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 - 都市言情 - 混吃大魔王在线阅读 - 第78章 江湖就是这么来的

第78章 江湖就是这么来的

        面对两名金系修士的夹击,叶苏没有一丝慌乱。

        虽然不怎么喜欢,但近身战的确是他比较擅长的,加上有破天这种大杀器在手,他有足够的信心毫发无损地放倒这群偷袭他的修士。

        黑色的破天直接朝正面修士的头上砸去,这个金系修士露出一丝笑意,大概觉得这人SB了,居然用一口锅去攻击金系修士,简直就是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高高举起双手,灵力释放,想要控制叶苏手中的破天,按他的预想向后弯折。

        但出乎他的预料,这口大黑锅根本不接受他的灵力。

        怎么会这样?

        金系修士脸色突变,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交叉双手,想借着手臂上的合金护腕抵挡。

        咣——

        破天与合金护腕碰撞,五六千斤的力道,直接将金系修士的双臂砸得骨骼破碎,护腕都砸得变了形状。

        金系修士闷哼一声,口鼻喷血,叶苏趁机一把抓住他的腰带,猛然转身,正好迎上身后那名金系修士的刀锋。

        噗——

        身后的金系修士猝不及防,锋利的合金刀刃,直接刺穿了同伴的身体。

        他当时就傻了,几乎是用尽全力一击,居然捅到队友身上了。

        正想急退两步,一口黑锅就当头罩了下来,连用手格挡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沉重的黑锅砸得当场昏死。

        叶苏现在感受到了,什么叫一力降十会,在大黑锅面前,一切花里胡哨的东西,都只能沦为陪衬和笑柄。

        当然,前提是他得有足够的力量来驾驭这口锅。

        仅仅一个回合,队伍里最强的两人就扑街了,其他人哪里还敢再战,扭头就跑,只恨少长了两条腿。

        一个火系修士跑得最快,叶苏对着他的背影,将沉重的破天扔了出去,砸在他的后背。火系修士背脊被砸断,一头栽倒在地上。

        叶苏同时放开速度,快步追上另外两人,没给他们任何反抗的机会,漩涡灵纹发威,直接把两人吸趴在地上。

        从交手到结束,连半分钟都不到,这让他对自己的战斗力又有了更具体的认知。

        黑暗点数+658!X4!

        黑暗点数+692!X4!

        ……

        收割完五个人的灵力,叶苏翻找了他们的口袋,没发现有用的东西,也没有表明身份的物品,便将他们留在原地,随他们自身自灭。

        既然他们有杀人越货的胆量,就要有以身殉道的觉悟。

        然后他才来到树羊身边。

        这只树羊很大,满身都是紧致的肌肉,看起来很好吃。

        叶苏先砍下它头上的小树,这应该是树羊灵力最集中的精华部分。

        它大概两尺长,长得青翠无比,叶子圆圆的,很厚实,散发着淡淡的酸甜味道,并且充满了木系灵力。

        他摘了一片叶子放进嘴里,酸酸的味道立刻唤醒所有味蕾,唾液犹如泉涌,让他有种很想大吃一顿的冲动。

        估计胃口不好的人吃了,马上就能变得很有食欲。

        折了最嫩的几根枝丫,小心地收在口袋里,虽然不是特别美味,但这东西看起来不会很快腐烂,他准备带回去给老爸老妈尝尝鲜。

        把剩下的小树全部吸干,一共有2600多的点数,收获也算不错了。

        正准备扛着树羊回去,远处出现了一群灰色的影子,有点像狼,又有点像狐狸?

        隔得太远看不清楚,但叶苏却知道,这群东西不好对付。

        它们并没有贸然靠近,而是像幼儿园吃果果的小朋友那样,坐成一长排,伸着脖子远远观望,好像是在耐心地观察对手,等待时机。

        叶苏暂时不准备和它们相遇,便卸了一条羊腿,回去吃顿烤羊肉才是最主要的。

        刚走不远,顾孟平就骑着摩托车来了。

        这一次他没有邀请叶苏上车,而是推着车和他一起走,好像是想继续讨论,他们在摩托车上没有说完的话题。

        “你动作挺快的,”叶苏抢先说到,“那边搞定了?”

        “把树羊打死,就让魏昆一个人处理了。”顾孟平人很精瘦,长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他回头看了看身后,这才压低声音继续说到,“刚才魏昆偷偷在用手机发信息。”

        叶苏皱了皱眉,之前他说手机有信号的时候,大家都还羡慕他来着,说早知道也把手机带上。

        虽然顾孟这人天天疑神疑鬼,但魏昆或许也的确隐瞒了一些东西。

        “你怎么发现的?”

        顾孟平:“我骑车带着他,然后一回头,就发现了。”

        叶苏:……你这回头功还能破案了。

        “所以呢?你觉得他有问题?”

        顾孟平回头看了看后面:“我的直觉向来很准。”

        “那许倩呢?”叶苏问。

        许倩这姑娘也很出人意料,很沉稳,心思缜密,这和她的年龄很不相符,叶苏觉得她应该接受过专业训练。

        “许倩也有点不对劲,”顾孟平回头看了看身后,“她好像也在隐瞒实力,但从她一直在隐隐保护李锐锋来看,她应该不是内奸,更像是保镖。”

        叶苏也觉得许倩或许是个保镖,有可能是李锐锋老爸安排的,暗中保护他安全的。

        否则说不通啊,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小姑娘,在下石头雨时,那么危险,第一反应不是自保,而是把李锐锋推到他的锅下面,自己暴露在外面。

        就算专业的保镖,很多时候也做不到这么敬业。

        “你不也在隐藏实力吗,”叶苏笑着问他,“火雷双系,真的很少见。”

        顾孟平脸色变了变,瞪着一双金鱼眼,紧张地看了看身后:“你知道了?”

        “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了。”

        “那你能不能替我保密,”顾孟平再回头看看,“我总感觉身边到处都是危险,不得不留一手。”

        他这种“总有刁民要害朕”的心理,换在以前就叫脑子有病,被害妄想症。

        但现在不一样了。

        修真时代,到处都充满了危险,这样处处小心谨慎,又拥有不错实力的人,估计会比一般人活得长久。

        “为什么跟我说这些,”叶苏问,“你难道不是更应该去找李锐锋吗?”

        顾孟平摇了摇头,回头看了一样身后的原野,说道:“他不会相信我。”

        这倒是实话。

        李锐锋这个人,从他整天说大家要齐心协力,要成为一家人就能看出,有点理想化。

        现在公司刚刚成立,就去跟他讲公司有内奸这种事情,估计他真的不太容易接受。

        这样的情况下,顾孟平想找个盟友,就只有叶苏这一个选择了。

        但我也很有问题啊,叶苏在心里说到。

        果然几个陌生人凑到一起,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心思和目的,很难坦诚相待。

        当彼此的目的和利益发生冲突时,就会开始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甚至不择手段。

        江湖就是这么来的。