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陈勤森把车开到他在双门街的酒吧。这个酒吧他在08年与两个当时打桌球的朋友一起合股开的,生意虽然不算火爆,但也一直尚可,他得空都会过来看看。

        酒吧的二楼是他的办公室,打开门进去,正中是个实木的大办公桌,靠窗的墙边是一排庄肃的黑色皮沙发。往里有个小门,隔间就是他带淋浴的卧室了。

        他在酒吧里连着个这样的睡房,邹茵这方面其实小气量,曾经因此对陈勤森很是警惕过一段时间的。但事实也证明,他确实是做过了背着她越矩的事,那就是张晓洁。

        此时,陈勤森摁开灯,扶着张晓洁的肩走进去。

        张晓洁身高一米六七,踩着六七厘米的高跟鞋,站在穿鞋一米八过的陈勤森身旁,陈勤森微一低眉便对上她素洁的脸庞。

        他把她的包接过,扔到了沙发上,然后对她说:“你在这里坐坐,我先去冲个澡。”

        他在她的面前都不说老子,只说‘我’。手掌搭在她削薄的肩上,轻轻柔柔,语调也轻柔,配着那副冷俊倜傥的姿态,张晓洁就很艰难抬头与他直视。

        抿唇答了他声:“好,森哥你去忙。”

        陈勤森捏了捏她偏长的古典鹅蛋脸型,然后就脱下T恤解开皮带往浴室走去。

        他习惯健身,手臂的肱二头肌和脊背线条都甚是硬朗,腰腹下包着风景,张晓洁睨了一眼,敛着局促慢慢地在沙发上坐下。

        陈勤森进浴室前又退出来,把手机闹钟设置到了00:35,再把闹铃也调成了来电的电话铃声。

        十多分钟后冲完澡出来,看到张晓洁还抓着裙摆坐在那里不动。

        他便俯身过去问她:“怎么还不脱衣服?”

        长臂兜着她的腰,促她贴近自己,一手便去剥拉她藕色的连衣裙,看到里头同色的内衣带。她的胸小,可能还不及邹茵的三分二,陈勤森复问:“是太久没人和你做过,紧张了?还是在怪我冷落了你这么多年?”

        他在圈内,酷厉阴沉的手段是人所共知的,唯就只在邹茵的面前,才会对她脾气退让得像个柿子。

        张晓洁敬惧地站起来说:“不是,森哥,我……今晚恐怕是不能伺候你,刚巧身上来了才第二天。”

        陈勤森一幕不错地看着她说完,目光些微一掩,但只宽慰道:“反正天也晚了,那就早点睡下吧,等过几天事好了我再补偿你。”

        凌晨十二点过,两个人躺在两米宽的白色大床上。五月底的天,在Z城已经是进夏了,好在靠海城市的夜晚还算凉意阵阵。陈勤森穿着背心短裤,长条地仰躺在左侧,张晓洁套着一件邹茵剩下的睡裙,也长条的躺卧在右侧。

        陈勤森健劲的身躯在暗夜里,散发着成年男子的荷尔蒙讯息,两个人各自枕着枕头,张晓洁和他隔着约二十厘米的距离。

        如果真的默默在心里为他等了五年,那么此刻的她,即便是再内敛羞涩,即便身上有大姨妈,也会因着对他的眷恋与怨念,而情难自禁或者干脆双眼通红地蠕进他的怀抱里,渴望得到他温暖的慰藉,更甚至主动去环住他的颈项拥吻他。

        譬如那一年分手了三个多月的邹茵,两个人在姑奶奶离开之后又和好,那会儿爱得就跟天荒地老、生离死别一样的浓烈。

        陈勤森虽然可以感觉得到,张晓洁似乎正极力地试图靠拢自己。但那种靠拢却不是他所以为的甘心情愫,而他也没有主动去揽她的欲愿。时间走到00点35分,手机闹铃响起了电话的音乐,他就喂了一声佯去阳台上接,几分钟后走回来,俯下去在她的身边抱歉道:“林子里出了点动静,我可能要过去看看,你一个人睡在这里。”

        分明察觉到张晓洁宛若悄然大舒口气,对他答:“嗯,那你路上小心点。”

        陈勤森就蹭了蹭她的头发说:“最近太忙,也没能抽空好好陪你,夜里要是寂寞给我打电话。”

        说着就拿起钥匙起身出去了。

        凌晨一点的高速公路上,车窗子半开,夜风擦着玻璃发出呼呼响。陈勤森点了根烟,耳朵一直专注着车里的收音机。

        那头起先安静,没多久便传来细细的女声,说:“小茜,我没事了……今晚他走了……以后……以后不知道……反正我再想想办法吧,你不要担心。”夹着心有余悸与宽抚、喟愁的语调。

        陈勤森就冷淡地勾勾嘴角,把频道拧成了粤语老歌的音乐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