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两个人做完,抽了些纸巾收拾净了,邹茵也没有要留陈勤森用中饭的意思。

        床摇得太猛,腿架子有些不稳当,陈勤森拿了把锤子和铁钉给邹茵固稳。修好后试了试,便站起来问她:“那我走了?”

        邹茵靠在书桌旁,已经换了一身休闲的T恤短裤,答他一声“嗯”。

        眼睛也没有正视他。

        陈勤森睨着她衣衫下被自己啄红的影影绰绰,心底里就都是无奈。这个拔-吊无情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一分开她就能冷漠不睬。

        陈勤森就搬起箱子,对邹茵说:“搬家那天和我吱一声,我过去帮你。”

        他站在门边,已经理的陆军式平头,衬着闲适平展的T恤,使气质显得比往日更要冷隽笔挺。房间里恩爱的眷眷靡靡还未散尽,邹茵依旧没抬眼,说:“到时再看吧,你出去把钥匙给我留下。”

        陈勤森就下楼去开车了。

        不多会儿到陈宅,徐萝卜见他出去这么久,一去就去近两个小时,回来脖子上还挂着一点小草莓。徐萝卜是过来人,看女人眼光毒辣,像张晓洁那种柔弱纤纤的女人是最容易让男人动情的,更何况中间还刚刚空置了这五年。他脸上就堆了讪笑:“森哥去城里这么快就回了啊?”

        陈勤森勾唇斥他“胡说什么”,自去后备箱打开盖子,吩咐道:“叫人帮我把这些拿上去。”

        徐萝卜看他面色不霁,才晓得是去邹茵那边了,就没再敢多说什么,对身后闲散的小弟招招手。

        那段时间李梅的微博账号被盗走,邹茵就干脆把几个不怎么联系的大学同学也都悄然屏蔽了,时而发一些心情或心事在上面。现实里她也不爱同人念说这些琐碎。

        她住的这块地方临近洼地,晌午比较安静。听着陈勤森熟悉的车轮声开走,她倚在书桌旁默了默,就给自己发了条——

        [刚才又心软了,每次对他都这样。总是宽容和沉沦,就永远不会有结果,必须不能再有下一次。]

        她的微博阅读量一直很少,撑死了十七八个,最近倒是常有越过二十。大抵玩微博想涨粉就必须多发,邹茵也并非太在意这个。

        新的一周开始,上班没几天,关于陈勤森和张晓洁复合的消息就传得四下沸扬。邹茵虽然身在X市,但反正这些消息总能够传到她的耳朵里。

        说是五月2号重修旧好的,对于陈勤森和张晓洁的复合,多数人都表示无可厚非。毕竟张晓洁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默默等待了那么久。就好像琼瑶剧里的女主角,弱势的一方总是备受同情,而邹茵这个正式的女友,反而像是剧里自私狭隘的太太了,既然分手,那就理所应当地不能再继续独霸男主角。

        算算他们和好的日子,隔天陈勤森竟然又若无其事地对自己用尽柔情。彼时邹茵坐在电脑前,气得眼圈都红了。她那天还因为他的一句“老子爱过的女人”而心颤,甚至在最后刻骨铭心的那一刻,又容他在她里面内-摄了。现在想想不是自作多情犯蠢吗,都说是“爱过”,是已爱“过”了的。

        邹茵手机通讯录打开在陈勤森的号码处,几次咬着嘴唇欲拨出去质问他一顿,陈勤森你这个混蛋渣滓臭流氓。但最后都长咽一口气放下了。算了,本来都是自己强行要分的,随他去。

        她最后就只在微博打了个感叹号,又打了个句号,配字:恩断义绝,挺好。

        一条条把之前关于他的照片或者记录都删干净。她的微博是从2010年就开始的,关于他的博文比较多的是在11年7月和他闹翻前,那时候陈勤森带她出去吃饭、看电影或买东西,她常会在他低头系鞋带,转身取东西的时候给他来一张帅气的抓拍,然后发出去说:“今天又和男票出去干嘛干嘛了”“不吃爆米花的森森看起来像个失宠的孩子”等等。

        陈勤森每逢这时候,总会佯蹙眉宇问她:“邹糖糖,你老偷着摄我魂干嘛?”

        邹茵嘟嘴答他:“就喜欢。”

        “无聊,那么看不够老子啊。”他就嘴角勾笑地揽过她,但他反正是从来不屑鼓捣这些的。

        张晓洁那桩事闹出来后,她就很少发了,偶有发一条偷拍他的背影,自问说:“舍得,还是不舍得?舍得要怎么对他说,难下决心。”去年十月也有一条:“三个多月了,仍然没动静,天意吗。”

        邹茵以前再吵也舍不得删尽这些点滴琐碎,这次真的手下不留情。发现那个带粉红绢花的龅牙绿鳄鱼,在很久之前的哪条微博上,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滑点了个赞。想来是没事半夜在那刷她的微博记录玩,她就拭了拭眼角闷出一句:“吃饱了闲的啊。”

        但第二天开始她就照常上班吃饭睡觉,都刻意不再去想。

        原本打算五月的第一个星期日搬家,因为周末下雨,便又延后了。五月十四是她的生日,因为要上班,就没能回水头村和姑奶奶一起过。中午的时候何惠娟给她打电话,说晚上郑元城有应酬,叫她过去她店里吃饭。

        那天老板万幸没开会,邹茵下班就过去了。何惠娟肚子已经快六个月,小西瓜似的鼓起来,她后妈和郑元城经常给她煲鸡汤补益营养。从下午起她就把土鸡放在锅里炖,等到邹茵来了后,两个人各下了一碗寿面又炒了三个菜。

        何惠娟问邹茵:“你没事吧?”

        说的估计是张晓洁那件事。

        邹茵答说无所谓,既是分手了,他反正总得找,不是找这个,也是找那个。

        何惠娟怅怅然听着,就默道:“反正你能想开就好。”

        又说:“恋爱也未尽然就一定是有始有终的,很多人初恋谈得要死要活,非谁没谁的,等到后来找了个合适的老公结婚,再过很多年回忆起来,又觉得当年的那个男朋友其实也就那样。你再谈一次就好了。”何惠娟说。

        邹茵戏谑她:“上学的时候不见你一套一套的,怀孕后成感情专家了。”两个人气氛又和乐起来,一顿饭倒也吃的有滋有味。

        回去大概九点多钟,因为离着不算远,走路大约二十多分钟,邹茵就没打车。走到拐角处一家酒店的门口,看见郑元城和黄瑶爸爸、还有阿大一块走出来。

        黄瑶爸爸顶着他半秃的额头,一边拍拍郑元城的肩膀,一边又拉拉阿大的手臂,好像在给他们两个说合着什么似的。夜色下雾气湿朦,郑元城穿着一件普通的立领T恤,似低着下巴,半踌躇半谦微地点了点头。他已经不再有当年的豪气了。一旁阿大腆着个啤酒肚笑哈哈的,一副居高临下做派。

        郑元城是陈勤森的铁哥们,陈勤森和阿大的梁子结得深,每回阿大找什么茬,那时还是郑氏集团公子的郑元城都会出头出面,如此一来,郑元城应该也算阿大的死对头才是,怎么三个人会在这里。邹茵不由驻足看了一会,寻思着是要把这件事告诉何惠娟呢,还是托阿K转告给陈勤森。

        默了一会儿就拐道回去了。

        五月十七日周六搬家,周五晚上邹茵吃完饭洗完澡就开始归归整整。原本以为不需要搬动家具,应该没多少物什,不料整理下来还有六个大编织袋加五个大箱子,不包括她阳台上种的那些花花草草。

        她拍了张行李的照片发微博,说[明天搬家了,一切要有个明媚的新开始。]

        大约十点半的时候陈勤森忽然打电话过来,问她:“明天是不是要搬家了,需不需要我过去帮忙?”

        他的电话原本已被邹茵设成黑名单的,这次打来的是个陌生的号码,邹茵看到显示本市的来电,还以为是哪个公司里的同事。

        接起来听到熟悉的低醇嗓音,才明白是他。邹茵就问:“陈勤森,你换号码了?”

        陈勤森答:“买了个新手机,两个换着用。”又复问要不要帮忙。

        他说话的背景里,有轻柔的音乐隐约缭绕,邹茵猜着他那会儿估计在张晓洁的店里,心里头就膈得难受。她就对他没好气,答说:“已经约好了骆先生,你不需要过来了。”

        她只平平静静地回答他,也不质问他其余。陈勤森那边似隐着情绪般,沉语道:“那我明天过去看看,你早点休息。”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隔天早上九点多开始搬的家,叫了搬家公司来,一辆中型的货车,准备拉一趟过去。

        原本前些天骆希鹏打电话问邹茵时,邹茵还是委婉推却的。她有个毛病,不是特别亲近的人,不想把人往私宅里领。

        骆希鹏就开了个玩笑问:“邹小姐莫非是怕我去你公寓里蹭饭?放心了,我只是不想邹小姐一个人看起来太辛苦。”

        他这么一说,邹茵若再推拒反而显得忸怩了。

        所幸叫来了骆希鹏,不然一个人还真应付不过来,因为楼上的行李搬下去没人看,总得上下都有个人才好。

        邹茵在楼上指挥琐碎,骆希鹏在底下一楼帮忙看着。

        陈勤森十点不到就开车进小区了,穿着一身黑色的便装推开车门,便看到骆希鹏站在花坛边吩咐工人。

        骆希鹏二十九不到三十岁,比陈勤森略年轻些。两个人站在一起,骆希鹏是阳光亲和一款型,气质也更显高大现代;陈勤森在他面前则更为清隽精练些,耳鼻眉眼也愈为精致,因着陈氏的宗堂环境,陈勤森的气质是中式沉稳与现代冷峻的结合,这是骆希鹏等一般男子所没有的。

        骆希鹏弯着眉眼对他打招呼:“这位是陈氏公子陈勤森先生?”他的目光里虽笑,但其实可看出几许打量和类似瑟凉的意味。

        陈勤森不置可否,也对他颔了颔首:“久仰。上次老爷子大寿,骆先生过去时我正和糖糖在楼上,招待不周了。”

        骆希鹏说:“呵呵,陈先生这么忙,还能记着这事,实叫人感慨。”

        陈勤森回他:“自然要的,糖糖的性子我一向宠惯了,她这阵子闹脾气,我也由着她去,但她身边出现的人我总要留意着些。听说骆先生手头的一个项目,和魏老板的那块地有关?”

        他的言语不亢不卑,不冷不热,但提到邹茵时,总会多几分柔和的情愫。

        这就是那个把她宠护了多年的男人。

        骆希鹏眼中似微亮了亮,答道:“正是,Z城发展日新月异,到处都是金光闪闪的商机,生意人无不想在这里分杯羹。”

        陈勤森收进眼底,笑笑道:“那就祝骆先生前程似锦,不可限量。”说罢就点头别过,走进电梯间摁了6。

        楼上邹茵正站在凳子上,手上拥着几本昨晚忘记收起的书。听见脚步声过来,唤了声:“师傅,麻烦这几本也往箱子里放一下。”

        手往下伸,入目的却是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脸上的表情就不自觉凝住,问:“陈勤森,你过来干嘛?”

        陈勤森目光濯濯地答她说:“娇蛮公主一样的,能有多少力气,老子不过来看看能行吗?”

        邹茵看着他,想到他近日和张晓洁在一起的个中般般,她心里就堵。就答他说:“那你恐怕来错地方了,你说的那种弱小无力的小女子不在我这里。”

        说着自己从凳子上下来,预备把书放进大箱子。

        陈勤森睇着她分明收敛了点的下巴,他心里就疼她。邹糖糖你这个傻女人。

        他就势把她的手腕一托,语调低柔道:“这就吃醋了?之前对你好你不要我,现在几句外头的风言风语你又较上真?”

        都再续前缘了,每天一束花的送过去,什么叫风言风语。

        邹茵仰头看他俊逸的眉眼:“陈勤森你是不是太自恋,我对你一点意见都没有,你要找什么人都是你的事,我还等着你明年喜当爹。”

        反正她就总有那个本事,好好的一句话从她这里讲出来,总能够剜他的心肠。陈勤森目光微黯,问邹茵说:“邹糖糖,我从2号起和她到现在,都没动过她一根指头。你这么往下推我,是在催逼我吗?”

        他既是找了张晓洁,早不晚的,反正都是要和她好的。从前才分手一个月,不是就弄出了一骨肉吗。邹茵卯了卯嘴角:“那你这次记得别喝酒,省的回头又什么都不记得。”

        说着从陈勤森身旁挣过去。

        啪嗒,有纸物从她的书本里滑落在地,发出轻轻一声响。邹茵心里头哽得慌,没有注意。

        陈勤森凝着她背影,默了默,低头看见,他就顺手把它捡了起来。

        ——一个四四方的淡绿色小册子,顶端“协和”两个字样。他长眸微阖扫了扫,放置在一旁。

        邹茵下楼去,货车开到新租的公寓小区里,七七八八把东西弄进去,差不多就到中午十二点过了。她请骆希鹏在附近的餐馆里用了顿饭,原本骆希鹏问是否要留下来帮她,但这样琐碎布置的事情,还是本人亲力亲为的好,邹茵就谢过。骆希鹏公司事务忙碌,也就没坚持。

        邹茵拆包摆件,一直忙到了夜里十一点多,隔天清晨又起来继续忙了大半天,等到下午网购的桌布和窗帘子寄到,差不多一个单人小居就布置得有模有样了。

        已是夜里十一点多钟,整座城市在灯火霓虹中静谧下来。云桐路的休闲屋里放着轻柔的美式乡村音乐,张晓洁穿着一身藕色的连衣裙,伏在吧台和女店员轻声细语。

        陈勤森坐在里头角落的沙发上,沉默无声地看着她清窈的身段。看了一会儿,低语问阿K:“店里有来什么人没有?”

        阿K似乎有点摸到森哥的意图了,两个人和好到现在,他没见森哥像样地和张晓洁亲昵过一回。

        他就答道:“没,晓洁姐也很少和人打交际,基本都是跟那个店员在一块,店里很闲。”

        说的那个女店员,是个头发到耳朵下的一个二十多岁女子,比张晓洁略小些,容貌清白,叫人讨巧心疼的那类型。

        陈勤森盯了两眼,他就走去到张晓洁的身边,对她说:“该打烊了。”又扣住她细盈的腰肢:“今晚你就不要回去吧。”

        这就是要留她过夜了。

        张晓洁轻抬眼眸,睇着他冷隽的面庞,似滞了滞:“阿森哥,我……”陈勤森不等她说话,长臂就温柔地揽过她肩膀,喃语道:“复合快一个月了,大家的眼睛也都在看着,你要想我做为一个男人的面子。放心,我让人送她回去,你坐我的车走。”

        说着叫阿K把女店员送回去,然后拉开车门扶着张晓洁进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