年前都看得明了。对此是不表态的,只任由着自个儿孙子去做。

        邹茵那时候还不知道陈勤森跟张晓洁掰了,还把张晓洁那朵白莲花的二十万连本带利息算了回来。六月的夏天,村公路旁一边是葱葱郁郁的水稻,一边树上枝头挂着喜人的芒果。

        她打车快要进村子,的士司机忽然接到电话,说他老婆在医院要生了。他就急急忙忙把邹茵放下来,调头往市妇幼方向赶过去。

        周末小孩儿们在捕蜻蜓,自己也跟蜻蜓一样飞来飞去的,路过邹茵身旁,嘻嘻叫一声:“茵茵姐姐回来了。”

        邹茵也笑着和他们打招呼,陈勤森正在前边几步擦车玻璃。穿着闲散的拖鞋,黑色背心和短裤,挺拔的脊背在阳光下晒得黝黝麦色。

        看见邹茵回来,目光不由一亮。他近日倒是脸庞瘦削了些,那眉眼口鼻便愈显得英俊了。

        两个人谁也没好脸先搭理谁。陈勤森忍了忍没忍住,问:“去哪了?要不要带你一段?”

        邹茵瞥开眼神不看他,说:“不用,我几步路就到家了。”

        她那天晚上是因淋了雨有点头昏,便吃了感冒药先睡了,隐约电话吵人,她摁了静音,后面手机没电自己关机了。醒来看到是陈勤森问剃须刀,她就没搭理他。之前的几次分手,他惯用的伎俩她早已经很明白。

        陈勤森睨了眼她这次回来后,因为进修学习而养得越发娇润的皮肤。他抿了抿嘴角,复又没骨气地问:“邹茵,你他妈是不是跟人睡过了?”

        邹茵不知道他哪又冒出来这种想法,都分手了,没事还猜疑她。邹茵就说:“你既这么说,那就是睡过了又怎样。”

        陈勤森一腔气堵在胸口,两个人自此就互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