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没想一个星期之后,见到的原来是骆希鹏。

        那天周五5点半下班,邹茵就打车去了海盛,隔着一个区,因为下班高峰期交通堵,去到地方都快六点半了。

        海盛是座十六层的大厦,底下各层是娱乐休闲与餐饮购物,顶楼天台另辟私家餐厅。在周围众多高楼琼宇的包围之下,倒显得别有一番情趣。邹茵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少人了,李梅出来迎她,兜住她嗔怨:“说好的六点过十分,这都快半了,真该自己买辆车。”

        邹茵答她说:“是有这打算的。”两个人笑盈盈走进去。

        李梅把她介绍给朋友,绕了一圈,嘱咐得一本正经:“这位是本太太的大学挚友,刚失恋,各位看着有合适的都留个心啊。”

        众人谈笑寒暄过,李梅才又拉着她单独走到一个男人座位前,说:“看,这就是今晚要郑重介绍的了。我丈夫的朋友,天郦投资集团大公子骆希鹏先生;我的大学同学邹茵。”

        两个人抬头一对视,不禁有点哑然失笑。

        见李梅纳闷,骆希鹏就解释道:“徐太太婚礼那天我就和邹小姐同桌,后来有次在公司楼下碰见,又有幸用了一顿晚餐。”

        李梅听罢哦呀打趣:“枉我多费周折,原来有缘早相识了,那正好,你们聊。”说着把邹茵交给他,自己先忙去照应了。

        骆希鹏边上的座位空着,因为是自助式晚餐,侍应生见邹茵站在一旁,便给她把盘子搁这,邹茵就也自然地落座下来。

        一股淡淡馨香袭近,骆希鹏和颜笑道:“想不到又能和邹小姐共进晚餐,要喝什么饮料,我去给你倒。”

        邹茵答他:“随便来点橙汁就好,我自己拿吧。”

        正要起身,骆希鹏已经先行去取了。

        三月底的天,X市已有春末夏初的潮闷,邹茵穿着白色的欧式小线衫,底下是一条藏蓝的复古高腰包臀短裙,素手捏着小勺子吃点心,看着像脂玉一般莹润。

        骆希鹏过来,不由注视了一眼。这是一个潜意识里有人用疼爱宠护着的女人,不像一些女子,独自单枪匹马,历练了社会人情的攻坚算计,即便柔弱也难免有些锋芒隐藏。她倒是不柔弱的,她只是很舒适不复杂。

        邹茵抬头:“骆先生在看什么?”

        骆希鹏回过神来:“哦,我想起一句话,听人说头旋可爱的女生都倔强,忽然觉得这句话本身也挺有趣。”

        说着把饮料放下,又顺手给她盛来一碟暖胃的点心。

        你的头旋很可爱……不知道为何听着莫名熟悉,邹茵回想,想起青春期时一个与他几许相似的影子,不由又看了看他。

        不过骆希鹏是个很宽容随和的人,带给人的毫无压迫感,话题适可而止,不深入、也不细问。

        骆希鹏问邹茵:“刚才好像听邹小姐说要买车,我认识几个车行的老板,有需要的话可以带你去看看。”

        邹茵10年7月毕业,到现在三年多快四年了,仔细一想,她这些年的工资似乎基本都未大开销,但也没觉得有缺少过什么,因此卡里也存了小二十万。

        邹茵赧然答他:“只是买个便民实惠的,若叫骆先生一个大忙人带路,怕是要叫车行的老板失望呢。”

        骆希鹏听得笑起,然后给邹茵留了张名片。他尺寸把握得很好,并不让人觉得要沁入对方的生活,譬如上次一起吃饭,也没有留下名片和电话,说是便餐,就真的只是吃顿饭。

        邹茵于是就接了下来。

        后面那些人叫他过去唱歌,骆希鹏唱了一首粤语版的《讲不出再见》,声线稳沉悦耳,唱得甚好。邹茵跟着人群一起点赞,他就笑了笑,眼神并不带杂的。说“听说邹小姐从前是学校的播音员,想来歌声一定十分柔美,什么时候能有幸也听一首。”

        邹茵自大学起就没有再进广播室,倒不知他是从哪里听说的,也或者是自己和李梅说过,她便就谦虚略过。

        散场的时间快十点了,餐厅老板大概很有些家底,专门装了个电梯直达底楼。但那天晚上才进去没多久点灯光就忽闪忽闪的,几人为了安全起见,便在12层时停住,进大厦改乘楼内的电梯了。

        十二层是个高级会所,十点多正是人来人往的兴隆时候,电梯口妈妈-桑领着一队小姐出来送客,嘴上抱歉念叨:“森哥最近的品味真是越来越精挑了,这么多妹妹给你也挑不出一两个中意,要不这么着吧,我带你去楼上再看看。”

        “好。”一句简单干脆的低醇嗓音。

        邹茵下意识循声望过去,就看到陈勤森一身休闲装束打扮,被簇拥着走过来。她第一次在这样的场面看到他,隽挺的身躯不掩倜傥,铮铮帅气的眉眼,冷峻又迷人。

        身后一溜十来个一米五六到一米六的娇小女人,浓妆艳抹的,个个满目崇羡地盯着他。邹茵猜着他和自己分手后,必定是逃不离流连风月的,但万没想到他会这么靡乱。她心里揪着紧,但顷刻又释然,见骆希鹏唤自己,就漠然笑笑走进了电梯。

        陈勤森也看见邹茵了,瞥了眼她身旁颇有风度的骆希鹏,他就咬了咬精致的嘴角。

        电梯里,他脸上凝了冷霜,问:“小姐都来齐了没有。”

        前女友劈-腿了,这种感觉一定跟刀戳没差吧。阿K说话小心,答他道:“还有一个说是做头发时刮擦了耳朵,请假了,因为平时生意也不好,妈妈-桑也就没注意。用不用明天再来一趟?”

        陈勤森就漠视道:“不用了,没兴趣。”又问:“那个姓刘的,最近有什么口风?”

        徐萝卜答:“姓刘的意思是,不管森哥报出什么价都好商量,他看重的是地,不是钱。”

        呵,一个刚富起来没几年的暴发户,哪里来的这么大魄力吞下这块地,完全也不忌惮后顾之忧。

        陈勤森听罢冷哼:“口气倒是不小。你继续给我找人,另外也注意下阿大那边的动静。不要把风声传出去,对外就说老子和女朋友闹分手,心情不好了泡妞。”

        阿K在旁边为难:“传到阿茵嫂和陈伯他们耳朵里怎么办?”

        陈勤森:“看都看到了还能怎么办?这些我自然会交代!”说着就走出了电梯。

        邹茵平静下到底楼,心情忽然又烦絮,便婉拒了骆希鹏的车,自己坐末班公交一路慢悠悠的晃回去。

        到小区都已近十一点了,走到花坛边看到停着一辆熟悉的车,陈勤森清健的身影倚在车窗旁,点着根烟似等待了许久。

        她的脚步就顿住,试图从他的身旁绕过去。

        陈勤森盯着她,嗓音低哑:“邹茵,你把锁也换了是不是?”

        “今晚那个就是姓骆的?你就因为他要和我分?”

        邹茵不答他,颔首不看:“你怎么想就怎么是吧。”

        近海城市的夜风吹着她的衣袂,勾勒出她旖旎的身段,那么熟悉,叫人思渴起她的般般娇柔。

        陈勤森一把扯住她的腕子道:“邹糖糖,不要这么无情行不行?今晚不是你想的那样。老子除了那天晚上和你做了两次,这半个月一次都没有过,你不信我,自己碰碰就知道。”

        言罢抓起邹茵的手,将她环过自己的腰,用下颌温存地蹭她头发。

        隔着他腰肌之下,隐约又感受到他那里逐渐嚣起的硬悍,邹茵就厌烦地甩开他的手说:“陈勤森,都已经分手了,你能不能对我也尊重一点?”

        身高一米63的邹茵,穿着细高跟的皮鞋,微微踮起脚尖就正好契合地迎上他的嘴唇。陈勤森忽然就捏住她的下巴吻了上去。在一起九年,现如今的她对他而言,熟稔到如若身体的一只肋骨。不像最初时候,环着她尚单薄的肩,轻轻试探她一下,都能够听到心口扑通通的跳。

        陈勤森执着地咬着邹茵说:“邹茵,老子从22岁见到你第一眼起,就他妈没有你不行了,明知道你心里看不上我,被你嫌弃、惹你生气,可谁让老子就是没种,离不开你!可你要的,我什么时候不满足过?”

        他的嗓音带着沙哑的迷离,熟练的技巧卷着邹茵嫣红的唇瓣,在深夜寂静的花坛边发出诡秘的轻响。邹茵险些都要被他再次沦陷,一缕小风吹过,却忽然闻到他衣裳上陌生的香水,邹茵就很痛苦地甩开,在他英俊的脸庞上煽了一掌:“陈勤森,你刚逛完会所,转身就能对我说这样的话。是不是也要像我小时候一样,等到将来孩子五岁了,再看到你带着个大肚子的女人回来撕扯?”

        她的唇上破了点皮,目光里很认真的含着水光。

        以前煽他,都是叫他陈张宝,打得细声声的,脆薄薄的。这一巴掌没留神,下手重了,陈勤森的嘴角溢出一缕红,邹茵凝了一眼,就提着小包往电梯口走了。

        陈勤森看着她的背影,忽然大声:“邹糖糖我们结婚吧。”

        邹茵脚步微似一滞,继而顺了顺眼角的碎发,摁了数字6,头也不回地拐进去。

        操,要命。陈勤森转身把烟蒂一掷,颓唐地龇牙。

        十一点半的时候,骆希鹏给邹茵发来短信,问到家没,早点休息。

        邹茵客气回了一条,道了晚安。到了半夜一点多,手机又嘀嘀地响起短信提醒,她险些要质疑先前对骆希鹏的评价,打开来看却是陈勤森。

        白色果5的手机屏幕,简简单单一行宋体字,他大抵是已经冷静下来了,说:“对不起。以后你照顾好自己。”

        从来没对她说过这样礼重的话。

        邹茵忽然就嘴角一蠕,蒙住枕头在被窝里卷了两卷。

        陈勤森那晚没出小区,一直就在邹茵的楼下开着车窗。第二天阿K是在交警大队接到他的,半夜睡在车里,挡了后面要过路的道,过路的摁喇叭没反应,透过窗子闻到酒味,就打电话报警连人带车拉走了。

        好在陈勤森醒来,调了小区的视频,是来了之后才喝的,并没有酒驾。

        派出所警官把车钥匙还给他,提醒道:“喝醉了能睡成你这样还真少见,怎么叫都不醒。窗子没关,若是遇到心歹的,人身安全可就不是说着玩的。”

        陈勤森启口说抱歉,下次一定注意。长眸下敛着阴影,一夜之间像憔悴数分。

        几人从大门里走出来,阿K忽然咋舌:“不对啊,睡都睡过去了,那他妈还做个屁?”

        陈勤森蹙了蹙眉,便打电话给徐萝卜,让他去找昨天那个没上班的小婊,说限他一个月内把人找到。

        又叫阿K去HaNa蛋糕屋给邹茵订个早餐过去,阿K以为他又要偏执性起,纠缠不放。

        陈勤森宿醉一晚,心业已凉沉下来,只低叱道:结束了。老子心里疼她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