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非正式恋爱在线阅读 - 第六章

第六章

        水头村的人私下都说,陈家接掌钥匙的少奶奶很可能就是邹茵了。

        大家对此是有些意外的,邹茵这丫头读书上进,乖巧又懂事,眼看就要考大学生。陈家钱财堆成山,大少爷陈勤森长得虽也英俊潇洒,将来继承了老太爷的衣钵,就是再浑也浑不到哪里去。可是两个八字一合不相配啊,一定有一个强了另一个就得弱,不能相辅相成,像陈家这样的旺门大户,对这个可是十分讲究的。观望,观望。

        一个周二的上午,课间20分钟邹茵在走廊上和几个女生说笑。

        那段时间流行扎冲天辫,就是把长发绾到头顶,然后用一个十厘米长的发圈包住,宛如天龙八部里李莫愁的道姑头。邹茵头发不够长,正在帮另一个同学扎,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发圈似乎被什么一撩,飞到了地上。她下意识蹲下去捡,然后一只紫色细高跟凉鞋却踩了上来。

        趾甲涂着诱人的红,碾着发圈问:“你就是邹糖糖?蹲着做什么,被陈少保上到直不起腰了?”

        邹茵抬头,看到一个涂着鲜艳口红的女孩子。陈勤森二十二岁,她看起来比他小一两岁,长直发洋洋洒洒地垂到腰,穿着亮金片的上衣,下面搭包臀牛仔裤,把身段包裹得风韵俏媚。

        邹茵手一顿,便站起来问:“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呵,我是谁你去问他呀?”那个女孩子抿了下殷红的樱桃小口,酸妒地盯着邹茵笑:

        “听说过人生的第一次吗?一个男人之于女人的初次。哦,我忘了,陈少保最近洗心革面,清汤寡水的,肯定是还沉迷在和你的热烈吧。所以你就自认为可以用这种正房的口气和我说话了?要不要我告诉你,我还记着他最初的那个有多生涩,那时你恐怕还不知道什么叫月经初-潮。”

        暑假高中部的补习只有他们这个年段,她的声音扬起来,一时很多同学都围拢了过来。

        “你到底想说什么?”邹茵不自觉眉头凝起。

        那个女孩子瞥了众人一眼,反倒笑得越发闲适:“没什么,我就是想让你记住,他从前不是你,现在即便独宠你,将来也还会再有别人。你别太得意忘形。”

        说完就把发圈捡起来,扔进邹茵怀里,然后扭着屁股走了。

        大家纷纷唏嘘地看着这一幕,因为都知道三年二班的邹茵最近和一个社会青年走得比较近,那个男的长得挺帅气,每天下午在校门口接她,早上又送她回学校。邹茵站在人群里如芒在背。

        那个女孩子叫黄瑶,是另一个村的,从初二起就开始喜欢陈勤森,即便陈勤森第一任女朋友期间,她也没停止过观望。只是陈勤森一直对此视若无睹。后来在陈勤森失恋郁闷之际,有一回喝多了酒,她就趁着酒后乱-性,和他发生了关系。

        但陈勤森那会儿醉的什么似的,醒来根本什么都忘了。而且黄瑶也并非第一次。后来陈勤森送了黄瑶一个镶钻的小金表,但没有和黄瑶有其他后续。这些年陈勤森一直风流做派,身边桃花从没断过,黄瑶即便不甘心,又还是跟了两个男朋友。

        她就是看不过陈勤森突然对一个女人开始专一,而且这种专一还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样。他带着邹糖糖,是见过父母见过老太爷的,陈太太喜欢她,老爷子还偏袒她。因此黄瑶妒火中生的,定要跑来邹茵跟前亲眼见识一下。

        邹茵在此前,尽管已经间接听过陈勤森的不少事,但真的亲耳听到那些形容,怎么心里还是乱得不是滋味。

        哦对,她又不喜欢他,为何要乱?

        傍晚的时候,班主任老师把她叫到了办公室。

        语重心长地说:“邹茵,你是老师看着成长的好学生,这些年你的努力和上进,就是为着要迎接即将要来的这一刻。人呢,在你们青春期这个年纪,总是容易被一些眼前短暂的幻象迷惑,尤其是你这样父母不在身边的,很可能因为偶尔的三言两语温情就受到了感动。但你要知道,外面的天空很大,当你看到外面的那个天地时,你就会明白老师今天的这番话。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能掉链子,身为女孩子,也要懂得自尊自爱,对自己的身心做好保护。”

        邹茵被老师一番话说得脸上刺烫,她想起一身民国绸衫打扮的老太爷,想起陈宅那个泛着实木沉香的大房子,还有一楼饭厅里笈着拖鞋,身影清健的给她拿勺筷的陈勤森。自从阿大那件事后,她已经很久没上过网了,她有时坐在陈勤森的摩托车后,他抓住她的手覆上腰肌,嗔她抓不紧,她竟然还会生出短暂微妙的情愫。而她,分明从来喜欢的都不是这种生活这样的人。她想起那个清逸如风的林彦,一个多月前她还站在伞下心慌。老师说得对,时间久了,人就会差点沉迷和忘却。

        邹茵就把事情的始末和老师解释清楚了,并决定和陈勤森摊牌。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陈勤森来接她。因为前天刚刮过一场台风,天空有些丹青色的阴,骑到市中心红绿灯口飘起了小雨,邹茵就说:“不如先找个地方避避吧。”

        陈勤森看起来还挺意外,他很少笑,惯常阴冷的唇线就扬了扬:“随便你。”

        两个人就近走进了大洋百货,陈勤森拉着邹茵往二楼电梯走。邹茵问他你干嘛去?陈勤森就回过头说:“今天七夕啊,给你买几个乳-罩。挂两条布在那里,也不怕生完孩子奶下垂。”

        那会儿商场里人多,邹茵尚且是个17岁的女生,陈勤森也才22岁的社会青年,这话不由叫她耳根子泛红。

        她暂时没买成人胸-罩不是因为没钱买,而是并不觉得少女没钢圈的有什么不好,反正还没到那时候。

        她就拉住陈勤森的手说:“陈勤森,你下来,我有句话想和你说。”

        她当时的口吻可能比较硬,陈勤森原本和悦的眼神略微一滞,变得不耐烦:“什么话不能回去说,老子这会没心情听。”

        邹茵就深吸了口气:“那我就这说了,陈勤森,我希望你下次来接送我的时候,送到学校前的那个路口就可以。”

        陈勤森棱角分明的脸庞肃沉下来:“邹糖糖,你一路给我甩冷脸就是为了说这几句话?还有呢?”

        “还有就是,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们之前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你来接送我,只是因为你的纷争给我惹来了麻烦,现在的接送,算是一种等价偿还。我们无怨无仇,等这件事情过去,依然还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人。”邹茵狠狠心,一气呵成。

        “呵,”陈勤森听完勾唇讽笑,捻了捻邹茵的下巴:“邹糖糖,无怨无仇,两不相干,那你每天去树下喊我、打我电话做什么?想让老子回来睡你啊!”

        他嗓音冷鸷,旁边人不由看过来。

        他复又问邹茵:“和老子在一起,很丢你这个三好学生的脸是不是?”

        邹茵其实很心怯,但想起上午黄瑶那番刺耳的话,还是硬着头皮不回答。

        陈勤森最后就盯着她道:“邹糖糖,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老子堂堂陈家一长孙,是吃饱了闲的,花这么多心思在你这里讨嫌!”

        然后蓦地甩开手撤了。那天的邹茵是自己坐车回去的,第二天早上七点二十看到门口的车改成了黑色宾利,她狐疑走过去,车窗落下来是徐萝卜,有些尴尬的对她解释:“少保哥这两天身体不适,由我代劳两天。”

        看徐萝卜这脸色,估计差不多都知道,邹茵就也不打听。

        周五放学的时候,邹茵才从何惠娟那里听说,那天下午陈勤森原本是要载她去冠凯华城的。七夕小聚,很多人都带了女朋友来,那天轮到陈勤森做东,为了不使邹茵多想,陈勤森事前都打过招呼,让人来了后别乱说话。

        也不知道后来他一个人是怎么去的。

        何惠娟问邹茵说:“你和陈勤森闹别扭了?他这几天老喝酒,在娱-乐城里泡吧,一张脸阴得生人勿进。他这个人其实挺自律,做事自己有张谱,郑元城认识他十多年,算是很了解他,已经很久没这样了,死要面子活受罪,你去给他示个软,就什么事也没了。”

        邹茵不想什么人都误会,就很干脆的回答何惠娟:“我和他不是你们以为的那种,他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以后都别再提这事了。”

        然后隔天就听说陈勤森和人在K歌房里打架了。

        这件事终于就被老太爷发现,知道他这些天都没有去接送邹茵。

        老太爷罚他受板子,说男人肩不能担责,何以成家业。说好的仗罚,一块沉朴黝亮的青竹板,在离肩半米高处打下去,空了几天没去送就打几下。打一下,陈太太张氏的眼皮就颤一下。当夜回房两肩处就淤了青,隔天老太爷带上他去城里给那个黑涩会老大请谢罪酒。

        听郑元城说,是那个人故意先撞上陈勤森场子的,接着不知道哪方的人先摔了啤酒,然后就打了起来。

        这件事应该还是做给老爷子看的,老爷子在Z城也算是座大山。那个混黑的老大这两年势头越来越猛,阿大是他手下受器重的能打的干将,这件事如果只是男人之间打两次架也就算了,偏偏阿大两次都栽在邹茵一个小女人手里,他就不解恨,在黑老大跟前添油加醋。

        那个老大便借此机会立威,让人给陈家的孙子找了点麻烦。

        老太爷审时度势,能忍能伸,打了陈勤森一顿家法,隔天带去请酒赔罪了。三杯罚酒,陈勤森喝了六杯,阿大原本放话要叫邹茵亲自去赔罪,但陈勤森没让带,自己代罚了三杯。

        随后阿大保证再不骚扰村民,老太爷赔偿车的损失,老大摆足了架势后再说几句场面话,老太爷海纳百川,一桩事情就算这么过去。

        但陈勤森喝不了白酒,白酒一沾就烧胃,平时都是喝啤酒的。那几天胃和肩膀烧着,在床上愣生生躺了几天。

        姑奶奶煲了暖胃的药膳,让邹茵提着去瞧瞧,邹茵也拧着没去看。姑奶奶叹叹气:“你啊,你妈妈和你外婆的心肠要是有这么硬,哪里还来的你哦。”

        光阴飞逝,眨眼就九月开学了。河畔的公路修好,祠堂里摆案祭平安,陈老太爷剪彩,嫡长少爷陈勤森在案前点了三根香,双手合十请拜。躺了几天伤后的陈勤森,俊逸的脸庞清减了一些,目光看向邹茵时,又变回那副锐利和森冷了。

        12号那天是星期六,何惠娟过18岁生日,郑元城给她在帝豪订了个大包厢,请来不少圈里的朋友庆生。郑元城的家虽不属于几个旺门大姓的村族,但在Z城也是排前三的地产商。

        何惠娟比邹茵大半岁,两个人从小幼儿园一起长大,她后妈管得严,因为怕被别人说对继女不好,因此这些年都近乎严苛地要强着。就连何惠娟那么烂的成绩,也一定要给她买上个一中艺术生的名额。每次何惠娟要出去和郑元城约会,都要把邹茵拉着当挡箭牌,她后妈才能够放心。

        这次她生日,叫邹茵下午一点半必须要来。

        那天天气不错,风和日丽的,邹茵穿了一身黑色的小裙子,搭着同色系小细跟凉鞋,及肩的头发放下来,又在唇上涂了一层哑光的唇彩。

        去的时候,好多人都已经到了,何惠娟把她热情的介绍给朋友。陈勤森自然也在,休闲的纯棉T恤长短裤,脖子上挂一条细金链子,吊着个黑色的子弹头水晶,一个人坐在角落,冷萧萧的刁根烟不抽。

        看见邹茵过来,似不自禁一瞥,又冷淡地移开眼神,邹茵就也假装没看到他。

        郑元城给何惠娟买了个大蛋糕,绘着一层层浪漫的薰衣草,最中心两人的名字。

        郑元城说:“何惠娟,我要爱你到同生共死。”

        何惠娟指尖落进晶莹的戒指:“不可以,我要在那之后多一天,盯着你先闭上眼才安心。”

        围观的起哄,多暖心的爱情,何惠娟笑得甜蜜,然后又抱着邹茵擦眼睛,说:“邹糖糖,你就和陈勤森和好吧,我幸福了,我要你也这样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