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他说的哪边家,指的是邹太婆的房子和陈宅。

        这些年两人虽未结婚,但双方通住着,在Z城这样的地方本也见怪不怪。

        爱情谈到一定的时候,便没有了最初的波澜起伏,不会再像那个青春涌动的时代,因为你一个眼神、一句话没有解释清楚,或者是误会,而伤心伤脑一个晚上。渐渐的就像是一日三餐的米饭,天天吃着总是那个味道,忽然一段日子不吃了,才又觉出里头的个中滋味。

        陈勤森的嗓音磁性而低柔,不由叫邹茵本已平寂的心又抓了抓。仿佛看到他披一件绸衫,搭着腿在花梨木椅上打电话的模样。邹茵就回他说:“不用了,我今天加班,没回去。”

        陈勤森那边似默了一下:“忙到快一个月了?”

        语气里听出一点生硬,邹茵还以为他根本不会去记这个时间,因此不回答。

        陈勤森又缓和道:“陈伯和婶妈从新马泰回来,带了不少包和首饰,让你挑挑喜不喜欢,剩下的拿去送人。你什么时间回来看看?”

        邹茵知道张氏不仅是去旅游的,很多的明星都跑那边去求子,她眼前忽然又浮起陈勤森床上那条细细的玫瑰内裤,心里就顿生反感。

        她就答:“再说吧,我最近常加班。要进电梯了,回头聊。”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那我过两天去找你。”这头陈勤森半句话还未落尽,电话里已经传来冷漠的嘟嘟声响。温泉泳池旁雾气氤氲,他赤着脊背上的龙凤纹身,便喷了口烟把电话扔去小桌上。

        徐萝卜在旁边问:“森哥,怎样了?”

        陈勤森没回应,觑了眼阿K问:“房间你收拾干净了?确定她真的没发现?”

        如今的少保哥,已经不再是当年冲动义气的陈少保了,从11年秋天开始,老太爷便逐渐把许多的事情交与他去料理。这二三年来,他已经变得形似散漫而不露声色,没几个人能揣摩他的内心想法,当年的跟班也都改口称呼“森哥”或者“阿森哥”,陈少保已经是过去时了。

        阿K连忙答:“确定。那天都出去了,就我留在前宅里看家,看见阿茵嫂一个人走进去,过了十分钟又拎着一个小包出来,脸上安安静静的,没什么表情变化。”

        徐萝卜听了就在旁边骂:“收拾干净?那枕头下的内裤是怎么塞的?她拎着包出去就是离家出走了,女人都这样。呆壳瓜,叫你办事不牢靠!”

        阿K低头:“那是森哥的枕头,谁敢随便翻呐。”

        徐萝卜被噎得龇牙,又转向陈勤森小心道:“听说她前几天把姑奶奶也接去X市住了,恐怕是不想回来。”

        陈勤森听了,隽逸的脸庞浮起阴冷:“她对我薄凉又不是一次两次。”

        徐萝卜很想脱口而出:她就是气你和别的女人睡觉了。不过不敢张口。徐萝卜在23岁那年就已经和小女朋友结婚,现在已经是一儿一女两个孩子的爹了,疼老婆也爱孩子。

        陈勤森睇了他一眼,仿佛看透他心中所想,问:“那个小-婊找到是谁没有?你们他妈的也没人拦下老子。”

        阿K回答:“那天晚上刘老板请客,看森哥喝多了,就说让你带个女孩子回去照顾下。我看森哥你搀着那女的,阿茵嫂也半个多月没回来了,你心情也不好,就没敢拦。那个女的头发散散的,嘴唇涂得很红,不记得脸长什么样,早上五点多就走了,根本不知道上哪里去找。”

        但晓得这些年森哥在阿茵嫂跟前的小心迁就,他说话也有些嗫嚅为难,不敢把话说太透。

        陈勤森就把烟头一摁,低斥道:“难找也要给老子把人找到,去附近几个娱乐-城、酒吧里挨个问。我只怕她是偷翻了那两块地皮的地契合同!”

        几个连忙应诶,他就起身往储衣柜走去。

        电梯里没人,邹茵进去摁了6。房子在六层,算是个不错的中档小区,X市房价飙涨,邹茵选择在这里租,是考虑离公司比较近。陈勤森本来是打算买下来给她的,但邹茵没让买,他就一口气给她把这两年的房租都缴清了。

        回到家里,姑奶奶正在沙发上看《还珠格格》,看得如痴如醉。

        瞥见她进门,便提醒道:“刚才少宝打电话过来问你,说你没回应怕出事,你给他打一个过去。”

        邹茵边换拖鞋边答:“已经回过了,没什么事。”

        鞋柜旁灯影黄朦,打着她近腰的长发,发尾自然地松卷着。女人的美在十七八岁时是青春羡人,到二十六七那就是味道的美,看哪哪儿都是馨香诱人,到了三四十往上若是再美,那许多就是气质之美了。

        姑奶奶睨着她日益标致的模样,叹说:“你在城里呆久了,少宝一个人在水头村接老爷子的班,你也要常回去看看他。不要冷落了他,两个人要在一起才会有话说。”

        邹茵回答她:“在一起了也没什么话说的。”

        又戏笑道:“姑奶奶看《还珠》,年年看三遍,还看得津津有味。”

        姑奶奶果然便被引开了话题,站起来道:“我看这个紫薇啊,就不要回来认这个格格好了,和尔康私奔也少挨几针扎。”

        进厨房给邹茵端了个甜汤当夜宵,又叹道:“你就是太心高气傲,少保这些年对你的好,我可都看在眼里,是你欺负他的多。”

        邹茵也不辩解,吃了甜汤,进房间洗完澡,打开电脑查了会儿房源,差不多就夜里十一点半过去,她就关了机睡觉。

        隔天清早七点,姑奶奶正在阳台上浇花,门锁响动,看见陈勤森一手勾着皮衣,一手推开门进来。

        她忙把水壶一放,迎出去道:“哦,少宝这么早就来了。”

        如今的水头村,也就姑奶奶一个还留着“少保”这个称呼,叫人听着莫名顺耳。

        陈勤森嗓子有些喑哑:“阿K爸看管的那片族林,昨晚半夜起火,陈伯年纪大了,我替他过去看看。反正是半路,这就干脆过来一趟。”

        他身量颀健,姑奶奶只有一米五二,和他说话得仰着个脖子。

        看他身上似染了点草木灰,微微干燥刺鼻味道,便心疼道:“那必然又是忙半宿了,阿姑正在煮稀饭,这里还有邹茵昨晚剩下的甜汤,要不要先热一点你吃下?”

        陈勤森边换拖鞋:“不忙,等下一块吃吧。”浓眉长眸往邹茵的房间方向一瞥:“邹茵呢?”

        姑奶奶就接过话茬:“她呀,昨晚加班回来快十点,又开电脑忙到半夜,现在应该还在睡。你也进去补个觉吧,等下醒来一起吃。”

        陈勤森应了声“好,”便往邹茵的房间推开门进去。

        一个隔着书房的过道,进去就是她的主卧。落地窗帘轻掩,房间里弥着淡淡幽香,是她身上溢散的味道。

        米白松软的被子里,邹茵穿着一件淡水红的斜襟真丝睡裙,细嫩的手指伸出,下意识地环过旁边的空枕。指尖还抚在ipad上,大约是手不停地触碰到屏幕,画面仍停留在《屋塔房王子》的片尾曲。

        陈勤森还是那样,看到她的一眼起,心思神绪就无奈何地被她带着走了。他们的爱情,在那个没有智能化没有wifi的彩屏翻盖年代,曾经轰轰烈烈的伤筋动骨过,而今在年华里归于平寂,可她的脸,她的一切,还是叫他怎么也看不够。

        他就解开领口的扣子,匍去到她的床上,扳过她嫣红的唇-瓣啃了两口。软被下印出她的旖旎睡姿,他本来想亲两口就去冲澡,忍不住便把手探进去揉捻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了,本章有点短,草稿是周二晚就打好了,昨晚吃了感冒药,脑袋昏昏沉沉的,隔两分钟就睡过去的频率,真是抱歉(。?_?。)?

        谢谢以下土豪美少女的投雷和打赏,大家破费了,炒鸡爱尼萌!

        说了不会虐,就一定不会虐哦(正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