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但邹茵不知道的是——

        在2008年的那个秋冬,郑元城父亲的生意遭遇了致命的崩塌,一个多年得力的骨干暗中做鬼,与背地里黑手来了个釜底抽薪,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使得郑氏集团的经济一下子抽空断层,破产岌岌可危,几个大股东更时刻面临牢狱。

        陈家与郑家多年世交,陈家在郑家的生意里乃是占了百分之四十大股的,这件事对陈家的元气损失亦为惨重,就连老爷子一向泰山稳坐的人也都咳病了一场。

        那段时间郑元城虎落平阳,几乎不再光顾先前的场子,邹茵有在电话里问过,何惠娟也只是答得含糊其辞。

        陈勤森作为陈家嫡长一房的接宗大少爷,压力是巨大的,那年的陈勤森已经25近26岁了,此前他是不管事的,家大业大随由他挥洒。但自这个重创起,许多的事情老太爷开始叫他去应对。

        那会儿邹茵刚与他决绝分手,但其实他后来有去邹茵的学校偷看过她,看到她和那个戴眼镜文质彬彬的男生一起吃饭,一高一矮的从大门口走进校园。记忆里邹茵高中时白皙的素脸,棉布的短袖和蓝布的裙子,变得明媚娇俏,低跟凉鞋衬得她双腿直长,后臀勾勒着初熟的女人味。陈勤森坐在车里隔着窗抽烟,那隽逸的脸庞就浮起一片阴凉。

        在那段内外交困的躁郁下,陈勤森好像就和那个叫张晓洁的女孩子发生了。

        张晓洁生得柳条儿似的,一米67,削肩,苗苗条条的,比邹茵大一岁。她的头发也是柳条一样又柔亮又长,快长到腰了,给人的感觉好像林黛玉。

        陈勤森在分手期间和她发生了事,是瞒着邹茵的,具体有过几次就不晓得了。姑奶奶的出事是邹茵和陈勤森之间的转机,在那之后陈勤森对邹茵呵护愈加,在姑奶奶离开的当晚,他们两个做完一次后,陈勤森就把企鹅头像又恢复了回来。

        他身上的气息和热量是叫邹茵沉迷的,她对他还是依赖,在那段时间,陈勤森则近乎焦渴地宠着邹茵,甚至在床-事上他对她也是极尽的温柔和执着。从大三上学期末到大四毕业,他们基本算是处于一种如-胶-似漆的状态。

        陈勤森房间的那面镜子,就是在他25岁年底安的,彼时安完,邹茵还羞恼得拧了他一把。陈勤森就抓过她的手在唇边咬,目光澈澈地盯着她说:“反正以后都不分开,被你老公看了又怎样?”

        那时候的邹茵对此一直不知情。

        毕业后邹茵回省,在临近的X市上班,工作算是比较顺心不累的。姑奶奶也已经从美国回来,她去了一年多以后还是想这边,就依然打点了归程。邹茵和陈勤森手牵着手走在水头村里,人们都在等着他们的喜事,姑奶奶也终日盼得不行。

        那段时间邹茵常在陈家吃住,张氏对他们说:“老爷子年岁也大了,本来之前有说让你们高中毕业就订婚,我想想你还没见过外面的世界,不能这么早就把你的心绑住。既然你现在还和我们阿森在一起,不然就择个好时日,把事情办了吧。”

        姑奶奶在旁相当高兴地合掌:“好啊,好啊,邹家也有姑爷了。”

        其实回忆起来,邹茵自从认识陈勤森起,在金钱方面似乎就再没有过窘迫。且这些都是毫无觉察的,连她自己都时常没有恍惚过来。那年陈家尚处于元气恢复阶段,并不似最初的财大气粗,张氏把话说得也委婉。邹茵是拒绝不了也没想过要拒绝的,她也想,不然人生或者就是这么顺其自然的走下去了,遇到了陈勤森,然后就是陈勤森。

        那段时间她和陈勤森欢-好,甚至经常都没有用套,陈家也时有时无地翻拣起老黄历。但有一天晚上,记得那应该是2011年的七月天,离着邹茵大学毕业近一年了,有一天邹茵上网开QQ,看到邮箱里有个陌生的邮件,她随手点开来,映入眼帘的竟然是陈勤森熟悉的模糊面貌。

        他颀健挺拔的身型,穿一件黑色外套,冬天,身边跟着个苗条瘦长的女子,披着米色的兔毛领呢绒。照片显示的时间是深夜十一点多,而他们身后的背景,则是富丽大酒店五星豪华层的电梯口。

        再一张就是他拉开车门,护送那个女的上车,时间是清早九点。最后一张是张晓洁的刮宫化验单,因为时隔了两年,纸张有些褶皱,签字的时间是2009年的三月。而邹茵,是在08年的12月下旬才和陈勤森和好的。也就是在和好的三个多月之后流的。

        等陈勤森从他合股开的酒吧里回来,便看到了邹茵哆着嘴唇说不出话来的样子。

        陈勤森俯身问她怎么了,哂笑地想要抻起她亲-嘴,然后他的脸就被邹茵挠了一爪子。

        邹茵红着眼眶问他:“陈勤森,你和她……发生了几次?”

        陈勤森表情一默,精致的眼角余光瞥见电脑,就说:“邹糖糖,你都想些什么呢?老子是去酒店里找人。”

        邹茵质问他:“去酒店找人,一定要住一晚?还有这张刮宫单是怎么回事?”

        陈勤森不擅长解释,脸色忽然就变阴起来:“邹茵你还有脸反问我?你那段时间背着我又做了些什么,你当老子不说,心里就不知道?”

        他这样的性格,这么问,就必然已经是在心里压抑了几年了。扯过她就要把她往她的木架子床上压。

        然后邹茵就跑出了屋子。

        那天晚上姑奶奶去她外甥女家,楼下没有人,邹茵出去时穿的是居家的白裤子和西瓜短袖,忽然被一颗石头绊倒,她的裤子底下就渗出了一缕红,勾勒出了内里屁股的美好形状。

        陈勤森从楼上追出来,一下子就把她抱起在怀里,绞心道:“邹糖糖,老子他妈的只对你是认真,就只想和你一个。”

        在去医院的路上,邹茵推搡着不要他,陈勤森执意不肯松开。那段时间他们做-爱经常都不用套,张氏怕两个怀上了没经验不懂,一定要去医院里做个检查。

        陈家大宅的堂厅里,老爷子和陈茂德一人坐一把沉沉的花梨木扶手椅,老爷子抽烟斗,陈茂德两眼睛盯着茶几上的手机屏幕。

        两个多小时后,张氏打来电话说:没怀,是生理反应。

        还好还好,没伤着,全家松了一口大气。继而又勃然大怒。或许原本还带着一丝企盼能抱小孙子,没怀上,希望落空,惩罚起家法来下手那就更重了。

        陈勤森跪在牌位前受了二十匾,陈茂德粗噶着嗓门叱:“卖见效,以为你还是民国,现在都是一夫一妻。人家邹茵要是不原谅你,就跪在这里不要起!”

        张氏对外放出话来说:“陈家的儿媳妇就是邹茵了,除了邹茵,旁的女孩子管她是天仙还是白菜,这个门槛儿都没她入的份。”

        那天邹茵大姨妈出血痛得嘴唇发白,连她自己也都差点误会了。看完大夫说是气血虚,张氏把邹茵接到了陈勤森的二层小楼里,好汤好水的调理着。

        邹茵本是定了心要和陈勤森分手的。隔天陈勤森受完罚,一直在牌位前跪着。傍晚徐萝卜拿着大彩屏手机,站在房间门口嗫嚅:“少保也是要当大佬的人,28岁了还跪在那里,以后在族人跟前面子会不足。”

        又把手机屏幕晃给邹茵看,照片里陈勤森硬实的脊背上,被长竹匾打得青红淤肿,徐萝卜唏嘘说:再打就要坏掉了。

        邹茵扭过头闭眼不看。徐萝卜下去就说阿茵嫂原谅他了。

        半个小时后陈勤森回来,浅灰的背心上沾着血渍,眉眼憔悴。一进房间就爬上床揽住她说:“邹茵,你想要怎么我都行,想和我分手不行。”

        姑奶奶劝邹茵:“女人啊,就要找个老公有钱有米供着你,你看你妈妈,后来也学乖了。少宝年轻贪玩,可他对你是谁都有目共睹的。如果不是他,阿姑这条命也悬了。他现在懂得错,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

        这些年,邹茵和陈勤森之所以多次没分手,许多也是因着姑奶奶那一次,最后都隐忍下来。

        邹茵不知道他和那个张晓洁到底发生到哪种程度,反正她也没抓到他实际把柄。听说张晓洁在Z城一个不算繁华也不算冷清的地段开了个休闲屋,到如今连当年的黄瑶都和张志列结婚,生了个2周岁的孩子,张晓洁也依然未婚。

        何惠娟曾鼓动邹茵杀上门去看看,但邹茵一直不想去看,不想知道她长什么模样。也不想在店里撞见黄瑶,免得收她嘚瑟解气又挑衅的眼神。黄瑶这些年倒是发达了,自从郑元城倒台之后,她爸爸也从中翻了一个小身。

        自从知道张晓洁那件事后,邹茵和陈勤森在一起,就一直是坚持要套的,早先陈勤森觉得受挫伤,后来便也逐渐鲜少对邹茵表露自己的情绪。

        但自去年夏天开始,他就不用了,两个人什么话也没说,邹茵一开始还有些排斥与他这种无隙的贴合,渐渐也就放任了。暗想如果怀孕那就结婚,反正年龄到了,他也已经三十而立,怀不上就逐渐冷淡到彼此都看明白。但一直到了今年,仍然没有动静,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又出了这样的事,叫她怎么再容忍他?

        一场会开完下班已经过了十五分钟,姑奶奶在五点半的时候打来电话,问邹茵有没有回去吃晚饭,邹茵在阳台上接起,说要加班不回了,姑奶奶嘱咐几句就挂断。

        水头村地气有点湿,邹茵前几天把姑奶奶接来换换环境,今年姑奶奶已经六十二,好在除了有点风湿,其他都康健,精神气儿也很不错。

        开完会再整理下资料,出大厦的时候已差不多六点半,大街上车辆川流不息,灯火霓虹。邹茵正欲伸手打车,看到对面一辆银色的小车上走下一道高大的身影。

        转头看见她,有些意外地叫了声:“邹小姐?”

        邹茵定睛一看,认出来是见过一面的骆希鹏。据说是一家地产投资公司的老总,大约二十**岁。邹茵是在一次同在X市的大学同学结婚宴上认识的,是新郎方面的亲友,当时同坐一个桌,因为坐得近,客套闲聊了几句,后来酒席结束天上下雨,骆希鹏正好车里也载了两个老同学,都是熟识的,就叫邹茵也坐了一趟顺风车。

        在小超市门口把她放下,考虑还要走一段路,顺手借给了她一把伞。那伞看着估计要几百块钱,邹茵原想找个机会怎么还他,没想到在这里见到。

        她就回了他一句:“骆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骆希鹏笑答:“哦,过来开个项目会,邹小姐怎么也在这?”

        骆希鹏笑起来比较亲和阳光,身高一米83,气宇堂堂的,给邹茵的感觉有点像她在高二时曾短暂倾慕过的那个林彦。邹茵微有拘谨,不过在面上看不出来,她就抬头看看大厦说:“我在这里上班的。”

        骆希鹏顺势望向暗去的大厦灯火,低头凝了眼她白皙的脸颊,邀请道:“那估计是也没吃饭,邹小姐如果不介意,不如我们一起用个便餐。上次听说邹小姐是Z城人,正好一些不懂的可以向你请教下。”

        邹茵本来还想找借口拒绝,被这么一说反倒不好推却了。

        说是个便餐,但骆希鹏还是开车到了一个比较僻雅小区里的私人餐厅。

        黄暖的灯光,角落小提琴轻咛,总共十来个小餐桌,坐了有七八座人,说话静悄悄的,让人不自禁感觉温馨静谧。

        点了两份中式套餐,两个人浅浅聊了点Z城的风土人情。邹茵拿勺子的手柔白而纤莹,腕上挽着个镶红宝石金链,点缀得皮肤越发光洁。

        骆希鹏看了眼,似随口问:“邹小姐平时喜欢在哪里用餐?”

        邹茵答说:“我平时基本自己做,很少在外面吃。”

        声音似春雨润润。骆希鹏笑:“看不出来邹小姐这般贤惠。”

        一顿饭吃完,送到小超市门口,时间差不多九点半了。

        邹茵掏出手机,才看到陈勤森在五点40分给打过自己一个电话,然后六点十分又打过一个,快八点的时候先后发过两条信息:

        “在干嘛?”

        “很忙?”

        她才想起来,可能是接完姑奶奶的电话,不小心摁了静音。

        从正月十五她回去到现在,已经快一个月没见面,最后一次电话也是她说要回去看姑奶奶的风湿,今天晚上终于才想起自己。

        邹茵心里又有点被搅乱。

        她就给他回了一条信息:“加班开会,不小心摁了静音,有事吗?”

        电话响起来,接起,便听到陈勤森那边低醇的嗓音:“到哪了?在哪边家,我去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